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枣作势推四爷,眨巴着眼不许四爷亲。

    四爷只是手一紧,就将她拉起来些,稳稳的亲上去了。

    四爷亲吻她的嘴唇,看着她一双狐狸眼雾蒙蒙的看着他,心都痒痒了。

    伸手,将她眼睛蒙住,更深的吻住她的嘴唇。

    叶枣的心忽然跳的很快,像是要跳出胸腔一般。

    然后,她觉得自己的脸都红了,红透了。

    四爷轻声道:“枣枣害羞了么?”

    叶枣心跳的更快了,四爷真是太撩人了。

    四爷将她压在贵妃榻上,解开她的衣裳:“怎的如此勾人?”

    叶枣不睁眼,即使四爷的手已经拿走了,她也不肯睁眼。

    真是有些害羞了,明明是四爷勾搭她,怎么还冤枉人?

    四爷就这样,将她压在外间的贵妃榻上,拉开衣裳入了进去。

    叶枣被他弄得难受,呜呜的叫出声。

    四爷就低头又吻著她的嘴,叶枣只觉得,腿都要断掉了。

    半晌才拉四爷:“进里屋去”

    四爷一笑,将她纤细柔软的腰身一搂,就那么站起来了。

    叶枣尖叫中,就被四爷一路这么抱着进了内室。

    一进去,就不成了,瘫在四爷怀里。

    四爷见她如此更是来了趣味,疾风骤雨一般的将她压在榻上

    不知过了多久,叶枣觉得指头都动不了了,四爷才算是尽兴了。

    “爷是来欺负人的?”叶枣懒洋洋的哼了一声,心说四爷来的时候,分明不高兴啊。

    她是哪根神经触动四爷了?就来了这么一出啊?

    四爷笑着搂住她:“枣枣可人,欺负欺负也好。”

    说着,亲了一口她有些汗渍的肩膀。这寒冬腊月的,都将她折腾出汗来了。

    四爷有些不忍心,翻过她的身子检查了一遍,见还好,这才安心些:“疼不疼?弄点药膏给你涂着?”

    叶枣又哼了一声:“不,疼死我吧。”

    四爷瞪眼:“不许说死。”

    不过见她中气十足的,那就是不碍事了,也就彻底安心了。

    叫了人进来伺候洗漱,两个人浑身擦洗了一遍,换好衣裳,天都要黑了。

    四爷这才觉得饿了,忙叫膳房上了晚膳。

    叶枣懒洋洋的,倒是吃了不少。

    这一日之后,四爷就又忙起来了。只是常将孩子们带去前院见一见,并不去谁院子里。

    十一月十五这一日,正院请安。

    叶枣一早就过去了,比她早的,自然是宋氏和许氏。

    叶枣是故意早的,她就是怕云秀格格又来叫她一起。真不想一起。

    果不其然,她前脚一走,后脚云秀格格就过去了,知道自己迟了一步,很是懊恼一会呢。

    不多时,人都到齐了,李氏看了一眼叶氏,又看了一眼与叶氏亲密说话的云秀格格。

    心说这小乌拉那拉氏也是个有心的啊,一个格格,竟像是巴结着侍妾一般。

    够没脸的。

    “纽祜禄氏,你这一身衣裳莫不是主子爷赏赐的料子做的?穿在你身上竟是不错。我也有这样一匹布,我的肤色不适合,回头也给你送去吧。”李氏笑道。

    “回李主子的话,正是呢,奴才岂能要李主子的呢”纽祜禄氏起身道。

    “这话说的,一府姐妹,我穿着不合适,你穿着却好看,给你不是正好。好了,坐下吧。”李氏摆手。

    纽祜禄氏只好谢过了,规矩坐下。

    “说起来,你和耿格格两个住在一起,倒是合适。都是话少规矩好的人。”李氏又道。

    这话就说的有点意思了。

    莫不是,除了这两个人,其余人就都是话多规矩不好?

    众人心里不免不悦,可是李氏身份摆在那,谁也不能说什么,只能忍着了。

    “福晋到了。”

    众人忙起身请安。

    福晋坐下摆手:“都坐吧,天冷,你们久等了。”

    李氏坐下,笑了笑:“等福晋您,是应该的。”虚伪,要是怕久等,你倒是出来啊?

    “福晋今儿光彩照人呢。”武格格讨好道。

    “啧,你这话说的,福晋哪天不是光彩照人啊?偏今儿就光彩照人了?”李氏嗤笑道。

    她看武格格,不说顺眼不顺眼,可是这天生爱刺激人的毛病改不了啊。

    武格格被她噎的无话可说,只好傻笑了。

    她如今这个吨位,配上这一股傻笑

    真叫众人都用帕子掩住了嘴角,因为大家嘴角都抽了。

    太可乐了。

    “纽祜禄氏,云秀格格,你们两个伺候主子爷也有些时候了,近来主子爷进后院不多,你们两个要懂事,不要焦躁。都是好孩子,争取早日为主子爷开枝散叶才好。”福晋说这话的时候,扫了一眼叶枣、

    叶枣立刻就明白了,这是福晋提醒她不要独占四爷的意思?

    要劝着四爷雨露均沾?

    呃,怪恶心的啊。

    “是,多谢福晋提点。奴才一定尽心伺候主子爷和福晋。”两个格格忙道。

    “那就好,起来吧。”福晋笑道。

    两人坐下,李氏道:“嗯,也是,云秀格格你和叶姑娘交好,这见着主子爷的机会也就多了。还是早日怀孕,生个孩子好。纽祜禄氏,你可就吃亏些。”

    云秀格格脸一红,这是骂她巴结叶氏呢!

    纽祜禄氏低头,却不言语。

    “多谢李主子。”云秀格格只好道。

    “嗯,叶氏,你也得给你的好姐妹帮帮忙才是呢。”李氏又笑道。

    “李主子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奴才一个侍妾,主子爷要去哪,岂能是奴才说了算的?何况,云秀格格的西院和奴才的锦玉阁离得近了些,碰面的机会自然就多了些。”叶枣笑了笑:“不过,以后还真是要多来呢。难得投缘。”

    李氏哼了一声:“那你可好好享受这投缘的姐妹情,别哪天挨了刀子,还只当捅你刀子的是好人呢。”

    “多谢李主子提醒。”叶枣说着,就警惕的看了云秀格格一眼。

    这一眼,叫云秀格格心里一个咯噔。

    福晋那里,也是不满的皱眉。

    李氏这话无非是说不要叫云秀格格害了叶氏。可这叶氏,也太过于直接了些。

    不过,眼下还不着急这些,不管是哪一个,总要生孩子的。那时候才是时候收拾她们。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