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多谢福晋,福晋如今病着,要保重身子才好啊,要过年了,处处都少不得福晋您操心啊。”叶枣情真意切道。

    “嗯,我知道了,你回去吧。”福晋笑了笑,摆手道。

    叶枣福身,这才退出去。

    这回回去,才叫膳房做了吃了,这几年没这么饿过肚子,饿死了呢。

    四爷这头,一进城就进宫去了,皇子们也都一样,直接进宫。

    乾清宫里,见着了康熙爷,见他果然完好无损,才都表示松口气了。

    “好了,都各自去瞧瞧你们额娘吧,朕这里无事。”康熙爷见儿子们这么有孝心,自然是笑着的了。

    四爷等人这才告退,出了乾清宫。

    四爷下意识的往太子的毓庆宫那边看了几眼。

    三爷就笑道:“这可真是哪都没事,就毓庆宫里塌了屋子!”

    说着,摇摇头,去看他额娘荣妃去了。

    三爷和五爷,九爷,八爷走了降福门,荣妃,宜妃,良妃,都在西六宫里住着。

    十三爷也跟着九爷走了,他妹子,养在宜妃那。十爷想了想,也跟着去了,他也没有额娘了。

    只有四爷和十四爷两个走的是景和门,往东六宫去看德妃娘娘。

    只剩下兄弟两个,未免有些尴尬。

    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十四爷就不敢撩拨了,规矩十足。

    永和宫里,丫头们一见着十四爷,就高兴坏了,不过上前请安,还是欢喜见着两个阿哥爷的样子。

    德妃已经迎出来了,第一眼就看着十四爷。

    四爷看的很是清楚。他低头,掩住眼里的讽刺请安:“给额娘请安。”

    “起来吧,都回来了额娘就安心了。”德妃看了好几眼十四爷,这才看四爷。

    “有吃没有?饿死了!”十四爷到底还不会顾及哥哥的面子,他一回了永和宫,就跟鱼儿进水一般的自在。

    德妃心疼的哟,马上就叫人去拿点心了。

    七八样,都是十四爷爱吃的。

    四爷坐在那,就那么看着,一言不发。

    也是德妃半晌才察觉自己不管老四有些不对,又一看,叫人拿来的都是十四爷爱吃的,就有些尴尬。

    “去,拿些老四爱吃的点心。”一时半会的,她竟想不起老四爱吃什么

    倒是,一张嘴,就知道十四爱吃什么了。

    “多谢额娘,儿子不饿。”四爷起身道。

    “多少吃点,午膳就在额娘这里用吧。”德妃不自在道。

    十四爷这会子,看了一下桌上摆着的点心,手里那块芙蓉糕,就说什么也吃不下去了。

    额娘好像刚才把四哥忘记了。

    “四哥,这不错,您尝尝?”十四爷推了一下芙蓉糕,小眼神有些忐忑的看着四爷。

    四爷点头,就随意拿了一块吃了起来。

    德妃对四爷有心结,可看着四爷和十四爷亲近,还是满意的。

    亲兄弟能互相亲近,那是好事,以后也能互相关照不是?

    这一顿,自然就留在永和宫里了。

    毓庆宫里,太子爷坐在书房里,沉默的很。

    一大早,宫里清点过之后,只有毓庆宫里塌了一处库房,皇阿玛的脸色就不好看。

    看着他的时候,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叫他真是觉得如芒刺在背。

    这会子,更是传来京城都没有几处有事的,塌了的房子多是年久失修的。

    这更是显得他这里有问题了。

    有那些个有野心的兄弟在,不出几日,京城里就会知道,是太子爷没有德行,这才导致地动塌了屋子。

    而皇阿玛是一定不会维护的

    甚至,眼下还不知哪里灾情最严重,等到时候,只怕会被一并说起

    天灾,便是上天的惩罚,为什么惩罚呢?

    如今,整个宫里就已经知道了。

    都是这么传说的,就是因为太子无德不贤,上天降下灾祸来提醒太子的。

    四爷回府之后,没去正院,只叫苏培盛去看了一眼就罢了。

    不过次日,就传来消息,原来是直隶的定州地动了,不过也不算太严重。

    只当地几个村庄被震塌了,死了些人。

    因为地广人稀,所以零零散散的几个村子受灾,至于城里都还好。

    这一次,三爷四爷被派出去,去灾区巡视,因为是直隶,所以就算是灾情不严重,也要皇子出面去看看,也是表示天家重视百姓的意思。

    三爷四爷不过去了直隶才四日,太子爷无德的话就传开了。

    在百姓中,是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您说那怎么也没死多少人啊?

    哎,那就是老天爷的提醒和警告啊!要是太子爷还是这么无德,下回就出大事了!

    四爷听着苏培盛学外头的话,叹口气:“百姓无知,只是这样的事,怎么传播的这么快?”

    “京城离着这里不远,这消息,说传出来就传出来了。如今京城里都不知道传承什么样子了。”苏培盛叹气。

    太子爷也是倒霉,宫里哪里都没事,就他的毓庆宫塌了仓库,真是说什么好呢?

    果然,四爷等人回京的时候,京城里已经是沸沸扬扬的流言了。

    此时,已经是腊月二十四了,小年都过了。

    因四爷等人在外,便一切从简。

    不过,康熙爷倒是往三爷和四爷府上送了不少东西,奖励他们的意思了。

    次日上朝,就没见太子爷,他病重。

    也是上回病着就没有好,加上这件事,更是病的厉害了。

    康熙爷此时也没有在做什么,要是就此逼死了太子爷,他也不忍心。

    索额图那,听流言更早,也更是病的厉害了,连身子都起不来了,只能每日里喝些汤水维持,竟是病入膏肓的意思。

    整个京城里,有即将过年的喜悦,更是压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从上到下,竟没有一处是能欢声大笑的。

    四爷府上,因为福晋病着,也是一样压抑。从里到外的,今年这个年,竟是这也压抑着过的。

    腊月二十六,封笔不上朝了。

    四爷也算是歇着了。

    府里,福晋没有好,过年不能进宫了,四爷也就不打算带着李氏进宫。只安排了,除夕和初一,大格格二阿哥三阿哥一起进宫,叫苏培盛带着。

    过了这几日,就孩子们也不必去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