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宫里头,延禧宫中,玉妃已经办过了晋封礼。

    她穿着橙红色的旗装,上头绣着大朵的粉色牡丹。很是雍容华贵。

    一头赤金玛瑙的首饰,将她装点的真是最贵无比。

    她扶着肚子,坐在主位上,下头是温贵人和其贵人。

    “今儿你们劳累了。就快过节了,那是我给你们的。”玉妃指着一边桌上的东西。

    两套头面,一人一匹布。

    两个贵人都无宠,八百年伺候不了一回康熙爷,自然没有什么好的。

    温贵人生过孩子,年纪大了,自然稳得住。

    其贵人就有些毛躁了。

    她是这一届的秀女,进宫不过几个月,却一次都没有伺候过康熙爷。

    康熙爷来的时候,她也试图凑上去,可有玉妃娘娘在,她这样的容貌,竟是丝毫不能叫皇上多看一眼。

    玉妃收拾了几次之后,如今也老实多了。

    “多谢娘娘,娘娘就是大气,这样的好东西都给我们了。”其贵人奉承着。

    温贵人也忙谢过。

    出了正殿,其贵人哼了一声:“瞧姐姐这不甘心的样子,主位娘娘赏赐了,就该欢喜拿着。”其贵人扶着头边的花,冷笑道。

    “mèi mèi说的极是。”温贵人淡笑,便转身走了。

    进了屋里,丫头才叹气:“贵人何必处处让着她?您是谁,她又是谁,何必呢?”

    “那你想,又是何必呢?”温贵人温和一笑:“她还有奔头,我没有。我不惹她,随她高兴吧。”

    “奴才瞧着,她且没有奔头!”丫头跺脚。

    “所以啊,我更是不必与她计较了。”温贵人又笑了。

    倒是把个丫头弄得无话可说了。

    好吧,贵人说的也是。这样不聪明还爱出头的,确实不用跟她计较。

    “哎,当初的章佳氏多好呢,里里外外的,替贵人周全了多少事呢。”丫头感叹。

    “不要提起她,忘了吧。”温贵人说起故人,眼神都黯淡了不少。

    谁不知道章佳氏是怎么熬死的,可是皇上不管。

    她又能如何?

    玉妃,玉妃,哪一天才能死了呢

    正殿里,玉妃刚接了康熙爷赏赐的东西。

    康熙爷这几日心情极好,便对如今后宫里唯一一个孕妇也极好。

    宁神医确实厉害,只用了十来天药,康熙爷就明显觉得精神头足了不少。

    腿上的疼痛也少了,自己觉得都有劲儿多了。

    不像是前些时候,总觉得那条腿是自己拖着走的。

    康熙爷心情好,整个京城都似乎不一样了。

    从直郡王开始,开府的阿哥们最近都收到各种赏赐。

    尤其四爷这里,更是收到了两次。

    也许是急着叫人知道自己好了吧,康熙爷下旨,要去祭祀泰山。

    祈祷来年五谷丰登,百姓富足。

    皇帝祭祀泰山是个重要的仪式。是天子与天地对话的方式。也不是年年都去的。不过,今年去也说的下去。

    毕竟今年经历了战争,皇上要去敬告天地,祈求来年的丰收,这是应该的。

    一时间,礼部和内务府就忙起来了。

    因为就要过颁金节了,所以这祭祀泰山的事,只能是在颁金节之后。

    礼部给出的日子是十月二十一。这一日大吉,适合祭祀。

    康熙爷想的很多,今年要祭祀泰山,来年要南巡。

    至于后年么,那就好了,以后做什么,去哪里都无所谓了。

    雄心壮志的康熙爷不会预料到,他这是最后一次祭祀泰山了。此生,只有这一次了。

    很快,就是颁金节了。

    颁金节的前一日,叶枣叫人将她送给四爷的斗篷送去了前院。

    四爷在书房里,打开了盒子,就见着那黑色的斗篷。

    黑线掺杂着银丝线绣的海东青,两只海东青展翅飞翔,金色的爪子,银白的尾羽,金黄的喙。

    眼神有神,形态也十分逼真。

    展开里头,就是金线绣的楞严经。

    绣工比起面上的雄鹰来,明显差了不少。

    四爷失笑,就见衣裳下面一张纸条。

    娟秀却有劲儿的字体,正是叶枣的:“绣工不佳,只有里子上的经文是我绣的。不过面上的图案可是我的意思。我觉得爷一定喜欢,祝贺爷生辰了。”

    虽然还有十几日呢,但是总要提前送。

    四爷将纸条看完,便压在了镇纸下面。

    嘴角含笑:“这衣裳做的,有些心思。”

    苏培盛忙凑趣:“哎哟,这鹰绣的,真是活灵活现呢!过几日不是要巡幸泰山?主子爷正好穿,这厚毛料子暖和着呢。这经文也是绣的费心思了,这么小的字儿,可是不好弄呢。”

    “嗯,有心了。”四爷笑了笑。将衣裳放回盒子里。

    “府医给她看过了?怎么说的?”四爷问。

    “回爷的话,赵先生的意思是,如今虽然挺好,但是还是年后再有孕更好。”毕竟怕药物有妨碍不是?

    苏培盛佩服极了,心说这才几年呢,就哄着主子爷孩子都许生,还许养着了。

    叶姑娘在府里是这个!

    苏培盛心里比起了大拇指。

    “嗯,她爱吃,叫膳房好生伺候着。”四爷点头。

    苏培盛忙应了是,心说这要是别的女人爱吃,主子爷指定是瞧不上的。

    这叶姑娘爱吃,就成了优点了真是偏心的很呢。

    叶枣这里,送出斗篷不久,就收到了四爷赏赐的珍珠。

    真是珍珠,一盒子呢,大大小小的珠子,都很圆,成色也不错。

    只是大的不太多,多数都是比黄豆小一圈的。

    上头全穿了孔,倒是能做几条项链了。

    还有更小的米珠子,也穿了孔的。

    叶枣看着就笑了:“得,咱们直接做小物件儿吧。”

    “这给姑娘做鞋子就很好啊,这小珠子还难得呢。正好绣鞋子呢。”阿玲抓了一把看了看又放下。

    珠子虽然可都是好主子呢。

    “这怕是太湖里头的珠子呢,这珠子啊放久了也不会黄,倒是好的。”阿圆笑道。

    “好事,那就可以循环利用了么。”叶枣点头。

    “如今还用不上,过几年,用珍珠粉做胭脂图,养颜的很,到时候做了我们一起用。”叶枣笑道。

    两个丫头就笑着应了,心说姑娘那脸,十年以后也不一定用得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