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254章 流放
    过了几日,四爷就收到康熙爷的信了,简单的很。

    大意就是东西你就收着吧,皇阿玛都知道了,就当是皇阿玛赏赐给你的。也不会告诉太子,你们兄弟和睦好。

    凌普的事,皇阿玛都知道,你千万不要插手,皇阿玛自有打算。

    你是个好的,好好办差吧。

    康熙爷拿着信,带着笑意看完,心里不禁笑着想,这叶枣,不管真的聪明还是假的,这个主意倒是特别的好。

    其实,要是时间久,四爷也不见得就想不出,但是如今,确实是用了叶氏的主意,他也不会觉得不好。

    比这封信晚一点的,是宫里太后对四福晋的赏赐。

    借的理由是,前些时候德妃病重,四福晋侍疾有功,是个孝顺的。

    赏赐了一套头面,几匹布料,一对玉如意。

    这就是糊弄老百姓的。

    朝中谁人不知,这位太后就是个吉祥物。

    轻易不管事,只要是管了,那就是皇上的意思。

    众人还没想明白呢,就见太后将太子爷跟前的孙嬷嬷赶出宫去了。

    说她带坏了太子爷,教唆太子爷不孝。

    众人再一联想孙嬷嬷前几日还往四爷府上去了的,估摸着是有什么事了。

    还有什么事?那就是去求情了,估计是没给人家四福晋什么好脸色吧?

    这事,就没人怀疑是四爷告状了。

    也许是四福晋,也许是德妃。

    至于德妃怎么知道的,人家是四爷的额娘,儿媳妇受了委屈,告诉婆婆也是有的么。

    再说了,孙嬷嬷是什么人,宫里头太知道了。得志便猖狂,这回,众人只当她作死到头了。

    没人同情她。

    就是太子妃和李佳氏,也是松口气,早就烦死这个老婆子了,虽然赶走了她,对太子爷来说不是好事,可心底里头,到底是轻松了。

    德妃素来是紧跟着皇上的步伐的。

    这头,太后赏赐了四福晋,她就跟着赏赐。

    对外也说的情真意切,说四福晋如何如何好。

    如何孝顺。

    说到了孙嬷嬷,就摇头不语了。

    这一来,大家就把这个事圆上了。就是孙嬷嬷去求四爷帮衬,结果得罪了人。

    孙嬷嬷被赶出宫,对于凌普一家来说,是晴天霹雳。

    就是因为有孙嬷嬷,他们家才有这个差事。

    如今最要紧的人说不上话了,凌普当然慌了。

    不过,再是慌乱,也不敢找四爷的晦气,不仅不敢,还不能说。

    隆科多办事也是个利索的,不过,他素来贪财。

    凌普也好,还是下头管事的也好,这些日子没少往隆科多身上砸钱。

    隆科多是来者不拒。

    横竖,这里头的门道深了,收了银子,也许就能把死罪成了活罪呢?

    罪过大的,也许就小了呢?

    众人也不是凌普,不见得没有退路,只要舍得花钱,说不定官职都保得住。

    隆科多赚了个盆满钵满之后,终于下手了。

    六月二十七,凌普下狱。

    内务府里,大大小小的官员全部被关在内务府里头,吃喝拉撒都在这。

    毕竟差事还得办,一时半会,也没那么多人补缺口。

    内务府总管,这是肥差。朝中多少人盯着呢。

    但是,这会子,是康熙爷亲自下旨收拾了内务府,所以盯着的人,也就不敢乱动。

    到底,这总管的职位,还得是康熙爷亲自定。

    到了七月初,该查清楚的就都查清楚了。

    凌普死罪,即日问斩。

    孙嬷嬷一家,看在她是太子爷的奶娘的份儿上,免了死罪,流放三千里,家产全部充公。

    两个副总管,全部死罪,家人流放,财产充公。

    其余人等,但凡涉案,一律流放。

    最后,内务府里竟只留下两个算是清白的官员了。

    七月初十,新的内务府总管赫奕上任。

    这赫奕,是康熙爷指的,是正白旗人,一直是个文官。

    但是,他出身却是赫舍里氏一族的。

    虽然远了些,但到底是赫舍里氏的人。

    朝中一时间,有些摸不准皇上的脉搏了。既然是办了凌普,怎么又上了一位太子爷一脉的人?

    难不成,皇上并不是嫌弃太子爷,只是嫌弃了凌普了?

    这也说的过去。

    不过,这也就是不太中心的人这么想。

    不用凌普,有一万个理由,凌普和太子爷的关系,岂是赫奕和太子爷的关系能比的?

    虽然说,这赫奕是太子爷的母族。

    可凌普这些年,是实实在在的太子爷的钱袋子。

    他在内务府经营多年,岂是一个赫奕新来乍到能比的?

    如今这内务府可不能给太子爷有什么帮助了。

    拔了一个参天大树,种上一个小苗子。

    这小苗子,就在万岁爷眼皮子底下长着,一旦枝子太长,叶子太大了,万岁爷顺手就剪了摘了。

    就算是想好好长大,还得看风雨如何呢。

    不过是安太子爷的心罢了。也稳定朝中之人的心。不要因此乱了。

    毕竟皇上不管是不是真的嫌弃太子爷,那都不能说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想要废太子。那也不能说,至少不是如今能说的。

    内务府,算是不能支撑太子爷了。

    最起码,十年之内,支持不了了。

    孙嬷嬷一家被赶出京城的那一天,不少人去看了。

    她两个儿媳妇,老大媳妇怀着身子,七个月了,娘家哥哥疼爱妹子,花了不少钱,总算买了个迟缓,等孩子生了,做了月子再走不迟。

    二儿媳妇家里不富裕,也都是爱财之人,没人管她。

    刘氏还没出京城呢,就被看守的人糟蹋了。

    一时想不开,就悬梁吊死了。

    这会子,只有孙嬷嬷和两个儿子,三个孙子,以及嫁出去又被休了的女儿一起流放。家里的妾室仆人发卖了,不必跟着流放。

    他们身上已经没有银子了,这会子满脸都是凄惶。

    出了城,一个机灵的小子跑着将一个包袱塞在孙嬷嬷手里:“这是大奶奶给的。”

    孙嬷嬷一听大奶奶,就破口大骂:“贱人!那个贱人!家里遭难,她竟丢下婆婆丈夫回娘家去了!”

    那小子被她骂的一愣,随即脸色难看的回骂回去:“我们姑娘哪里对不住你们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