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269章 太子
    七月下旬,康熙爷从行宫住进了草原上的帐篷。

    天高云淡,热也有限了。

    他坐在书桌后头,下面是太子爷跪着。

    “太子,你太令人失望了!”康熙爷一身明黄,在窗外阳光的映衬下,更刺眼了些。

    太子爷抬头,又低头,有些无奈的道:“儿臣不知何处犯错,还请皇阿玛明示。”

    “朕说来嫌丢人!”康熙爷冷哼,将一本折子丢过来。

    这折子,是秘折,没有落款,不知是何人呈上来的。

    太子爷看完之后,叹口气:“儿臣不知,此事想必有误会。”

    折子,是说索额图下手,害死了费扬古,也就是四爷的岳丈乌拉那拉氏的费扬古。

    太子爷不解,这是为什么?

    索额图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个闲职上的官员,就算是老四的岳丈,索额图又为什么要下手呢?

    所以,这是皇阿玛的欲加之罪吧?

    太子爷心里冷笑,面上是无可奈何和伤心:“此事儿臣不知。”

    “不知?你与索额图沆瀣一气!竟敢谋害朝廷大臣!”康熙爷根本不听太子爷的解释。

    太子爷伏地,沉声道:“皇阿玛息怒,此事,儿臣确实不知,也觉得,索额图不会做出此等事。还请皇阿玛明察。”

    “哼,朕明察也挡不住你们二人如此糊弄!滚出去跪着!朕看着你就来气!”康熙爷冷哼。

    太子爷还想解释,可想了想,心里摇头。

    应了一声是,就出去跪着了。

    虽然,草原上没有京城热,可到底是七月天。

    正是半上午,烈日当头,太子爷心里却冷得冰似得。

    索额图最近没有与他说过这些,京城里,除了凌普出事,还有什么事?

    皇阿玛如此笃定,莫非,真是索额图做了这事?

    要是做了,又是为什么?

    老四做了什么?不就是收了凌普的礼,没有帮着凌普么?

    那么大的事,他怎么可能帮?

    太子爷不知道的是,四爷给康熙爷的信,具体内容,索额图不知道。

    可是这件事,他却是知道的。

    索额图是什么性子,从小骄纵长大的。

    受不得一点不好,他觉得四爷是算计了太子爷,才叫太子爷在皇上面前连连失利。

    怎么忍得住这口气?

    这才下手的。

    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那费扬古也不是个好的,要是好的怎么会流连青楼?

    太子在外面跪到了午膳时候,才被康熙爷免了跪。

    起身后,进去谢恩。

    康熙爷看着他有些拐了的腿,才略有不忍:“好好回去反省。”

    太子爷不想解释,应了一声是,就告退出去了。

    他走的很慢,东宝不敢扶着,只紧紧的跟着,怕他踉跄了好扶着才不会摔了。

    正是这时候,迎面见八爷和十三爷过来了。

    两个皇子忙请安。

    十三爷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太子爷的腿。

    八爷却装作什么都没瞧见似得笑着道:“太子爷刚见过皇阿玛?”

    “嗯,你们来请安?”太子爷问了一句。

    “回太子爷的话,皇阿玛传话,叫我们来陪着用膳的。”十三爷忙道。

    “嗯,好。那孤先走了。”太子爷越过他们俩道。

    八爷和十三爷忙恭送太子爷。

    太子爷心里乱糟糟的。

    他堂堂嫡子,被这样罚跪。

    倒是老八老十三,一个生母低贱,一个生母早逝的,陪着皇阿玛用膳。

    呵呵。

    这就是嫡子的待遇了?

    太子爷深吸一口气,想着,有些事啊,该预备的还是预备吧。

    总不能,叫人逼到绝路上,生死不由自己吧?

    历朝历代,失势的太子哪一个能平安活到老的?

    八爷和十三爷进了大帐,请安之后,当然不会提起太子爷的事。

    只与康熙爷说笑,陪着康熙爷吃了午膳之后,这才各自回了自己的帐篷。

    十三爷坐了一会之后对他的贴身太监道:“你一会去找李德全,就说回去看看十三mèi mèi。她风寒不知好没好。”

    太监愣了一下应了是,还等着下文。

    果然,十三爷有些犹豫的道:“记得去四哥府上磕头就就说我好着呢,说说近来的事吧。”

    小太监应了是。

    十三爷加了一句:“要事无巨细。”

    小太监一惊,然后低头:“奴才知道了。”

    这是要把御前的事,都告诉四爷的意思了?

    事无巨细主子这是要做什么呢?

    小太监走后,十三爷趴在桌子上。

    他被自己吓着了。

    他骗不了自己,他恨皇阿玛。

    皇阿玛逼死了他额娘的时候,他就没法不恨了。都说,额娘只是庶妃,是奴才。

    他是高贵的皇子。就是小时候奶娘也是这么教的。

    所以他不喜欢奶娘。

    额娘是庶妃,是奴才不假,可是那是他的额娘,是他和mèi mèi们的额娘。

    没有她,哪有他们呢?

    他就不懂这个世道是怎么了?一男一女生了孩子,为什么女的就那么低贱了?

    为了另一个女人,皇阿玛狠心逼死了额娘。

    他心里,如何会没有怨恨呢?

    可他给四哥传话,却不是这个意思。

    他有一种感觉,太子爷位置不稳了。

    要是太子爷不稳了,他心里只有一个人选,那就是四哥。

    四哥很好,他从不来虚假的,他出发之前,四哥只叫苏培盛来,塞了五百两银票,说了一句保重自己罢了。

    不像是三哥,絮絮叨叨说了那么多话,却没有一句重点。

    他是难过,是感伤。可日子总是要过的。

    四哥教他的,帮他的的,都是叫他以后能好好过日子。

    而三哥之流,只是劝他放开过去,希望他忘怀一切,不要怨恨。

    并隐隐的说几句玉嫔不好的话。

    他是不成的,可是,要是四哥做了太子,他愿意为四哥做事。

    可是,就算是恨皇阿玛,他也是吓着了。

    第一次谋算这些事,他本就年纪还小岂能不怕呢?

    不提他如何怕。

    倒是几日后,那小太监跪在四爷跟前说了十三爷以及御前一切近况之后,四爷更是吓了一跳。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是皇阿玛的试探。

    毫不犹豫的,就将那小太监绑起来了。

    “没规矩,十三弟年纪你做奴才的不知道规劝主子?御前的事,也是可以随便说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