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317章 吓了一大蹦
    阿圆和阿玲进来,就准备打地铺了。

    叶枣挥手:“都去歇着吧,我不怕。”

    她是有点不太熟悉和习惯,但是没必要折腾人啊。

    “姑娘尽管睡吧,奴才们在这里也暖和些呢。”阿玲小声说着,将叶枣的被子掖住。

    叶枣有些困得不灵光的脑子想着,她们帐子里的火盆子估计是不够的,那就在这里吧。

    虽然眼看着就是三月里,可这蒙古还比京城更冷呢。

    四爷到了主帐,就见灯火通明,直郡王一身铠甲,正在当地。

    他浑身是土,一看就是刚回来,来不及洗漱就直接过来了。

    四爷到了的时候,直郡王正和康熙爷说话呢,带着一脸的笑意,可见前方的战事平稳,他不着急。

    见他来了,还没见礼,直郡王就起身:“老四,你可算来了,大哥家里,有劳你了。”

    四爷忙道不敢,又给康熙爷请安。

    “老四知道照顾兄弟,是个好的。”康熙爷心情好,自然就喜欢儿子们都好了。

    众人也附和一句,四爷很有些不好意思。

    “好了,老大,既然前方平稳,你就回去歇着,朕这里,休整三日,再战。”康熙爷道。

    他虽然不年轻了,但是到底也是上过几次战场的,甚至可以说,他很好战!

    如今身子虽然不及过去了,到底心还是想着要战的。

    众人忙应了,一起和直郡王出去了。

    直郡王直接叫了几个弟弟一起去他帐篷里头喝酒去了。

    虽然在外头打仗是不能喝酒的,但是这不是要休整三日么。

    他们也不喝醉,喝一点是个意思。

    等喝的差不多了,众人都散了,直郡王唯独留下了四爷。

    “老四,还习惯么?”

    虽然六年前,四爷也跟着来过蒙古战场上,但是那会,四爷不过就是跟着转了一圈就回去了。

    如今么,他也大了,肯定是要捞战功的,是要上战场的。

    “尚可,这几个月,大哥辛苦了,弟弟再敬大哥一杯。”时间久了,四爷对直郡王也就亲近起来了。

    最起码,也不是刚开始那种惶恐和不解了。

    如今就算是还有些不解,到底也能接受了。

    “大哥也尚可。如今皇阿玛来了,大哥也可以轻松些时候了。”直郡王往后一靠,闲适的端起酒杯:“就是这心里,惦记家里。不知你大嫂如何。”

    大福晋终于给他生了儿子,他都没见过呢。

    “臣弟走的时候,看过大嫂一回,大嫂精神尚可,侄儿也很好,臣弟见过了。”四爷笑道。

    心里也不是不羡慕直郡王有嫡子了。

    “那就好,就是不知,何时能见着啊。”直郡王咂嘴:“老四这回带人了没有?要是没有,大哥这里给你安排几个?”

    “多谢大哥,不必了,臣弟带了人的。”四爷忙道。

    “哈哈好就好,有人伺候就好。”直郡王又喝了一杯酒,然后正色道:“老四,此次既然出来了,就要好好的,有了战功,回去你的爵位也许可以动一动。便是不动,也叫皇阿玛记得。”上回去云南,也算是上战场了。

    但是那到底是小事,如今蒙古的战乱才是大事。

    直郡王这几个月想明白了很多事。

    前世今生不一样,可是皇阿玛对太子爷的若即若离却是一样的。

    他也不管那么多,既然认定了,就扶着老四上位吧,总归老四性子还好。比上辈子好讨喜些,这样就好。

    兄弟两个散了的时候,时辰已经不早了。

    四爷带着三分醉意回去的时候,门里头玉屑和玉悠忙来伺候。

    阿圆和阿玲也忙起来伺候。

    四爷洗了脸,换了里衣之后,这才有些脚步不太稳的上了塌。

    坐上去之后,才招手:“给爷端茶。”

    玉悠忙奉上一盏茶。

    四爷几乎是几口就喝干净了。

    这才挥手叫她们出去。

    榻上,叶枣睡得沉,人事不知。

    四爷起了坏心思,几下就钻进去,一把捂着叶枣的嘴巴,几下子就将她的里衣拽下来了。

    入进去的时候,叶枣拼命挣扎了起来。

    四爷得了趣味,闷哼出声。

    虽然帐子里一点灯火都没有,可四爷这一哼出来,叶枣浑身就是一身冷汗。

    刚才她真是吓着了,要是被人

    那她肯定活不了了。

    就算是四爷念及旧情不杀了她,以后也是流落到不知什么地方修养那过几年也是死。

    何况,就她这个样貌,流落出去成为四贝勒府上的弃妇,还不知要遇见什么人呢。

    这一想,就又是气又是苦,四爷这是喝多了吧?

    四爷感觉到了手上的泪珠子,心里就后悔了,吓唬她过头了,吓唬哭了。

    忙松开手:“乖乖不哭,逗你呢。这帐子外头全是人,怎么会进来旁人,不哭啊。”四爷一边安慰一边动作。

    叶枣也没闹,只是搂着四爷的腰,柔软的任由四爷动作。

    四爷见她这般,更是一腔的温柔,又带着怜惜,动作更温柔了。

    良久之后,四爷叫了水。

    洗漱干净之后,四爷抱着她:“枣枣不哭,是爷的不是。”

    叶枣睁着眼:“我吓到了,我刚才想着,我就要死了。等歹人走了,我就吊死。就死在这里,叫爷不好收拾,叫爷难看。”

    她这话,带着些恨意。

    叫四爷心惊:“胡言乱语!不过是爷逗你,怎么还说出这话来了?”

    “我就是这样想的!要是爷没保护好我,叫我被人欺负了,那我还能活着么?我都活不成了,难道不能怪你没保护好我?我是你的女人,要是在你的帐篷里都被人那我凭什么还为你想着?你说呀!”

    叶枣忽然坐起身,使劲踹了四爷一脚。

    四爷被她这凶狠的样子镇住了,半晌道:“枣枣说的是,乖进来,冷。”

    将她拉回被窝里,四爷有些无奈:“不该逗你,爷错了。你想的那些多余,怎么会有人进来。傻不傻?”

    “反正,真要有那样的事,你回来,就会看见我挂在上头,凉透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罢,叶枣闭眼睡觉了。

    纵然是吓了一跳,可她穿越都穿越了,知道是虚惊一场,丝毫没影响睡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