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咕嘟嘟冒着热气的砂锅里,是鱼丸子汤。汤底本就是用鲫鱼熬出来的,又煮上香滑的鱼丸子,粉丝等。

    卤牛肉,叶枣叫人卤的时候就放了些辣椒,如今沾着老陈醋,正好吃。

    高汤小白菜都是用的白菜芯子,嫩黄的颜色。

    羊肉炖的烂烂的,上头撒着翠绿的葱花,瞧着就好看。

    凉拌的黄瓜丝儿,清炒的豌豆苗,玉兰片,木耳山药。

    酸笋老鸭汤,清炒藕丝儿

    虽然只有十来个菜,可是四爷看着就觉得饥肠辘辘。

    阿圆给四爷盛了一碗汤,又盛了一碗米饭。

    这是东北运来的米,颗粒长,劲道的很。

    四爷喝了几口鱼丸子汤,只觉得鲜美无比,粉丝正好吃,丸子也是弹性十足。

    就连白米饭,也觉得香。

    叶枣给四爷夹了一筷子小白菜,四爷也全吃了。

    叶枣不想吃米饭,就沾着醋碟子,吃蒸饺。

    蒸饺是三鲜的,也很好吃。

    四爷三碗米饭吃完,叶枣也吃了一笼蒸饺,喝了一碗汤。

    两个人吃的饱饱的,四爷觉得,这半个月的劳累都没有了。

    虽然天天宫里饮宴,可是哪天也吃不好。

    这会子吃饱了,竟觉得困乏的厉害,恨不能马上就睡了才好。

    到底还是撑住,叫苏培盛拿来了笔墨纸砚,写了一会大字。

    正院里,得知四爷回来就先去看了纽祜禄氏,然后去了锦玉阁,福晋就很是不高兴了。

    “纽祜禄氏还真是命好。”如今有孕了,四爷看着还是很看重的。

    “主子不必多想,您身子好了,眼下最要紧的是九公主出阁的事。其余的也不着急。四爷肯定要送嫁的,怕是没有一个月回不来。”杨嬷嬷道。

    “姜嬷嬷看的紧,便不必说了。”福晋摆手:“横竖我没有儿子。这纽祜禄氏生了儿子,李氏可是最受影响的,她难道坐得住?”

    不管是晋位,还是以后孩子的尊贵上,李氏都是最应该坐不住的呀。

    “主子还不知李氏?她小家子气的很,也就是会侍宠生娇罢了。”杨嬷嬷笑道。

    李氏这个人啊,得宠的时候,趾高气昂的。

    这么些年,做的最有魄力的一件事,就是将叶氏打了个半死。

    可惜,终究是打蛇不死,终受其害。如今叶氏可不就把她当成第一号的仇人了?

    要么不下手,要是下手了,就一次做到底。

    绝了她也就罢了。

    李氏以往,不过是罚跪,万年不变的罚跪

    可这几年,她还敢么?

    所以,谋害纽祜禄氏的孩子,她不敢。

    要是换做以前她得宠的时候,也许还敢试试,如今么她更是没胆子了。

    李氏终究是太过小家子气了,她最大的作为,也就是争宠了。

    福晋点头,心里也认同。

    夜里,四爷搂着叶枣,很是折腾。

    素了半个月,四爷就算是累,也不可能放过叶枣的。

    她抱在怀里,柔软的不像话,处处都是yòu huò。

    四爷可以直接说,就是忍不住。

    自己的女人,忍着做什么?

    所以,当然要享用一番了。

    叶枣被他弄得浑身都没力气,也不知折腾了多久,折腾了几回,这才算是洗漱过睡了。

    可一早,四爷起来,又折腾了一回。

    叶枣气的使劲踹四爷:“早晚折腾不动!”

    四爷被她这句话气乐了,提着她的一条腿就又入了进去:“实在不乖,竟盼着爷不好,叫你好好试试是不是不好!”

    正是二十来岁的男人,哪里能听这句话?

    叶枣叫苦不迭,可也知道,这回真是自作孽!

    于是,又被吃了一回,四爷这才悠然穿衣起来。

    穿戴好了,亲自给她套上里衣:“再睡会,爷去户部。晚上来找你。”

    “不许,今儿不要来了,我不成!”叶枣苦着脸:“你莫不是要折腾死我了啊?”

    四爷失笑,使劲揉她有些乱的头发:“听话,好好的,晚间来瞧你啊。”

    叶枣气呼呼的哼了一声,闭眼不看四爷了。

    四爷瞧着好笑,低头亲了亲她的嘴,这才起身走了。

    出了外间,吩咐人好生伺候着,叫她睡醒了吃点东西。

    下午,荣贝勒来找四爷:“四哥,你忙完了没有,要是忙完了,咱们去茶楼坐坐?”

    这是有话说的意思了。

    四爷手头上也没什么事了,便点头,随他出了户部,往茶楼去了。

    到了地方,就见冯天云迎出来:“奴才给四王爷请安,四王爷吉祥。”

    “不必多礼,楼上走吧。”

    这个茶楼里,来往都是贵人,所以,小二也很是不吃惊。

    楼上已经预备好了房间,泡上上好的茶,上了点心,小二就失去识趣儿的赶紧出去了。

    “四哥,今儿我找您出来,是冯爷有事找您。您瞧这个。”荣贝勒坐定,就将一个单子给了四爷。

    四爷看了一眼冯天云,这才拿起单子。

    四爷一边看,冯天云一边解释:“这是伙计们去江南进货的时候发现的。去年年中开始,江南三大家就开始囤米粮了。可江南本富庶,几年都是好收成,就是寻常百姓们,也不怕没饭吃。”

    “可是去年下半年,雨水太多了,倒是两广收成受了影响,直至今年,就要断粮了。”冯天云笑了笑:“许是奴才想多了,只是报给爷知道。要是奴才想多了,耽误了爷的功夫,那是奴才不是。可是要奴才没有想多”

    毕竟,要是户部收粮食,为了抵御天灾也就罢了,但是

    这手笔,显然不是户部。

    户部收的话,那是官府主事,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四爷点了点头,细细的看着单子。

    单子上,正是冯天云打听到的店铺,都是米铺子和面铺子。竟有七成多都是三大家的。

    其余不到三成,是其余商户,想必是跟风。

    “这事爷知道了。”四爷看完,表示知道了。

    这事,不敢下决断。

    这三大家,是皇阿玛的心腹,这件事也许跟皇阿玛有关。

    可是,就算是皇阿玛的旨意,暗地里收粮食,以后就不可能直接给百姓,那么,又是什么意思呢?

    皇阿玛缺银子?

    不不不,这样说不过去,那就还是三大家自作主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