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277章 二格格
    太医就不方便进去了。

    四爷还没说什么,福晋就开始出血。

    里头杨嬷嬷惊呼:“天爷,这是出血了!”

    虽然不是大出血,可也是大事,一个不慎就是要命的!

    四爷忙叫太医进去,隔着帘子请脉。

    折腾了好一会,才算是止住了。

    出了外头,太医也不敢说的太直接:“福晋身子虚,这孩子就没保住。”

    “如今福晋如何了?”四爷听说孩子没保住,一点都不惊讶。

    一早,他就觉得是保不住的。

    “回四爷的话,福晋如今出血后,越发虚弱了些。需要好好调理,一年禁房事。两三年里都得好好注意。倘或养的好,以后还是有机会生育的。”

    四爷点了点头。心里无声的叹息。

    这话,几乎就是明着说福晋以后不会有孩子了。

    什么叫养得好还有机会

    这就是没机会。

    送走了太医,四爷到底是进去看了看。

    福晋已经醒了,一双眼血红的看着四爷:“臣妾失礼了。”

    “没事,你好生养着,孩子以后还会有,你身子要紧。”四爷安稳道。

    “是,常氏那头如何了?”福晋苍白着脸问。

    四爷摇头:“爷不知,想来无事,你好好歇着,不必多想。”说罢,四爷就出去了。

    他不知用何种表情面对福晋。

    她刚失去孩子,作为他的嫡妻,他是真的想安慰她一句来着。

    可是她这样冷静,这样大度的问常氏。

    叫四爷觉得自己格外的讽刺。

    他一直都想做个好夫君,可是他的妻子只想做个贤妻。

    手上沾血的贤妻。

    这可真是讽刺啊。

    就是从这一夜起,四爷对福晋彻底歇了心思。

    以后很多年中,福晋也后悔,可是做过的事,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常氏那,四爷没去,他有些疲惫的到了锦玉阁。

    四爷没想那么多,他只是累。

    锦玉阁里,叶枣见四爷过来也是一惊。

    这时间可不早了。

    是姜嬷嬷传话,叫各处不必过去的。所以,叶枣根本还不知福晋小产了。

    “爷?”叶枣迎上去。

    四爷点头,见她披散着长发,只披着衣裳,就知道这是要睡了。

    “什么时辰了?”四爷才问。

    “亥时了呢,爷累了?”叶枣拉着四爷坐下。

    “就在方才,福晋小产了。太医说,福晋以后也不会有孩子了。”四爷不知为什么,就将这些本该烂在肚子里的话说出来了。

    叶枣一个咯噔,脸色也不好看了。

    福晋无子,对她来说不算好消息。

    对后院女子来说好坏参半。

    这意味着,府里的阿哥以后都有继承权,可也意味着更多的斗争。

    四爷只看了她一眼,心里就觉得舒服多了。

    她这样无意中露出来的不安,就足以证明她的聪慧。

    嫡妻无子,能是什么好事。

    要是这个嫡妻是个真大度和善的也就罢了。

    偏福晋不是。

    “这些话不要说出去。”四爷道。

    叶枣点头:“嗯。爷晚上用膳了没有?”

    四爷想了想,点了点头:“用了,不过也有些饿了,叫膳房上一些东西吃吧。”

    叶枣点了点头,想了想出去叫阿玲:“你去膳房,叫他们做混沌吧,三鲜馅儿就好。拌几个凉菜来,再切一盘子卤牛肉来。”夜宵,还是汤水好些吧。

    阿玲应了,不多时就去膳房把东西要来了。

    简简单单的四个小菜,凉拌木耳,卤煮花生,凉拌牛肉,凉拌皮冻。

    一罐子还在翻滚的混沌,一碟子辣椒油,一碟子葱花,一碟子香油。

    阿玲给四爷盛了一碗:“主子爷hé píng素一样加料么?”

    四爷嗯了一声。

    阿玲就给四爷加了一些葱花,加了一小勺香油。

    叶枣加的是辣椒油,别的就都不要了。

    这头,四爷吃上了,外头,苏培盛吃的也是混沌,不过也就只有混沌和牛肉。

    四爷是闲的想吃,苏培盛那是饿疯了。

    “好孩子,快去给爷爷找两个饽饽去,这可吃不饱,你爷爷我今儿就没吃上饭!”苏培盛一边狼吞虎咽的吃混沌一边道。

    小亭子哎一声,撒开退就跑了。

    不多时,就拿来了葱油饼和卤鸡蛋,还又拐带了一碟子牛肉。

    “膳房的哥哥说今儿饽饽不如这个,苏爷爷吃这个吧。”

    苏培盛见了葱油饼,那更是高兴了,笑着就笑纳了。

    看的小亭子都不忍心了,主子爷跟前的大太监,风光是有了,可这劳累也不少啊。

    屋里,吃饱之后,溜达了一会,叶枣就困的不得了了。

    每天都睡得不晚,这偶然间熬一夜,还真是受不了。

    四爷见她这样,便起身道:“你睡吧,爷回去了。”

    叶枣懵懵懂懂的拉四爷:“爷不睡?”

    四爷见她这样,就怎么也舍不得走。

    其实,叶枣是困的太厉害,根本忘了事情了。

    四爷就点头:“睡吧。”

    叶枣得了四爷的话,哦了一声,就往床上跌。

    也不管里头外头了,跌上去就闭眼,不多时就睡着了。

    四爷将她放好,盖上被子,靠在床榻上看了她一会,这才起身出去。

    今夜,他留宿在这里不合适。

    是给她招祸呢。

    常氏这里,依旧没生出来,没有人告诉他福晋出事。

    常氏是痛的久了,本身这一个多月就不舒服,很快就没力气了。

    李氏倒是舍得,直接拿了人参切片给她含着。

    常氏又是感动,又是不忍。

    要是她不努力,这孩子就生生的憋死了。

    足足折腾了一夜。

    四爷回了前院睡醒了,常氏这头也总算生了。

    是个格格。

    看着又瘦又很是不健康。

    四爷看着奶娘怀里猫崽子似得女儿,眉头就没有舒展过。

    不过,四爷也知道,常氏这也是因为跌倒的缘故。

    叫人赏赐了常氏,便出府去了。

    李氏抱着孩子,看着榻上的常氏:“你也算是熬出来了。”

    常氏本还无事,这会子一听这话就哭出来了:“李主子的恩情,奴才和二格格这辈子不敢忘怀!”

    李氏笑了笑:“你能记得我的好,我就知足了。”

    有了这一遭,竟叫她们有了些相互帮衬的感觉了。

    “不会忘,以后李主子的事,奴才尽心尽力。”常氏抹泪,没有李主子,她就没有以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