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408章 要命的大事
    四爷等人起程不过三日,紫禁城里,康熙爷就接到了折子。

    两广旱情严重,广西尚可,广东竟是赤地千里,饿殍遍野。去年的时候,两广一些地方是报了有旱灾的。

    可报上来的,不过是与历年差不多的情形。

    朝廷拨些粮食也就差不多了。

    可如今才知道,原来这广西境内,不少地方旱情相当严重,几近于颗粒无收。百姓流离失所,饿死不知凡几。

    这才有人冒死北上告状来了。

    灾情最严重的,便是平远,是几乎是是个县城九个空了。

    可当地知府,也就是平远知府范文珍,竟然试图瞒天过海。毕竟,要是瞒过这一年,等收成好了,就可以渡过去了。但是一旦叫上头知道了,轻则丢官职,重则就是流放,甚至丢了性命。

    而两广总督噶礼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竟听之任之。

    也不知收了多少银子。

    康熙爷岂能不生气?这噶礼是他的人,说一句心腹也不为过。

    竟做出这等事来。

    “来人,着刑部去将那范文珍锁拿进京。传旨,叫噶礼回京自辩。”康熙爷气呼呼的将折子丢下去。

    众人忙跪下了。

    这件事,他们知道的比较早,一早就等着皇上的旨意呢。

    这会子,刑部官员忙应了,就安排人,马上出发,往广东去了。

    最严重的就是平远城了,至于叶明远的上司刘文焕,说句有点冤枉都不为过。

    纯粹是被扫了台风尾了。

    虽然这赣州也有旱灾,但是比起平远来,好了不知多少倍。

    至少百姓走出去的不多。

    可是有时候人的点子背,那就没法子。

    最初,这百姓状告的,可就是他!

    当然,点子背的,不光是刘文焕。

    还有更背的,是太子爷。

    这范文珍有个女儿,是太子爷后院的一个格格。

    其实,进了毓庆宫多年,既无所出,也没有宠爱,透明人似得存在着。

    可是架不住她阿玛出事。

    范文珍还没有锁拿进京呢,康熙爷就知道了范文珍的女儿是太子爷的格格。

    这范文珍与太子爷,自然是有些来往的。

    如今这个时代,政治婚姻是很流行的。这范文珍的女儿是太子爷的格格。范文珍自然是要站在太子爷这一边的。

    所以,要说他们之间丝毫没有来往,那简直不可能。

    范文珍不是个贪婪名声在外的人,所以太子爷多年来与他有来往,也没有太过防备。

    谁知,这范文珍不出事则已,一出事,便是这样要命的大事。

    一时间,如何说得清楚?

    康熙爷正是盛怒中,就算是前些时候可怜太子爷,对他宽容了不少。

    可眼下这件事一出,哪里还管的了他身子如何?

    当着朝臣的面,就开始痛骂:“不成器的东西!竟教唆着你那便宜亲戚如此不把百姓的命放在心上!身为知府,竟如此枉顾人命!竟如此不知廉耻!”

    “他范文珍不是借着你的势?否则,岂敢如此胆大包天?”

    太子爷心里苦的就像是吃了一斤黄连。

    可要说他能挺着腰杆子说与范文珍没关系,他说不出。

    就算是他明明很冤枉。

    可是,去年入冬时候,范文珍还是叫人送来了不少礼物。

    是给太子爷过年的年礼。

    这一笔,怎么说清楚呢?

    所以,只好磕头:“儿臣识人不明,可着实不知范文珍会如此行事啊。”

    “你不知!你知道什么?瞧你毓庆宫结交的都是什么东西!猪狗不如!”康熙爷有些失态了。

    事实上,就算是毓庆宫的人,可还不是康熙爷的圣旨,才能叫范文珍去了平远做了知府?

    可是这时候,他已然暴怒,怎么会讲理呢?

    可这话,终究是骂的过了。

    竟不知是骂范文珍呢,还是骂太子爷呢

    太子爷只是磕头,除了儿臣一概不知之外,再无话可说。

    康熙爷暴怒的情绪渐渐的从太子爷磕头的行为中,缓过来了。

    下头,文武百官都跪着,战战兢兢,一句话也不敢说。

    康熙爷恍然间想,老大老四哪去了?

    后来一想,哦,送九公主去蒙古了。

    想到这,这才低头看依旧在他脚边磕头的太子。

    太子的额头已经见了红,大理石地板上,也已经有了痕迹。

    他还在一遍一遍,不知疲倦的磕头。

    一句一句,只有儿臣一概不知。

    康熙爷才压住的怒气,就显现又爆出来了。

    他觉得,太子爷是在使苦肉计

    可内心里,也还是心疼他的,这是他手把手带出来的孩子

    “好了,你不必磕头了。回去吧!是非曲直,朕自有公断。”康熙爷摆手。

    太子爷迟钝的又磕了几个头,这才恍惚:“多谢皇阿玛,皇阿玛圣明。”

    慢慢的起身,竟头晕的厉害,险些栽进了康熙爷怀里,还是李德全一个箭步上去扶着他:“太子爷当心。”

    “好了,送他回去吧。”康熙爷见太子脸色苍白,额头流血,终究不忍道。

    李德全哎了一声,招手叫两个小太监过来,一左一右,扶着太子爷出乾清宫,回毓庆宫去了。

    太子爷是脚步轻浮的回去的。

    两个小太监将他送进了书房,这才敢走。

    即便是太子爷如今威严大不如前了,可是要想弄死几个太监还是方便的。

    所以宫里并没有谁敢对太子爷不敬。

    只是,小太监们不知道,今日之后,太子爷在朝中以及百官中的威严,又要降低不少了。

    当着文武的面,这么被骂他岂能好?

    太子爷头疼,可是康熙爷没说叫太医,他也不叫。

    只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心里似乎是什么都想不到了。

    不光一个范文珍,走到今日这一步,他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一切都是皇阿玛伤着腿那一年开始的吧?

    皇阿玛身子伤着了,所以怕他篡位么?

    太子爷讽刺一笑。

    既然怕,何苦封太子呢?

    要是他如今只是皇子多好啊。

    过了半个时辰,乾清宫还是叫太医来了,看过之后,太子爷就睡了。似乎是累极了,什么都不想管,只是想睡觉。这一觉,就到了次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