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正心里瞎琢磨呢,就听四爷道:“锦玉阁里无事吧?一会去用膳。”

    苏培盛就想抽自己一个漏风大巴掌!

    呸,叫你瞎琢磨,你才失宠呢!人家锦玉阁里的宠爱啊,稳固着呢!

    主子爷为什么不问?那是存着一会就过去的心思呢!

    这纽祜禄氏格格这里,不过是看一眼罢了。

    那锦玉阁里,吃了晚膳,可不就留下了?

    南院,纽祜禄氏见四爷来了,忙不迭下地迎接。

    耿氏和张氏也出来请安。

    四爷摆手:“都起来吧。”

    “这些时候忙碌,没空来瞧你,你身子如何?”四爷看着纽祜禄氏问。

    “多谢爷关怀,奴才很好,今儿太医来瞧过了,说奴才满了两个月了,胎像稳固呢。有姜嬷嬷照看,奴才身子也好,精神也足。”纽祜禄氏大方道。

    “那就好,进去吧。”四爷道。

    屋里,姜嬷嬷也跟着进来了:“纽祜禄格格的身子底子好,怀孕的时机也好,所以,胎像稳固的很。如今能吃也能睡,这一胎一定是个健康的孩子。”

    四爷点头:“那就好,有劳嬷嬷辛苦了,还是要辛苦些时候,直到她生产,嬷嬷就住在这里吧。”

    “是,奴才本也有此心的,奴才年纪有了,这点经验还是有的,一定好生照顾格格。”姜嬷嬷福身。

    说罢这话,姜嬷嬷就退出去了。

    私心里,她对这个纽祜禄氏还是满意的。四爷要是与她亲近起来,也不错。

    福晋阴毒,李氏小家子气。要是以后府里还要立侧福晋,那这纽祜禄氏就极好。

    倒也不是姜嬷嬷不喜欢叶枣,但是年纪大的人,总归是喜欢这种落落大方,长得端正大气的女子的。

    叶氏那样的,到底不够庄重些。

    再说了,喜欢不喜欢的,立侧福晋也轮不上一个侍妾啊。

    所以,姜嬷嬷就只等做到也不和叶氏交恶了。

    屋里,纽祜禄氏伺候四爷喝茶。

    四爷挥手叫她坐下:“你如今有孕,不必辛苦了。”

    纽祜禄氏忙谢过,这才坐在四爷身边。

    她不能喝茶,喝的是白水。

    四爷陪着她说了一会话,大约坐了半个时辰,便起身:“你好好歇着吧,有空爷再来瞧你就是了。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姜嬷嬷说。不要委屈了自己。”

    “是,奴才知道了,奴才送送爷。”

    四爷见她想要送,便点头,瞧着奴才给她披上斗篷。

    出了院子。

    四爷走后,纽祜禄氏被扶着回去。

    她想着,四爷虽然宠爱叶氏,可到底她有了孩子。

    这一点,叶氏就比不得,何况,叶氏是侍妾。

    她只需要将这个孩子好好生出来,那就站住脚了。

    格格也不怕,阿哥自然更好了。

    四爷到了锦玉阁,就换了一身衣裳。

    苏培盛低着头,心里再次唾弃自己。

    瞧你是不是瞎了?主子爷这一颗心,火热着呢,哪里就有叫锦玉阁失宠的意思?呸,瞎了你这狗眼。

    叶枣亲手端来银耳汤:“爷喝一碗吧,我今儿想喝,叫她们炖的。这是银耳莲子和百合,炖的正好,银耳软糯,莲子也正好吃。”

    “嗯,这个吃了好,你多吃,只是这都要吃晚膳了,莫不是吃了这个就不吃了?”四爷不赞同道。

    “哪能呢,我最近能吃着呢。要把爷吃穷了。”叶枣嘻嘻笑。

    半月有余不见四爷,还真是挺不习惯的了。

    “你只管吃,爷还能少了你一口吃的?也不知你吃到了哪里。”说着,四爷剜了一眼叶枣的前胸:“不长肉。”

    叶枣一羞:“爷太坏了。”

    四爷也不过是随意逗逗她,毕竟也不是那么轻佻的人,便低头喝汤,不说了。

    叶枣哼了一声,这才开始喝。

    觉得有些不甜,又从一边的小碟子里,挖了几块小冰糖加进去进去,用勺子慢慢搅拌,等着冰糖化开。

    两人吃完了银耳汤,也不着急叫晚膳了。

    叶枣便问道:“爷见着那个阿信达了?如何啊?”

    “有些心机。”四爷倒是也不至于不和后院女子说,只要问了,不是什么机密,说了就说了。

    “哎。”叶枣叹气,往四爷怀里一歪:“爷要亲自送嫁吧?”

    “嗯,已经请旨了,皇阿玛还没有回复,想必是要去的。”四爷点头:“爷走了,你要乖些。”

    “我哪里不乖了?爷走了,我老实的很,人家要是欺负我,我都忍着。”叶枣白眼。

    “没人欺负你,爷这回,怕是要走一个月。皇阿玛今年,怕是要南巡。”四爷想了想:“到时候带你去。”

    “多谢爷,那我可要叫人准备着。”这时候的江南,肯定很美了。

    “淘气,要是皇阿玛去,就带你去。不去的话,以后也有机会。”四爷想着,已经停药半年了,这小狐狸也该有动静了。要是有了身子,那就不能出去了。

    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等她生了孩子再去不迟。

    想到这,四爷就将她搂紧:“怎的还没动静?”

    叶枣愣了一下,有点不解,等想清楚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爷半个月不曾来,我”这要是有了,那才是要死了!

    四爷有些尴尬,随即道:“那爷常来。你也争气些。”

    “爷如今纽祜禄格格不是也有了么。”叶枣倒是有些不解了,她一个侍妾,生的孩子

    四爷难不成指望着他顶门立户不成?

    还着急上了。

    “她有了难不成以后能替你做主?”四爷瞪眼。

    小狐狸这是傻么?虽然孩子都是四爷自己的,可以后人家生的孩子,能照看她?给她做主?

    “知道了那我我着急也不成啊。”叶枣心里发暖,不管怎么说,四爷是真的为她考虑的良多。

    “嗯,是要靠爷。”四爷有些不好意思道。

    叶枣将头往四爷脖子里一埋,对着他的脖子就咬了一口。

    四爷吃痛,嘶的一声将她抱住:“牙尖嘴利!”

    说着,就亲上她的嘴巴。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才不再腻歪了。

    实在是都饿了。

    晚膳上桌,四爷就很满意,他忙乱了半个月,实在是很需要好好吃一顿。不需要一桌几十个菜,只需要都对胃口就很满意了。

    这一点上,叶氏做的极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