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238章 强不过命
    马车里,四福晋叹气:“这人,总是强不过命。大嫂多好的命啊,就是身子不成。”

    要是四爷肯如直郡王那般,府里她没有儿子,就不许旁人生儿子,那就好了。

    可惜,她如今没了儿子,府里却有两个儿子了。

    常氏这一胎要是还是儿子

    看四爷的意思,是不会叫她养着的。

    李氏就那么好?

    福晋阴沉了脸,就算是李氏没有过去得宠了,四爷还是愿意捧着?

    常氏生儿子做什么给二阿哥垫脚

    也是,她没儿子,府里以后

    四爷肯定不止一个贝勒,以后不管是郡王还是亲王,总是要立世子的。那时候,嫡福晋没有儿子,就是侧福晋的儿子最尊贵了。

    世子跟前,兄弟帮衬是一定的,常氏要是生了儿子,就是二阿哥的人

    四爷可真会给李氏铺路!

    “常氏胎像稳固?”福晋忽然问了一句。

    杨嬷嬷刚想张嘴,应一句大福晋如何的话,就听见这一句。

    心念急转:“主子的意思?”

    车里,只有她们两个。秀荷几个都在外头呢。

    “你说,这一胎是儿子还是女儿呢?”福晋轻轻的用护甲刮着她身上的衣裳。

    藕荷色的袄子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紫牡丹。

    她的护甲是赤金的,上头镶嵌这细碎的玛瑙。

    “哪里有那么高明的大夫,能隔腹断子?是不是阿哥,生了才知道啊。”杨嬷嬷轻声道。

    “李氏这一回,倒是真心要常氏生了。”福晋笑了笑。

    当初她自己怀孕的时候,都没有护的这么紧过。

    “倒是可惜了高格格。”那是个最好的棋子了,可惜关起来了。

    “高格格啊”福晋忽然接了一句:“你说的是,不能可惜了她。”

    高格格,多好的一个人。

    杨嬷嬷心一动:“那奴才安排一下?”

    “不必着急。你慢慢安排吧。等她彻底坐稳了胎再说。”福晋笑了笑,一阵轻松。

    “是,主子放心吧。这回保证不会有问题了。”杨嬷嬷对上回李氏落胎后,主子爷怀疑也是心有戚戚。

    “嗯。高格格做了这件事,也就功德圆满了。下辈子投个好胎,不必受罪了。”福晋轻声道。

    杨嬷嬷丝毫不觉得害怕,点头应了是。

    准确来说,福晋有如今的心性,固然是她额娘教导的。

    可杨嬷嬷打小奶大她,打小也教了她不少东西,她的心,可比福晋狠多了。

    主仆两个,谁也不会觉得常氏无辜,更不会觉得那个孩子无辜。

    她们想的是利益。

    倘若李氏那再多了一个孩子,会是什么局面。

    只要是不利,那就该除掉。

    端午节过后,四爷就忙起来了。

    黄河是年年都有几个地方要决堤的,所以,户部年年都要拨款修筑河堤。

    就是不决堤的地方,也是年年都要检查,有危险就要维护。

    多数的地方官还是重视的,毕竟,一旦黄河决堤,出了事,他们乌纱帽不保。

    也有少数官员,是真的爱民如子。

    更是还有一种,借着这个由头,要银子下来好塞自己的腰包。

    不管是哪一种,都是要层层上折子,与户部打交道的。

    而这时候,户部就会格外的忙。

    年年如此。也不是从五月开始,而是四月里就开始忙上了。

    户部要派人出去,查看地方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毕竟不能是哪里要银子就给哪里。

    户部没有那么多银子不说了,主要是事情不是那么个办法儿。

    而最近,户部更郁闷的是,皇上今年的万寿节要大办,虽然皇上的万寿节是在五台山办了。

    可是这银子是户部要出的啊。

    如今,万寿节过去了,又要预备银子,因为康熙爷要起程往蒙古去了。

    户部尚书侍郎们,急的是头发都白了。

    四爷跟着,自然也忙。

    内务府也来凑热闹,畅春园要修缮,太庙要修缮,承德行宫也要修缮。

    处处都要银子,内务府倒是不是来要钱的,可是这借钱也一样啊。

    真是都赶上了。

    四爷心情很不好。

    天气热了之后,宫里各处要用冰块了,好在皇上不在京城,一众主子都不在,还算是省下来了。

    可是,一想到这一笔银子看着宫里省了,却实际上折算进了户部银子里。

    四爷脸都黑了。

    皇上在路上,自然更怕热,自然更费冰块!那不是冰,都是银子!

    四爷痛恨皇上的铺张,可是没有立场说话。所以心情就很是不好。

    这几日回府,就不去后院。

    府里倒是还没开始用冰块呢,不过也快了。

    叶枣坐在回廊上,扇着扇子:“今年热的很,这个天气,皇上他们从五台山去蒙古,也受罪。”

    “可不是么,不过好在山西离得蒙古近,交界地方。”阿圆给她端来一杯凉茶。

    叶枣喝了几口:“再是近,车马那么多,也得走几日。”

    何苦呢,康熙爷是真爱浪啊。

    主仆两个说了几句就不说了,毕竟这皇上如何,轮不到她们说。

    白说一句罢了。

    “对了,姑娘不知道吧,高格格最近闹的厉害。”阿圆道。

    “高氏?闹什么?都关起来了,还闹?”叶枣诧异:“不过不闹的话,也没人知道她还活着了。”

    “奴才听说,昨儿哭了半夜呢。说是有人苛待她,不叫她吃饱。闹出来闹的大了,正院里有人去看过了。”阿圆道。

    叶枣嗯了一声,却心里转了好几圈:“这事不对。”

    “姑娘奴才也是这么想的。高格格哭也好,闹也好,也不可能今儿才开始的。既然不是今儿开始,以前正院怎么不管?以前怎么传不出来?”阿圆轻声道。

    叶枣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院。”

    “姑娘这冲着谁?常姑娘么?”阿圆一惊。

    “还能是谁?我素来知道她心够狠这府里的孩子,她害了一个又一个,真不怕报应?”叶枣皱眉。

    “姑娘奴才知道姑娘心善,可”不能对上福晋啊。

    “我能如何?各人有各人的命数。我也只能提醒常氏一句了。我要是不说这句,我不安心。”叶枣咬唇。

    “奴才知道,奴才帮着姑娘说一句吧。”只是,说了就能避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