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还没走呢,叶枣就在锦玉阁里,见着了叶桂。

    “姐姐!”叶桂福身,激动的叫。

    叶枣瞧她,丰腴了不少,精神也很足:“看来过得不错,坐下说话。”

    “多谢姐姐,是舅舅传话,叫我来瞧姐姐,本来嫂子也该来的,可嫂子怀孕,害喜厉害,起不来了。”叶桂道。

    叶枣这才看出来,叶桂也怀孕了,肚子都不小了:“你这是几个月了?”

    “六个月了呢。”叶桂含羞一笑,自打幽魂,她日子过的越发舒心了。

    婆婆没给塞人,夫君也没睡通房,眼见是要等她生出来再说了。

    “恭喜你了,也恭喜嫂嫂。”叶枣一笑。

    心说,mèi mèi都有了,难怪四爷嫌弃她不怀孕了。

    “我这里,一大早四爷传话,说是有人进府拜见呢。”叶枣笑道:“我估计就是你。”

    “姐姐可好?这大半年的没有个音讯,我心里急得很呢。”叶桂皱眉看叶枣。

    心里知道她身份低,不好往外头递话,只心疼她艰难。

    “挺好的,我虽然出不去,不过时常知道你们的消息,你们都好,我就好。”叶枣笑,这还真是实话。

    叶桂的夫婿,钱探花是个本事的,倒是父子两个一起帮衬着叶枫,都在翰林院里站稳了。

    家里安稳了,府里的叶枣也就不错。

    “前儿收到了阿玛的家信,说是那边也好,姐姐不必担心。特地问候了姐姐的。”叶桂道。

    “嗯,都好就好。瞧你这样,婆家对你也好吧?”叶枣对叶明远越来越懒得多问了。她也听四爷说过,叶明远如今做的不错。

    叶桂一笑,点头。

    心里却是叹气,姐姐对阿玛,终究是有了隔阂了。

    也是,当初多疼爱她们啊,自打嫡母生了一对儿女,就都不一样了。

    虽然信中是问候了一句,不过也就一句

    不咸不淡,没有什么担忧的意思。

    倒是问哥哥和钱先林多些,毕竟他们如今都在翰林院里供职。

    阿玛

    如今哪里还顾得上一个在郡王府上做侍妾的女儿呢?

    毕竟,侍妾永远是侍妾。

    “你回去告诉哥哥嫂子,别劳累,有了身子就好好养着。如今哥哥有了官职,就不差那点银子了,嫂子的嫁妆也丰厚,别因为一点家事,就劳累坏了。”上一胎,不就是累没了的?

    “是,我也劝了。嫂子心强,处处怕哥哥跟不上,饮食起居,处处都是极好的。”叶桂叹气:“不是我说,如今一儿半女尚未有,嫂子就已经是掏心掏肺的对大哥了。要是以后,大哥对不住嫂子,我都看不过去的。”

    一般女子嫁人了,前几年还没孩子,哪里会用自己的嫁妆贴补婆家?

    “我虽然没见过,但是听你们讲,也知道大嫂是个热心的好人。好在哥哥死心眼,不是个花心的。”叶枣笑了笑。

    叶枫还真不是个花心的,他本人就长得好,丫头们愿意贴上去。

    公道的说,当年的塞米尔氏也没有往叶枫屋里塞人的毛病,都只是一心盼着他好好上进的。

    所以,那么多年,叶枫是没有通房的。

    “是啊,哥哥嫂子如今很是甜蜜,我看着都害羞呢。”多好啊,公公婆婆不在跟前,正是小两口培养感情的时候呢。

    “那就好,不说这些了,你们都好好养着身子吧。嫂子还好,到底阿玛额娘不在。你这里,我是盼着你一举得男的。”这个时代,还是有了儿子,才是依靠啊。

    “有个老郎中瞧了,说九成是儿子呢。”叶桂害羞道:“婆婆也说了,不怕是闺女,先开花后结果也是好的。”

    这一点上,钱家确实没有做出极其想要儿子的样子来。

    虽然,钱先林的长子,那是嫡长孙了。

    “是最好,不是也不要灰心。有时候,你自己灰心了,才会叫旁人对你不好。我看钱家明白事理的人家。只要你不出格,他们不会磋磨你。”叶枣拉着叶桂的手:“哥哥到底是男子。嫂子虽然是极好的,可是嫂子不及妹子。所以,我最担心的,还是你。你自己把自己照顾好,不管叶家如何,你在钱家都好好过日子。”

    “是,我我谢谢姐姐。”叶桂哽咽。

    “好了,怀着孩子哭什么?”叶枣收回手:“阿圆,给我们弄点喝的吧,瞧着怀孕了能吃,吃了好的。”

    “哎,奴才去膳房要吧。”正好有呢,阿圆点头琢磨。

    如今,纽祜禄格格有孕,膳房一定会备下些能吃的,合适的,要一点来就是了。

    膳房里,果然是有的,阿圆一开始就说了,是她们姑娘的妹子来了,正好有孕。

    免得膳房误会,在府里又弄出什么不好的动静儿来。

    膳房自然不会舍不得,倒是弄了不少点心和汤水。

    吃过之后,叶桂就回去了,这回没有留膳。

    四爷也没时间过来,叫人传话之后,就在前院忙着。

    叶桂回了钱家,拜见张太太。

    张太太叫人扶着她坐下:“你别辛苦了,你姐姐可好?”

    “好呢,姐姐一如往常,多谢母亲关怀。”叶桂道。

    “那就好,可怜见的,陷在那里。哎。”张太太叹气。

    叶桂心有戚戚,点头。

    “你月份大了,身子沉,以后只管好好歇着,府里的事,你mèi mèi成亲的事,都不要太操心。我还能动,就替你周全着。你mèi mèi出阁那一日,你露面就是了。”

    这个mèi mèi,说的是钱家的姑娘,钱秀玲。

    “多谢母亲,那儿媳妇就舔着脸歇着了。”说是这么说,但是该出面还是要出面的。

    “好了,回去歇着吧,老大这几日回来的迟,你不要等她。怀孕的人最是怕饿,一时要是饿了,那是一刻也等不得的。”她是打这时候过来的,最是知道那要是饿了,抓心一般的难受。

    叶桂应了,这才告退出来。

    一出来,就迎面遇见了钱家老二钱应林。

    钱应林忙见礼:“嫂嫂好。”

    “二叔好,二叔拜见母亲么?我却是要回去了。”熟悉了之后,叶桂对这个小叔子也极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