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409章 范家父女
    一大早,天刚亮,太子爷根本不想起来。就见太监东宝急慌慌的进来:“爷,范格格殁了”

    “范格格?”太子爷头疼的厉害,有些不太清醒了:“哪个范格格?”

    “哎哟,就是那范文珍的女儿啊,范格格啊!她她自尽了!”自尽是大罪,如今范家已然这样了,一个格格又自尽了。

    怕是要牵扯太子爷的。

    “是悬梁,瞒不住啊。”东宝急道。

    “哦,死了?”太子爷慢慢的看过去:“既然死了,就好好的发葬吧,不必害怕。”

    不会比现在更惨了。

    不多时,就见太子妃急急忙忙来了,一进来就跪下了:“臣妾有罪!”

    “你又怎么了?”太子爷问的很轻,就像是询问,你怎么也来了?你们顺路么?

    “臣妾臣妾只是说了范氏几句,她竟想不开至此,臣妾该死啊。”太子妃吓坏了。

    她不过是听着范家出事了,太子爷最近一直不太好,心里着急,这才叫来范氏骂了几句罢了。

    她是听着昨日的事,觉得太子受了委屈全是因为范家罢了。

    一早起,她顾不得梳妆,听闻范氏自尽了,忙来了前头。

    其实范氏是个极其低调的人,进了毓庆宫这些年,无宠无子,脾气也软和。没有与谁争辩过。

    太子妃后悔之余,又痛恨范氏自尽!

    不知自尽是大罪么?这可如何是好啊!

    事实上,范氏是个极其软弱的人,听闻家里阿玛出事已经惊吓的够呛了,这时候,太子爷没有安慰一句也罢了。

    下面奴才就开始对她不好了。

    太子妃这一说,她就断了生的念头

    范家是没救了,这么大的罪过,肯定是要杀头的。

    她死了,还连累谁呢?这一想,便悬梁了。

    正是好好的二十来岁的姑娘,说没有,就没有了。

    没有人在意她的生命,他们在意的,不过是范氏的死,会对毓庆宫,对太子爷,甚至太子妃有什么影响罢了。

    就好比你投井身亡,没有人在意你死的凄凉。那口井的主人,却会怪你脏了井水罢了

    有时候,人的命,便是这般不值钱。

    “好了,你起来吧。”太子爷这会子,浑身无力。

    一点也提不起兴致来发火,或者是悲伤。

    他只是被一种无力感填满了整个身躯,只想安静的躺着。

    “这件事不怪你,范氏自己想不开罢了,该怎么办,就这么办,不必瞒着。”瞒着有什么意思?

    到时候不是又叫皇阿玛找个理由骂他么?

    太子爷到底是打小的太子爷,他习惯了被众人捧着,奉承着。

    习惯了高高在上。

    他真的不习惯被骂。

    尤其是,大庭广众之下被骂。

    可是如今也快要习惯了。

    太子妃心里又是惊恐,又是疑惑,又是担忧。

    她看得出,太子爷此时的样子很是不对。

    可是又不敢多话,只好应了一声,出去了。

    心里还为难不已,范氏的身后事这怎么办呢?

    她自尽,要是按照实情传出去,就不能正经办。

    可是,要是太过潦草了,不是显得毓庆宫没有人情味?

    毕竟,出嫁的女儿,家里就算是再大的罪过,就算是造反了。只要皇家没有点名追究,那就是与出嫁女无关。

    何况,范文珍这件事,肯定不能与范氏有关的。

    如今就随便送出去,那不是显得毓庆宫太无情?以后谁还依附太子?

    太子妃深深地叹气,回去了。

    太子爷起来,只喝了一碗粥,就又躺回去了。

    昏昏沉沉的,也不知想了多少,想了什么。

    康熙爷听了李德全报之后,倒是没有说什么。

    一个妇人,死了便死了。

    这事怪不得太子。

    “送出去就罢了,太子如何?”

    “回万岁爷的话,太子爷惊惧过度,又加之之前的病没有全然好了,这回又是伤着了头。太医的意思是,要静养些时候才好。不然落下病根儿以后就不好治了。”

    “嗯,那就叫他养着吧,叫太医每日里去看看。”康熙爷摆手。

    李德全应了,出去安排了。

    始终站在殿中的宁神医,掩住眼里的精光,心里已然是有了计较。

    只做不知,皇上不叫,他就不过去。

    也亏他八十几的身子了,也能站的动。

    范格格便这样送出去了,只当是毓庆宫没有过这个人。

    十几日之后,范文珍回京的路上,听闻女儿已经殒命的事。

    心下一惊,便怀疑是太子爷逼死了女儿。

    这时候,太子爷自然是要明哲保身的,怎么还会管他呢?

    又是恨,又是气,竟一点都不怕死了。

    他一辈子之后三个孩子,范氏是长女,下面还有一儿一女。

    眼下眼看着是都活不成了。

    他本就极其疼爱长女,否则也不会年年都往毓庆宫送那么多礼物了。

    可女儿一贯不得宠,太子爷也不在意她。

    只看在他面子上,没叫范氏过的太艰难罢了。

    如今,竟是逼死了她!

    范文珍满心都是凄凉和恨意,想着自己一家子就这样要死了,怎么也不甘心。

    范文珍大喊大叫的要写供书,刑部官员岂敢耽误?

    忙将他的枷锁去了,拿来纸笔,放了个合适地方叫他写。

    只见那范文珍,着实一笔好字,龙飞凤舞,似乎带着无尽的恨意落笔,一字一句竟是石破天惊!

    他细细写来,竟是太子爷知道了他管辖的平远如何灾情严重,担心皇上降罪时候连累到毓庆宫。

    所以下令叫范文珍将此事隐瞒不报。

    而噶礼那里,也是太子爷的授意,他才送去了白银十万两。叫噶礼视而不见。

    而这些年,范文珍年年都往太子府送礼,皆为太子爷索取之故。

    桩桩件件,竟都是太子爷的意思。

    将此事的主谋直接定成了太子爷。

    刑部官员只看着这黑子白纸就已经吓着了。可见这供状送去了乾清宫,皇上如何震怒?

    就算是说一句动摇国本也不为过了。

    只看这供状,就是好大一股杀气,如今皇上与太子爷关系本就不好这要是送上去了

    范文珍只是笑,叫众人觉得惊慌不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