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369章 治疗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

    而三日后的,九月二十九这一日,京城落下这一年第一场雪。

    宁神医枯坐了一夜之后,还是去见了康熙爷。

    乾清宫里很暖和,康熙爷的寝宫里,波斯地毯上摆着的黄铜火炉烧的正旺。外头套着双兽耳如意罩。

    隐约看见里头正好发红的银丝碳。

    “草民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宁神医跪下,就是一一副轻松的样子。

    康熙爷自然是喜欢他这样了,笑着道:“来,给老神医搬个椅子来。”

    一个神医,面对你的时候闲适,淡然,那就说明你病的不重啊。或者是,你的病虽然重,可是他并不担心,他可以治好啊。

    所以,由不得康熙爷不高兴。

    “草民不敢。”宁神医岂敢坐下?

    “哎,不必如此,朕是一国之君,可朕也是你的病人!来,坐下吧。”康熙也笑道。

    宁神医再三谢过,这才坐下。

    “老神医多大岁数了?”康熙爷问道。

    “回皇上的话,草民今年七十有九了。”宁神医回答道。

    “嗯,不愧是神医啊!朕的身子有你,朕也算是安慰了。”康熙爷笑道。

    “多谢皇上信任草民,这三日,草民细心研究过,终于有了可靠的法子,只是这过程怕是有些繁琐,还请皇上能忍耐。”宁神医身子前倾,认真道。

    “自然,只要是能对朕的身子好,朕没有不能忍的。”康熙爷笑道。

    “是。”宁神医点头:“皇上的腿,毕竟伤了有日子了。如今一时半会是不能痊愈的。”

    见康熙爷笑意没有了,宁神医忙道:“虽然不能一时痊愈,但是草民会叫皇上的疼痛减轻。皇上只需治疗三个月,就可以不必再治疗了。以后只需调养,但是这期间,不会影响皇上的行走。只是”

    “有话就说。朕恕你无罪。”康熙爷听着道。

    “多谢皇上!”宁神医忙起身:“只是皇上的伤势毕竟这么久了,没有一时痊愈的。这调养,总要两三年才好。才能不留后遗症,才能不损皇上的寿数。”

    说罢,就跪在地上:“草民该死,冒犯皇上了。”

    “无妨,起来吧。你要是有把握,能叫朕好起来,你的话,自然是金玉良言。”康熙爷摆手。

    李德全亲自扶着宁神医起来:“神医可尽心,皇上最是仁慈不过了。”

    “是是是,草民不敢不尽心。”宁神医忙道。

    “好,既然这样,今儿就开始吧。需要准备什么,都与李德全说。”康熙爷可说是迫不及待了。

    “是,草民一会就把需要的东西跟李公公说一下。”宁神医拱手。

    等出了乾清宫,这一回,他就没有上一回那么紧张了。

    事已至此,紧张无济于事。

    如今能做的,就是将这件事做好。

    李德全看着自在无比的宁神医,心里的疑惑就像是个雪球,越滚越大。

    不过,还是笑着将一件斗篷给宁神医披上:“神医慢走,下雪天不好走,叫小的们送您?”

    “多谢李公公,草民这就回去写个单子,今儿晚上就可以叫皇上先泡澡了,泡个七日,等药水进了肌肤里头,就开始下一个治疗吧。”

    李德全笑着应了是。

    宁神医回答的笃定,李德全却更是觉得不对劲。

    可对上他那须发皆白的脸,就觉得也许是多心了吧?

    这样一个老神医,差一岁就是八十高龄的老神医,也许他就是能治好皇上呢?

    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这位神医,可是要八十了。

    耄耋之年的老神医,这一辈子见过多少病人了。

    也许,他就是能治好呢?

    这么一想。疑惑就没有了,甚至,全是期待。

    只要治好了,皇上的年纪还不大呢。

    要是治好了,他就求几个能延寿的方子,叫皇上也活这么大岁数多好?

    有时候,人的眼睛会看错,感觉会出错,因此,想法更是会错的离奇。

    神医毕竟不是神。

    当一个人明知自己无论如何都会死的时候,会有什么想法和做法,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宁神医,确实可以叫康熙爷的痛苦减轻。

    确实可以叫康熙爷能行走入场。

    确实会叫康熙爷觉得好转。

    可是有一点,他没有说,也不会说。

    减轻痛苦,行走入场之后是更快的恶化。

    宁神医要的,就是这些时间里,他的家里人平安罢了。

    康熙爷好转了,他不需要了,家里人就可以安全了。

    至于最后

    或许康熙爷顾不上他家。

    人老了,经历太多,会做的事也就多,为了保护家里人,他总是要试一试的。

    四爷下朝之后没事做,回府就去了锦玉阁。

    雪下的不锦玉阁外头,太监小亭子和胭脂琥珀都逗着花生玩儿呢。

    花生哎滚雪,一到了下雪的时候,就要往雪地里滚。

    见了四爷,就扑上来,把四爷银色的衣裳边抓出两个爪子印儿来。

    胭脂琥珀忙跪下,小亭子将花生抱住也忙跪下:“奴才该死!”

    花生闯祸就是他的罪过。

    “起来吧,一会喂他吃点热乎的,别着凉了。”四爷指着狗。

    说罢,就抬脚进去了。

    阿圆阿玲慢了一步,忙来请安。四爷只是摆手。

    叶枣从内室出来,散着一头青丝:“爷被花生欺负了?”

    打从那一日,被她踹了之后,四爷就没来过。

    叶枣倒是淡定,听阿圆说了也没当回事。

    只是四爷不来,这锦玉阁里的丫头们浮躁了,都以为四爷生气了。

    这会子,叶枣说话又这么直接,阿圆脸色又不好了。

    “你养的狗比你可爱些。”四爷说着,过去拉她的手。

    叶枣忙甩开:“冰!”

    四爷瞪她:“越发没规矩了。”

    见她白眼,四爷无奈问:“大白天的,怎么不梳头?不舒服么?”

    “没有啊,今儿又不请安,又下雪,这么大的雪,我就偷懒了。”叶枣回答。

    “你是够懒得。”四爷敲她头。

    与她一起进了内室。

    一进去,就看见黄花梨木的架子上,有一盆垂下来的绿色藤蔓。

    四爷看着那个问:“这是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