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248章 嫌弃
    四爷被她后头摇头这个动作弄得,一腔怒火就跟被扎了一针似得,一丝一缕的就漏了。

    他想笑。

    而他也确实笑了。

    “好好说,既然不是嫌弃爷,那是什么样子?”四爷这一笑,再想怒,就后继无力了。

    身子也软了下来,任由叶枣抱着。

    一只手又抬起叶枣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你还委屈了?好好说话。”

    叶枣眨巴眼,像是确定四爷不会忽然跑了,松开四爷之后,身子还望榻外头走了一点,方便好拉着四爷。

    四爷就看着她这动作,也没动,没说话。

    半晌了,叶枣又鼓起勇气,拉住四爷一只手:“没有嫌弃爷。嫌弃云格格了。”

    随着她说的这后半句,就又使劲握住四爷的手。

    像是发现自己的手太小了,握不住,然后迅速放手,又迅速拉住四爷的两个指头,然后使劲拉住。

    四爷觉得喉头发痒,想笑的冲动怎么也控制不住。

    勉强咳嗽了几声:“胡言乱语!”

    “没有胡言乱语”叶枣说着,又低头了,一副你不信我,你居然不信我的样子。

    四爷被她弄得一点脾气都没了:“你呀你,好歹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大白天的乱琢磨什么?”

    除了她,四爷还这没有什么白日宣淫的想头。

    何况,他刚才先去云格格屋里,本就是怕吓着她。

    这也是方才以为她嫌弃他,这才生气。

    “小醋坛子,爷除了你,谁也没亲过。”四爷点着她的头。

    叶枣却没有感动,只是斜眼看四爷,然后低头。

    虽然擅长装,可是这时候她不想装。这要是信了,她就是个傻子。

    四爷知道她不信,倒是没有因为这个生气,只是轻叹一口气,将她抱住:“你呀你呀”

    罢了,这个不信就不信吧。

    “爷没碰云格格,如今可以碰你一下了?”四爷挑眉。

    叶枣没说话,只是从四爷怀里使劲钻出来,然后抬头亲四爷的嘴巴。

    四爷不动,由着她亲了好几下之后,才抱住她回亲回去。

    这磨人的小狐狸精!

    四爷泄愤似得狠狠亲了她一会才松开:“不老实。”

    叶枣被亲的嘴巴都疼了,揉了揉瞪了四爷一眼。

    “欺负人。”

    四爷笑了笑,往后一靠,将她搂在怀里:“上午做什么了?”

    “跟花生玩儿。”叶枣懒洋洋的,趴在四爷胸口回答。

    “嗯,花生长得很快。今年也没怎么掉毛,你养的精心。”四爷摸着她的长发道。

    叶氏有一头好头发,乌黑亮丽,顺滑无比。

    趴了一会,叶枣想起个事:“对了,爷,我想叫阿圆出府一趟,送些东西给我mèi mèi。她要出阁了。我给她添些东西好不好?”

    四爷嗯了一声:“明儿叫你的人找苏培盛说说。”

    “福晋那里也是说说好。”叶枣道。

    要是直接越过了福晋办事,未免不太合适。

    四爷不在意:“你自己看着,要送什么?叫苏培盛给你选几样去?”

    四爷心里在意她,自然不会可惜东西。

    “不用,我这里也有的,不必太好,只是我的心意罢了。”叶枣道。

    四爷就又嗯了一声,不说话了。

    这一下午,四爷就这么与叶枣靠在榻上,闲话家常。

    时不时的说一句,或者半晌也不说,各自琢磨各自的心事,倒是也难得都不觉得尴尬。

    四爷留了晚膳,自然又留宿在这里。

    次日一早,四爷去了户部。

    叶枣叫阿圆和阿玲拿来库房的单子,选起了给叶桂的东西。

    一套赤金玛瑙的头面,都是今年新打的,玛瑙也是打磨的圆润光滑,很是艳丽。

    正好适合新娘子。

    一对翠玉镯子,上好的玉料。

    一对八宝玲珑塔,也是赤金做底子,红宝石蓝宝石镶嵌的。

    一对赤金珍珠八宝璎珞。

    一对黄玉玉佩。

    四匹蜀锦,四匹苏锦,四匹妆缎。

    “就这些吧,阿圆你先去正院,与正院说了之后,再去前院,就顺便出府去吧。”叶枣选好了,有点了两个东西,一个是赤金如意纹挂着玉珠子的璎珞是给四姑娘的。

    还有另外叫阿圆在外头买个黄金的平安锁,这个库房里没有。也是给四姑娘的。

    另外又拿了一套点翠的头面和一对白玉镯子。成色都很好,是给大嫂的。

    这件事,她之前就与福晋说过了,不至于被拦着。

    阿圆哎了一声,嘱咐阿玲先去收拾。

    阿玲带着胭脂进了库房。

    胭脂知道自家主子东西不少,福晋赏赐的,主子爷赏赐的,都很多。

    一年四季只要是换季,主子爷都会叫人赏赐不少。

    年,节都有。

    还有平时,时常接赏赐。所以给叶家二姑娘的这些虽然贵重,可是却也不算什么。

    收拾好了,阿圆也回来了,没见着福晋,只是跟秀水说了一声。

    因为是提前说好的,所以也就当是说过了。

    带着东西,又去了前院。

    阿圆从府里出来,径自去了叶家。

    叶枫不在,mèi mèi要出阁,他也忙着呢。

    给觉罗氏请安之后,又见着了叶桂和苏姨娘。

    以及尚在襁褓中的四姑娘叶樱。

    各自请安,觉罗氏拉着阿圆,问了不少叶枣的事。

    虽然很多事不能说,阿圆还是尽量的说了叶枣过的好云云。

    送走了阿圆,屋里一时竟是安静的诡异。

    半晌,觉罗氏叹气:“一直听大爷说,大姑奶奶如何乖巧懂事,如何艰难。如今才知道,大姑奶奶在皇家后院,心里是惦记咱们的。”

    觉罗氏看着桌上的东西,心里又是觉得这个小姑子给她脸了,又是觉得这个小姑子不过是个侍妾,哪里有这些东西?

    只怕是求了四贝勒爷的。

    哎,难为她了,为家里想着这么多。

    觉罗氏是个明白人,十足的明白人,她知道,这家里孩子多,可只有这个进了四贝勒爷后院的小姑子,与她的夫君是一个爹,一个娘生的。

    虽然素未谋面,也对这个小姑子心疼了起来。

    不容易啊。

    她一进门,公婆就都离开了,她算是管了家,上头没人管,还是嫡妻。

    都觉得时时处处都有难为的事,何况是只是个侍妾的大姑娘呢?

    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