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377章 祭祀泰山
    乾清宫里,宁神医气定神闲的给康熙爷施完了针。

    收起了那个有些年头的银针带子,起身:“皇上的情形极好,隔日泡澡一定要坚持,如此一月之后,能更好。”

    “嗯,神医的吩咐,朕一定照办,只是朕要去泰山,不知可有妨碍?”康熙爷任由闫明春给他穿好裤子问。

    “回皇上的话,倒是也不碍事,穿厚点,别着凉了就是了,晚上回来一定要再泡澡,到时候草民随行就是了。”宁神医拱手。

    其实,真要是治疗,这期间怎么可能叫病人乱走呢?

    然而,本就不是正经治疗。

    不过是哄着康熙爷罢了。

    他将先前太医留下的药发挥到了极致,又加上自己独有的刺激穴位的方式,叫康熙爷吸收药物更快,更多。

    就像是一根蜡烛,加了个很粗很粗的芯子,烧起来格外的明亮。

    可是那蜡烛却也坚持不了多久。

    康熙爷果然欢喜:“很好,那就有劳神医了。”

    “草民不敢,草民有幸伺候皇上,是草民一家的荣幸。”宁神医跪下。

    康熙爷看着下头的老人,笑道:“宁神医是个好的,闫明春,拟旨。”

    “封宁家长子为忠君候,赐黄金五百两,白银五百两,各色绸缎十匹,珠宝头面若干。”康熙爷大手一挥。

    “多谢多谢皇上!多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宁神医磕头道。

    他声音里,是激动,是惧怕,是震惊。

    没错,他求来了家里的荣耀,这是用自己的命换来的。

    康熙爷直接封了他的长子,那么就是明着与他说,治好了康熙爷,他就可以去死了。

    不。

    不不不。

    怎么能治好了康熙爷才去死呢?他一定会在这之前就死掉。

    到时候,康熙爷有事了,才不会清算他的家里人。

    皇上封了一个侯爷,朝中不少人都在猜测这是何人,名不见经传,怎么会被封侯呢?

    不过,结合皇上如今跟前有个宁神医,那新封的忠君候又是宁姓,又是与宁神医出自同一地方,似乎恍惚间,也就明白了。

    康熙爷自然是故意没有瞒着这个消息。

    任由它传遍了朝野。

    是的,如果说皇上封了一截白衣一个爵位的话,那就是证明皇上高兴啊。

    为什么高兴?因为宁神医治好了皇上!

    这就叫前一段时间揣测皇上龙体不安的众人都明白,不管皇上曾经有过什么病,如今都好了。

    就算是还没有痊愈,也已经要痊愈了。

    也是这宁神医的功劳,所以,才会有此殊荣。

    至于为什么封的是宁神医的儿子呢?也许是因为神医太老了,求了这个恩典吧?

    横竖,都是一家子的,有什么不一样?

    帝王的病,除非到了大限将至。

    否则,永远都是保密的,谁都不能知道。

    知道了,也要装作不知道,否则就是一个窥探帝王的罪名。

    所以,康熙爷不管是病的厉害的时候,还是如今明显好了的时候,皇子们只能装作不知。

    颁金节之后第一个早朝,已经是十月十八了。

    “朕前些时候身子不适,幸好有位神医艺术超群,治好了朕。如今真精神百倍。”康熙爷坐在龙椅上,身子好了,心情也好的多。

    “这些时候,辛苦你们了。”康熙爷笑道。

    众人忙道不敢,为皇上分忧是臣等分内之事。

    “好了,太子爷进来闭门思过,可有感悟?”康熙爷问站在他下首的太子。

    太子爷穿着杏huáng sè的服制,抬眼:“回皇阿玛的话,儿臣有所感悟,不该与臣子交结,是儿臣辜负了皇阿玛。”

    康熙爷听着,就有些不悦了。

    太子这是委屈了?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他便是身为太子,也没有权利委屈!

    “既然知道辜负了朕,就该好好想想。你身为太子,身为储君,一言一行都是我大清的国威!你要是烂了,大清就跟着烂了!那些贪官污吏,huì lù你,是看不起你!”

    康熙爷冷哼:“堂堂一国太子,以后便是皇帝,普天之下,都是你的,又何须那蝇头小利?”

    “皇阿玛春秋鼎盛,儿臣不敢妄想。”太子爷忙跪下,将头磕的砰砰响。

    “好了,既然你反省过了,就好好的不要再犯。”康熙爷摆手:“此次泰山祭祀你就不必去了,留在京城,好好吧。”

    “儿臣遵旨。”太子爷声音低沉,又磕了一个头,这才起来。

    “无事便散朝吧。”康熙爷摆手。

    众人忙跪下,恭送万岁爷。

    “跟礼部打招呼,要跟着去的皇子该预备起来了。”康熙爷一边往外走,一边对李德全道。

    “哎,奴才一会就去传皇上的口谕。”李德全点头。

    这一次要随行的名单里,直郡王和太子爷都没有。京城里的事交给了太子爷和直郡王共同管理。

    三爷四爷五爷八爷十三爷十四爷跟着去泰山。

    隆科多随行护驾,文武百官有半数都要跟着去祭祀。

    这也是规矩。

    但是索额图被留在了京城里。

    倒是直郡王一系的官员,甚至是明珠都跟着去泰山了。

    众人心里不禁多想了几分,原以为,留下直郡王和太子爷,是互相牵制的。

    可如今,明珠都能伴驾了,可索相还留在京城里,这不由得叫人多想了。

    皇上如今对太子爷可真是不太好啊。

    太不好了。

    太子爷回了毓庆宫,就坐在书房里。

    呆呆的坐了很久,看着外头午时将近,太阳高照起来。

    可是天气越发寒冷了要不是屋里的火盆子,阳光就是到了极致又有多暖和呢?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为自己如今的无能为力。

    二十一这一日,康熙爷的御驾出京。

    这一次,康熙爷到皇子们,都没有带伺候的人。

    毕竟是祭祀,就不适合带着女子了。

    也就是这一日,凤影站在人群里,看着那明黄的銮驾缓缓驶过长街。

    街道两边有不少驻足观看的百姓,可都是躲得远远的。禁军们的刀剑在阳光下发着雪白的光芒。

    横在那里,告诉百姓,不可越雷池一步。否则,便是血溅当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