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请安结束后,各自出了正院。

    李氏站在正院门口,看着叶氏:“我说叶氏,你也是得宠了几年的人了。莫不是看不出好坏高低?”

    说罢这句话,抬脚就走了,也不等叶枣回答什么。

    叶枣笑了笑,她可不觉得李氏要和她交好,只是李氏恨福晋比恨她更深罢了。

    唔,这么看来,当初李氏那一个成型的胎儿是福晋做的手脚这件事,李氏是清楚的很啊。

    啧。

    云秀格格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想和叶枣说话,又不知说什么,竟是一甩手,一跺脚,前头走了。

    云格格鄙夷的看着她,心说就这点本事还争宠?快拉倒吧。

    “mèi mèi,一起走?”云格格笑道。

    叶枣点头,就与她一起走了。

    云格格从来都是这样,很少很少与叶枣一起做什么,即便她们住的这么近。

    可以说,这两位格格就是两个极端。

    云格格太低调了,云秀格格就太过张扬了些。

    李氏这头,回了东院,常氏就上前伺候。

    李氏摆手:“你坐着吧,不必伺候我,说说话吧。”

    常氏应了是,就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瞧着丫头们伺候李氏更衣。

    她如今习惯多了,自打二格格落地之后,李主子对她就是这样,不必她做什么,只偶尔说说话罢了。

    “你瞧那小乌拉那拉氏,一脸蠢像,那样的,主子爷能喜欢?不喜欢她,她怎么怀孕?做梦梦里头怀孕么?切!”李氏冷笑。

    “福晋如今是指望着呢,毕竟那云秀格格的出身在那里,只有她生的孩子,福晋最放心了。”一个家族,多好啊。

    “她想,她想的多呢。当初三阿哥出生,她就想要!你那会怀着孩子,她也想要!如今不但想要小乌拉那拉氏的,还想要叶氏的。哼,我看她都要不着。”李氏换好衣裳,坐下来。

    “竹篮打水吧,做了那么多孽,是想要就能要的?没见她自己都不会生了么?”李氏端起茶,喝了一口:“叶氏那,还不知如何呢。”

    主子爷那么宠爱叶氏,只怕是一旦有了身子,主子爷护着紧的很,福晋再想做什么都不能得手。

    就是生下来福晋要养着,只怕主子爷也不愿意。

    “是呢,主子爷如今对附近奴才瞧着是不如过去了。”常氏点头,这一点,府里还是看得出来的。

    “岂止是不如,是大大的不如。”李氏咬牙:“要不是她当初那么不要脸,又要害了你,又要害死我的二阿哥,也不至于如此。她把主子爷的脸面当成了抹布,随意踩着。打量主子爷不知道却不知,也送了自己的福报。她自己的孩子,不就没了么!”

    死了一个,流了一个,真是活该啊!

    “小乌拉那拉氏可不聪明,巴着叶氏,叶氏也是不想理她,不然她那点脑子不够叶氏收拾的。”这么几年下来,李氏不得不承认,叶枣是有手段的。

    她轻易不会出手,但是只要出手了,也够狠的。

    “叶氏也得看着福晋的面子。”毕竟,得罪了福晋也不好过。

    “罢了,不说这几个糟心的人,二格格这几日如何?天气冷,别叫她冻着了。”李氏对二格格一般的很。

    但是李氏有个毛病,护短。

    所以但凡是她跟前的人,总是不一样些。

    “多谢李主子惦记,那孩子今年好多了,只是这天一冷就蔫儿的,总要过几年才好呢。”常氏说起女儿,又是担忧,又是甜蜜的。

    “好好照顾吧,要什么就来说一声,好了,你回去看孩子吧。”李氏摆手。

    常氏应了一声,起身告退了。

    前院里,四爷见了荣贝勒。

    “四哥,我打听清楚了,那女子果然走了。看着是去了江南,太子爷叫人一路跟着,我的人不好跟太近了。”

    “嗯,不必跟着了,那女子的来历清楚了就好。”四爷点头。

    “还有一件事,四哥,这可是巧了,我打听那女子的来历,意外知道的。”荣贝勒顿了顿:“虽然不是一个青楼,但是他们互通有无。”

    “当初乌拉那拉费扬古出事的时候,是有人叫那伺候的女子故意刺激的。只是那女子已经死了,当初涉案的人都死了,具体如何竟不得而知。我查出来这个人,是索相府上一个管事的堂弟,四哥还查么?”荣贝勒跃跃欲试。

    “查。”四爷冷着脸:“只怕是你找着真相了。”

    当初,四爷用内务府凌普一家子的事,也算是暗地里摆了太子爷一道。

    索额图就来了这一出。

    这是太子爷的意思?还是索额图的意思?

    “哎,那弟弟就去查,估计很快就有结果了。这事要真是索相做的,那可是要禀告皇上?”荣贝勒问。

    四爷看着他。一时无话可说:“索伦图你说是说还是不说呢?”

    荣贝勒名字就叫做索伦图,是满语里头,二角小龙的意思。

    “四哥。”索伦图叫了一声。

    然后猛的跪下:“四哥!如今的形势,您该往前走一步。”

    都是皇子,如果太子不成那么,旁人何以不能上位?

    “索伦图,你可知你说什么!”四爷心跳的快了起来,可是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平稳。

    “四哥!弟弟愿意为四哥赴汤蹈火!”索伦图抬头看着四爷。

    他清俊的面容上,是坚定和肯定。

    没错,四哥为什么不可以?

    “好了,起来吧,好好办差,这件事先查清楚再说吧。”四爷摆手。

    索伦图知道,有些话,说清楚就好了,不必非得知道结果:“哎,那弟弟就去了,四哥先忙着。”

    说着,拱手退出去了。

    四爷坐在书桌前,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忐忑。

    怎么,荣贝勒也觉得他可以么?是什么时候起,身边的人都觉得可以了呢

    想想直郡王的左右提携,十三爷的靠近,荣贝勒的信心以及隆科多的示好

    四爷忽然就觉得豪情万丈!

    没有什么不可以,都是龙子,本无谁更尊贵,嫡子又如何?是皇阿玛不喜欢他罢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