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239章 谨慎
    常氏不怎么出来。

    她很谨慎。

    李氏也很谨慎,她是严防死守。跟在常氏跟前的嬷嬷,可是进府后就跟在李氏跟前的。虽然不及那几个丫头的脸,但是也很是受李氏看重。

    如今也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常氏。

    所以,别说想要害了常氏,就是给常氏传话,也不好接近。

    所以,阿圆只能将这件事交代给了小亭子。

    她看的不错,小亭子虽然可是就因为他倒是办事的一把好手。

    谁都不会太防备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小亭子惯常每天都要带着花生在花园里溜达一圈。

    这一日,李氏和常氏带着大格格一起,在花园里赏花。

    海棠花开的极好,但是,也露出了颓败之势。这一茬过后,或是一场风,或是一场雨,也就该没有了。

    就算是没有风雨,也没几日开头了。

    “这花开到了极致,怎么也不如没开的时候了。”还是含苞待放最好看。

    “这海棠虽然到了头,丁香开的却好。李主子看看丁香也好啊。”常氏陪笑。

    她心里清楚,李氏是在伤怀自己如今不得宠了。

    可常氏心里却叹气,就算是不得宠了,依旧是有地位,有孩子的人,哪里是她一个侍妾能比的?

    李氏没理会,就出神的看着那被微风一吹,就落了无数花瓣的海棠。

    正这时候,就听见花园里的玉缇说话:“你说的真的啊?”

    “我哪里敢骗姐姐,真是这样。那高格格关着好好的,怎么能忽然就闹呢?只怕是当初真冤枉了。”小亭子声音不大不刚好李氏这边听得见。

    李氏今日没有特地叫人清路,只是带着常氏,在花园的八字形那里赏花。

    “你这小子,别胡说,当初高格格可是连你们姑娘一并害了的。”玉缇好笑不已。

    “正是这样,我才担忧,她如今这样闹,谁知道还有什么事?”小亭子说罢,摇头晃脑:“横竖我也没法子,罢了,我遛狗去了。花生,来,咱们走了。”

    玉缇笑着看着他走了,没当回事。

    高格格么,这辈子怕是不能出来了。

    再说了,就算是出来了又如何?不过是个罪人,主子爷会宠爱她?

    都说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小亭子见机行事,瞧着李氏也在,更是觉得将这个话透露给李氏更好。

    毕竟常氏没什么手段,李氏可不一样啊。

    这头,刚才起来话头的时候,赵富贵就没拦着,他心里有数,这锦玉阁里的小亭子,是故意来说这个话的。

    这会子,李氏挥手叫奶娘带着大格格去喂鱼了。

    大格格隐隐约约的知道是有事了,没说什么,对着李氏行礼之后,就喂鱼去了。

    “正院里和锦玉阁,想做什么?”李氏冷冷的。

    “奴才听着像是一句提醒”常氏有些不安,怯懦道。

    “提醒?她们好心提醒我?还是你?”李氏冷笑,不信。

    正院和她,那是血海深仇!那一胎,她就算是不查,也知道与正院有关系。

    至于叶氏,她倒是看不上,不过,叶氏对她,可算是一样有仇的!

    毕竟叶氏差点死在她手里。

    她们会好心提醒她?鬼才信呢!

    “奴才也觉得,她们不安好心。不过,高格格那,稍微盯着一点也没坏处。毕竟那个人也是”当初陷害主子,虽然主子没事,可也不见得就真没影响。

    “那就盯着吧,我倒是看看,高氏还能有什么花样!”李氏冷笑。

    赵富贵应了一声,心里的不安放大。最近他也听说了高氏闹的厉害的话。

    没太当一回事。只当是高氏已经被关着久了,疯了,才闹起来。

    如今再看,却不这么想了。

    那么,锦玉阁又是什么意思呢?

    当然,没有人会知道叶枣的真心。也不会有人信。

    锦玉阁中,小亭子回话之后,阿圆道:“只怕是李主子那边,不信姑娘您的。”

    “我当然知道她不信,也不需要她信。只需要留心高氏就好了。只是觉得,常氏肚子里那块肉无辜,别的,你家姑娘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们斗,不管是狼吃了羊,还是羊吃了狼,我都不管。也不会救。”

    叶枣淡淡的。

    后院争斗,你死我活都不要紧,只是懵懂的孩子懂什么呢?

    “姑娘,您这份心,菩萨看得见。”阿圆笑道。

    “罢了,你什么时候还信这个了?”叶枣失笑。

    “奴才是不信的,只是不信也知道,这世上的事,总是要向善的。总是这样,才好些。”双手无端沾满鲜血,日子就好了么?

    好比正院

    算计太过,自己又如何呢?

    过去姑娘说的对,就是因为正院算计太过,用心太狠毒,下手太残酷。

    才留不住自己唯一的儿子吧?

    “好了,小亭子这事办的好,赏他吧。”叶枣笑着挥挥手。

    她不过尽人事,听天命。这件事,她不能直说,只能提醒一句了。

    至于最后,是不是躲得过,那孩子能不能生出来,都是看天意了。

    反正,现代她看多了打胎的事,倒不觉得有多难接受了。

    只是,自己不要了,和被弄掉了,总是不一样的。

    阿圆出去之后,叶枣自嘲一笑:“心软怎么能混呢?你自己还是最底层呢。”

    四爷这一日回的算是早,也懒得去后头了,就叫人将叶枣叫来。

    叶枣带着琥珀来的,她穿了一身月白色旗装,衣裳上绣着一朵一朵银白色的小花,很是精致淡雅。

    四爷刚沐浴,洗了头,这会子刚擦过,正在回廊上坐着晾头发呢。

    叶枣笑盈盈的过去,心里吐槽,好好的帅哥,非得剃成月亮头,这要是前半拉也有多好啊!

    这清朝的发型真是坑爹啊,难看死了。

    头发不好看,只好多看四爷了,嗯,好在四爷真好看,赏心悦目啊。

    叶枣请安之后,就被四爷拉着坐在身边:“你那是什么眼神?”

    怎么一进来就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的四爷直皱眉。

    叶枣一笑,眼波流转:“人家觉得呀,爷的头发好难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