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389章 苦肉计
    福晋病的厉害,府里李氏本来是想要管事的。

    不过,四爷手一指,就把姜嬷嬷又派出来了。

    姜嬷嬷上手,李氏自然无话可说了。

    一时间,府里安静了不少,女主子病重了,其余人只能是低调。

    这时候,云秀格格主动要侍疾,福晋没有拒绝,于是她便每日里住在正院伺候。倒是叫众人高看一眼。

    四爷这几日可是没空进后院的。

    朝堂上的事都要忙死了。

    四爷又是有干系的人,康熙爷责令刑部严查,四爷虽然不必查,可是不少事也要四爷一句话的。

    这件事瞒不住,乌拉那拉氏的星辉也状告索额图蓄意shā rén。

    甚至,那青楼未死掉的几个人,也状告索相逼迫。

    一时间,索相竟有一种风雨飘摇的感觉。

    他当日就被皇上的口谕责骂的一脸灰败,如今也是拖着病体。却还要上乾清宫自辩清白。

    不管是不是能辨的明白,叫一个老臣上殿自辩清白,这本就是一个侮辱。

    这之后,索相的威严便会大大折扣。

    而太子爷,奉命责骂索额图之后,便也就病了。

    只是,事到如今,他也不能称病,只是要撑着每日里上朝。

    他唯恐自己一说病了,就又是许多是非。

    十一月底的天,已经是冷的异常了。

    今年真多雪,索额图进宫,一路从东华门进了紫禁城。

    毕竟只是外姓官员,就是鼎盛的时候,也不能带人进来。不过是有太监在里头接着罢了。

    如今他眼看着是倒霉了,自然没有哪个太监敢不开眼的上来伺候,万一被上头瞧见了,只怕是立时三刻拉出去就是个乱棍打死的结果。

    所以,索额图一个人,蹒跚着脚步,拖着病体,从东华门进了紫禁城,一路走过文华门,穿过长长的宫道又过了崇楼,过了景运门,便就在乾清门外头了。

    雪下的大,索额图撑着伞,这会子已经是整个人都要麻木了。

    手冷,脚冷,心冷。

    他出身尊贵,打小锦衣玉食的长大。未及辛苦,就做了官。

    几十年下来,一路顺风顺水,如今官至内阁,是多少人一辈子求不来的荣耀?

    何时自己撑伞?

    可是眼下,他虽然手脚冰凉,浑身乏力加上时冷时热,却也顾不得了。

    更要紧的是面子吧?

    眼下,里子面子都没有了,他要如何自辩才能叫皇上息怒呢?

    就是息怒,只要皇上息怒了,这件事就能小事化无。

    哪个官员身上没有一点事情?

    关键是,他身处的位置不同,这小事,就成了大事,成了天大的事。

    索额图长叹一声,将伞放在地上,整理了一下官服,便抬脚进了乾清门。

    御林军根本不看他,只一排排站在雪地里,就像是雕塑一般守护这乾清宫。

    索额图掀起衣摆,一步一步往上走。

    待走到了乾清宫前面的空地上,便一把掀起衣摆,跪在那里,大声道:“老臣索额图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自然不会马上有回应的,索额图跪在雪地里,身子都抖了,才见闫明春出来:“哎哟,索相,您这是怎么话说的?皇上忙着批折子呢,您快起来,进去歇着。这冰天雪地的,冻坏了可怎么好啊?”

    “多谢公公,老臣自知有罪,没有关好门下,老臣就是跪着死在这,也是老臣罪有应得!皇上既然忙着,老臣等着就是,雪大,公公快回去。”索额图脸色已经冻得铁青了,勉强一笑,胡子上都是雪花,都成了一坨一坨的。

    闫明春看着他,叹口气:“也罢,索相再等等也好。说着,就将带出来的斗篷给他披上。”

    索额图谢过,想着这紫禁城里两个大太监,李德全第一,闫明春第二。

    这李德全,是个铁石心肠,皇上说什么就是什么,其余,你求也没用。

    闫明春则不然,他有一副好心肠。

    也多亏是李德全处处周全,否则,他死了都不知道几百次了。

    就好比今儿,谁也不敢上前,唯独他可怜他老迈,还送来一个斗篷。

    康熙爷是在批折子,不过哪里会抽不出时间见一见索额图?

    毕竟是他叫他来自辩的。

    索额图从辰时开始跪着,到了巳时,已经摇摇欲坠了。

    他眼睁睁看着几位皇子和臣子进了乾清宫,开始后悔自己不该出此苦肉计。

    至极进去也好啊。

    是,他是老臣,可在皇上眼里,显然不值钱。

    索额图想了很多,他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如今太子爷江河日下了。

    皇上这样给他没脸,只怕是动了要废太子的心思了。

    或者索额图一惊,或者,皇上不想废太子,只是想废了他赫舍里氏?如此一来,太子还是太子。

    可是太子爷没有了索相支持,就是个虚架子。

    倘若,因此太子能安稳也就罢了,可是如果不能呢?

    那么到时候,太子爷就是纸糊的!

    越想越觉得心惊,越想越觉得悲凉。

    索额图对太子爷,是有感情的。虽然不是嫡亲的外孙,可是这些年,他们之间是交心的。

    如今,为他自己,为太子爷,索额图都觉得要撑住。

    浑浑噩噩之间,不知又过了多少时辰,才见一个小太监出来请:“索相,皇上有请。”

    到底是有了春秋的人了,这一会,根本起不来。

    小太监搭手,扶着他起来,一边扶着,一边小声道:“太子爷有话,索相当保重身子啊。”

    索额图听着一个太子爷,就欣喜莫名,可是后头这一句保重身子的话,就无比的失落了。

    事到如今,太子爷竟然只能叫他保重身子了?

    索额图终于站稳了,可是身子摇摇晃晃,腿就跟不是自己的一般,根本是走不了路。

    小太监扶着他,在原地蹒跚了许久,这才扶着他一步一步往殿中去了。

    到了殿门口,索额图只觉得头晕目眩。小太监不能再扶着,便退下了。

    索额图摇摇晃晃进了内殿,甚至看不清上首多少人,只看着那一抹明黄跪下去:“老臣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