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395章 胡闹
    “承乾宫啊。”叶枣紫禁城:“可是承乾宫的主人”

    当年康熙爷的额娘佟佳氏住在承乾宫。

    后来,先皇后孝懿仁皇后也住在承乾宫。如今的贵妃佟佳氏,也是一样的。

    她们无宠的,早死的如今活着的贵妃娘娘,一子一女都没有

    四爷侧头看叶枣,她一双眼水雾朦胧。

    四爷想,要是有朝一日住进紫禁城里,叫她住在哪里呢?

    承乾宫福气不够,以前觉得永和宫不错,如今也觉得不怎么好。

    四爷往下看去,紫禁城那么大,要是有朝一日住进去了就另起一个宫殿给她住又如何?

    “哪里是阿哥所呢?”叶枣问四爷。

    四爷指着南三所给她看:“这里便是了。这里爷住了好几年。”

    皇额娘死后,就住进去,直到娶了福晋才出宫。

    “那肯定有感情了。”叶枣笑道。

    “能有什么感情,院子不大,与三哥五弟住隔壁,什么动静都瞒不住。”四爷摇摇头。

    回想当初住阿哥所的时候

    哪里那么开心。那时候皇额娘过世了,额娘还没有正经认回他。

    三哥有荣妃娘娘惦记着,眼珠子似得护着,宠着,隔三差五就叫人来瞧,送东西。

    五弟这,宜妃是个粗枝大叶的,可也是隔日就叫人来,更有五弟是养在太后跟前长大,太后娘娘更是叫人来的多,来的勤快。

    那时候,德妃收这规矩,也就是十来日才叫人看看他,请安的时候去永和宫见一见。

    只有皇阿玛时常叫人来送东西,惦记着罢了。

    那时候年纪还每每三哥五弟那得了额娘送来的什么稀罕东西,四爷心里羡慕的紧。

    也就是那时候,四爷练出一副黑脸来,叫兄弟们看不出他的喜怒。

    “冷了?走走吧。”四爷见叶枣身子有些不自在,便道。

    “嗯。”叶枣点头,由着四爷拉着她在附近转悠。

    实在没什么好看的,他们又不打猎。

    只瞧着偶尔一只兔子窜过去,都叫叶枣感叹一声到底是古代,没有人为破坏自然环境,这动物就多的很。

    回去的时候,九爷几个也已经打猎回来了。

    他们这回收获颇丰,兔子好几只,山鸡好几只,还有一头梅花鹿,一头野猪,怎么也够吃了。

    晚间,四爷一早吩咐好了厨子伺候,他自己就去了三爷的帐篷外头去了。

    皇子们都在这里,烤肉喝酒,自在的很。

    叶枣这,有膳房的人伺候,也分了不少的肉,都要烤着吃。

    叶枣心里知道,要是四爷不特地关照的话,她是没有这个殊荣的。

    一般,她这样的级别带出来,就只有一个用处,晚上伺候四爷暖床。

    主子爷们吃肉喝酒,你就只能是膳房送啥吃啥的。

    所以,四爷安排了之后,叶枣一点都不矫情。

    膳房搭好架子,就开始烤野猪肉和鹿肉和野鸡肉了。

    兔子,叶枣叫膳房做了兔肉羹。

    这头野猪是个小猪,肉质很是鲜美,刷上蜂蜜,叶枣吃了一大块呢。

    不过,肉到底腻人,她吃了一块就吃不下别的了。

    又吃了几口兔肉羹就不吃肉了。

    阿圆几个,以及前院玉静,玉屑和玉悠都跟出来的,也一并都在这里吃了。

    这些肉也就不剩什么了。

    叶枣捧着切好的水果慢慢吃,吃点酸甜的,解腻。

    四爷回来的时候,显然是有点喝多了。

    他瞧着不住口吃奶丸子的叶枣,瞧着她红艳艳的嘴唇,就觉得下腹发紧。

    几步过去,没等叶枣请安,就将她抱在怀里:“都出去。”

    阿圆几个忙不迭就低头福身,退出去了。

    叶枣还咬着一个奶丸子呢,四爷只低头看着她有些茫然的脸:“好吃么?”

    叶枣傻乎乎的点头。

    四爷又低头,一股独属于四爷的气息笼罩下来,带着酒味,一点都不难闻,只叫人觉得心跳,脸红。

    不等叶枣回答四爷就含住她的唇瓣,一只手已将将她的腰身紧紧的箍住,将她整个人都提起来了。

    叶枣正要惊叫,四爷就将她的臀部扶着,将她竖着抱上了塌。

    一时间,叶枣也叫不出来,只被四爷压在了榻上。

    外头,苏培盛走远些,几个丫头也不敢站的太近,只有玉静和阿圆比较近,怕里头叫人听不见。

    过了许久,才传来四爷沙哑的声音,叫水。

    叶枣累的很,斜眼看四爷:“爷喝多了,竟是这样的。”

    够疯狂啊。

    “哪里就多了。”四爷这会子酒劲儿过去了,才不承认自己喝多了呢。

    叶枣哼了一声:“爷可真坏,还不承认了。”

    “不许闹,起来洗洗再睡吧。”四爷有些不好意思,拉着她坐起身子,给她披上里衣。

    帐子里有火盆子,一时间也不怕冻着。

    很快,丫头们就打水进来了,四爷和叶枣洗漱过之后,便躺回去。

    这一回,四爷睡着的很快,抱着叶枣,不多时就睡沉了。

    叶枣一时到是没有睡着,直到听着外头都安静了下来。感觉营地里,大约主子们都睡了,只有侍卫们守着,这才慢慢的闭上眼。

    不知过了多久,叶枣做了个梦,梦里头,是现代的时候家里的沙发。

    在那个便宜mèi mèi没来的时候,她很喜欢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上。

    梦里,只觉得那沙发摇晃的很厉害。

    叶枣迷惘的站在地上。

    也不知怎么,一睁眼,叶枣就觉得帐子动了。

    外头有人叫起来,叶枣一把推过去:“爷,地震了,快起来!”

    说着,就往自己身上套衣裳。

    四爷一睁眼,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就不好看了。

    他们的帐子是在半山腰的,要是地动的厉害了,只怕是有山石滚下来。

    “主子爷!主子爷!”

    “爷快出来,咱们得去平地上!”

    苏培盛和格图肯急吼吼的在帐子外头叫,一时间,不知哪里帐篷里有女子尖叫,整个营地一下子就乱了。

    叶枣穿好里衣,又是一阵地动,四爷也只是套上了里衣。

    他们胡闹的厉害,所以刚才洗过就睡了,都光着的。叶枣也不过穿着一个肚兜和亵裤罢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