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328章 遇见了康熙爷
    叶枣在河边玩儿了好一会,最后阿玲手里捧着用芦苇叶子裹着的一株小花儿,下面还带着一坨泥巴。

    玉蕊拿着几个光滑的鹅卵石。

    叶枣自己抓着一摞整齐的芦苇叶子,打算回去找膳房包粽子的。

    不光是粽叶可以包,这么大的芦苇叶子也可以的。

    刚走回营地,便迎面看见一行人走来。

    光是看人数,就该知道是谁,叶枣忙带着人跪在了路边。

    果然很快就见一行人走来了。

    叶枣是不能主动请安的,只能避让。

    她的身份,遇见了御驾,只能避开了。

    康熙爷随意一眼,就看见了叶枣手里那一摞叶子,有些好奇:“那女子手里拿着什么?”

    闫明春也看不清,有点远,只好招手叫叶枣过来。

    叶枣压低声音:“你们都别动。”

    几个人也不敢在御前做什么动作,只好跪着。

    叶枣走过去,跪倒:“奴才给万岁爷请安,万岁爷吉祥。”

    到底是一把好嗓子,康熙爷情不自禁的看过来。

    之间那女子一身浅紫色斗篷,跪在那,头低的很低,只露出头顶,以及一截脖子。

    “你是哪家的?”康熙爷问了一句,要是儿子们的女人,他就不问了。

    “回万岁爷的话,奴才是四贝勒府上的侍妾。”叶枣也不说自己是谁,免得惹事。

    康熙爷嗯了一声:“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有何用处?”

    “回万岁爷,这是河对岸的芦苇叶子,奴才摘了好玩的,并无用处。”叶枣举得高高的,生怕万岁爷看不清。

    见此,康熙爷又嗯了一声随意摆手:“下去吧。”

    叶枣跪着往后退了一步,谢过康熙爷,又恭送康熙爷,自始至终没有抬头。

    康熙爷也不是非要看自己儿子的女人,所以也就带着人走了。

    等他走远了,叶枣起身:“回吧。”

    玉蕊给她打掉了衣裳上沾着的灰尘轻声道:“姑娘不是说,拿来包粽子的?这可是欺君呢。”

    叶枣听着,一眼不发,只是看了玉蕊好几眼,径自走了。

    一回去,阿玲就给她倒上热茶,叶枣捧着茶碗笑道:“李公公,你给玉悠和玉屑姐姐讲一讲方才的事。”

    李康安一愣,随即应了。

    将方才的事都说了一遍。

    玉悠和玉屑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不就是遇见皇上了?这也不算什么啊。

    “玉蕊,你方才说什么?在说一次。你是正院的人,好歹有事别瞒着正院的人啊。”叶枣悠闲的,带着笑意。

    玉蕊忽然有些害怕,她方才真是嘴贱了。

    就想看看叶氏吃瘪,这叶氏却丝毫不怕。

    “奴才该死!”玉蕊一跪。

    她原本不过是个粗使宫女,一时生了不该有的心思,却也还是骨子里都卑微的。

    这会子,哪里不怕?

    “你这是做什么?你说我欺君,却不知是冲我来,还是冲着主子爷呢。我要是欺君了,主子爷面上好看?”叶枣冷笑。

    “还是说,我一个侍妾,巴巴的摘了芦苇叶子就为了包个粽子就好看了?”这可是军营里。

    “姑娘别生气,玉蕊到底是新来的。”玉屑叹口气上前,她岂能不管?

    “玉蕊,你在皇家伺候也不是一天了,以前纵然是粗使,难道不知道什么是该说的,什么事不该的?”

    “姑娘是皇子府上的人,有些话,不该说就不说。”玉屑眼神微冷:“还是说,你想叫四贝勒府上出事?”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再也不敢了!”玉蕊吓得神魂俱丧。

    “好了,你下去吧,这些事,等主子爷回来再说吧。”玉屑道。

    这一说,收在外头的小丫头和太监就把玉蕊拉出去了。

    “姑娘还请息怒。”玉屑道。

    “玉屑姐姐说哪里话?这是她错了,我也不生气。倒是,不知道主子爷何时回?我还真想包粽子给主子爷吃。等着吧。”叶枣笑道。

    “这叶子也不怕放着,干了也不碍事,泡过就可以了。”玉悠笑道。

    “嗯,那就一会拿去膳房好了。”叶枣笑道。

    这件事,就此揭过,在没有然后了。

    四爷是次日黄昏时候回来的。

    这一场,不生不败,最后退兵也是损失各半。

    康熙爷自然没有设宴,四爷复命之后,就回了自己的帐篷。

    四爷身上的铠甲脏的很,甚至有血迹。

    叶枣心跳的有些快,请安之后,真是有些不太想上手伺候。

    可最近习惯了,四爷回来她都会伺候他更衣的。

    四爷见她有些踌躇,倒是不生气,笑了笑:“怕了?”

    叶枣老实的点头:“我不是怕爷,我就是怕打仗。”

    “怕爷也没事,好了,你歇着,叫她们伺候吧。”四爷笑道。

    四爷本想揉揉她的头,又想着一会洗了手再说吧。

    叶枣咬咬唇还是上前:“我会适应的。”

    四爷看着她,也没在说什么,就由着她了。

    铠甲脱了之后,苏培盛就捧着出去了,这得细细的刷洗过才能再穿呢。

    四爷里头的衣裳倒是没有血迹,可是味道着实不好闻。

    四爷见叶枣皱鼻子,笑道:“嫌弃了?爷可是三日没更衣了,夜里就睡在马匹旁边,不臭才怪。”

    叶枣一边给他脱一边笑:“爷是自己出汗了,怪人家马臭?不羞。”

    四爷失笑:“罢了,你牙尖嘴利。”

    叶枣哼了一声,将他剥光,推着他进了浴桶。

    泡进了浴桶,四爷舒服的叹息一声:“几日不洗,爷觉得浑身一层泥垢。”

    叶枣看着他光滑的身体心说那是错觉,大不了就是一身汗。

    也不急着给他搓背,而是放好架子,放好小盆子,将他的辫子解开,头发泡进去。

    “先给爷洗头吧。”头发上看着就是一层灰。

    四爷舒服的嗯了一声。

    由着她揉着头发。

    叶枣伺候四爷洗头,玉悠和玉屑一边候着,时不时的递东西。

    四爷在这样的舒适中,差点睡着了。

    洗完了之后,叶枣推四爷:“起来睡吧?”

    四爷嗯了一声,这会子,他头发已经擦过了,站起来把身子擦了,穿好里衣才出来。

    坐在外头,倒是没有那么想睡觉了。

    “这几日有什么事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