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心里也是叹气不止,主子也太不会办事了。

    就算是亲儿子也是要慢慢来的,这么来,还有多少亲近啊?

    将四爷送出去,蔡姑姑赔笑:“四爷也是实在辛苦了,刚回来就办差。”

    “嗯,些许小事,姑姑不必担心。好好照顾额娘就是了。”蔡姑姑伺候了德妃一辈子了,自然是有脸面的,四爷也惯常给她脸。

    “哎,主子知道四爷您最是心疼她,心里肯定高兴的。就是您今儿不能与主子一道用膳了。”蔡姑姑忙描补。

    “改日有机会的,我走了。”四爷不太想说这个话题。

    蔡姑姑再无话可说,只好送了四爷出去。

    瞧着四爷瞧不见了,一边看门的小太监才赔笑:“姑姑只管站在这风口上做什么?着凉了可就不好了。”

    “哎我呀,瞧着从哪飘来些好东西呢。”说了一句之后,蔡姑姑调头,回里头去了。

    德妃见了她进来,问:“走了?老四的脾气啊”

    她还是瞧得出来的,四爷刚才是生气了。

    蔡姑姑只呐呐的应了一声是。心里腻歪的很呢。

    “你这人,有话说话,嗯个什么?”德妃皱眉。

    她们从小一处,德妃还是宫女的时候,就和蔡姑姑是住一起的。

    后来她成了康熙爷的女人,这才叫蔡姑姑跟着她,这姐妹情谊还是有的。

    “哎,主子叫奴才说什么呢?四爷打那边回来,说是日夜骑马赶回来的。刚见过皇上就来了。您也不说叫四爷喝茶,歇一歇,也不问一句暖和话。只是抱怨。四爷能高兴么?就算是亲生母子,也该是知冷知热的问句话吧?您”

    蔡姑姑叹气。

    德妃被她说的不自在,只低头:“你这顿教训我吃了。好了,你去吧,我歇会。”

    挺大岁数,还挺吃不住的。

    四爷憋着一肚子气出宫去了。

    也是真习惯了,这一肚子气,一边走,一边慢慢也就散出去了。

    四爷摇摇头,骑马往府里去了。

    后来的路上,他想着,被告了的赣州知府不过是被罚了银子,今年的评选得了个乙罢了。

    不过,叶氏的阿玛估计早就已经到了宜安县了,原本可以不调任的

    谁也不曾料到,这件事这么结束。

    只是派人去两广赈灾。

    江南三大家囤积的粮食都卖出去了。竟是叫那几家吃了个饱腹。

    百姓当然买不起,是当地官府用朝廷拨下来的银子买的。

    也不介意那粮价高与市价,横竖都知道,是三大家的

    竟是想着那是皇阿玛的心腹。

    四爷想着,又恼了起来,这叫什么事?

    当皇帝的带头贪腐么?

    当然,这银子皇阿玛是见不着的,可未必就不是花在他身上。

    隔几年就去南巡,三大家接驾自然是要排场的,全是烧钱。

    这一想,三大家竟还不冤枉!

    四爷越想越是气不顺

    而与此同时,叶明远一家子,早就在宜安县安顿下来了。

    他们接到了调令和家里的信,便动身了,从赣州到平远虽然也远,但是总比京城去赣州近多了。

    也不过十日就到了。

    如今早就开始办公了。

    县衙实在是破旧的很,比起平阳来,差的厉害了。

    这宜安县,虽然叫做宜安,可是却一点都不宜安。

    这里真是穷的厉害,十年九不收的地方,所以常年是空缺的。

    叶明远的嫡子嫡女今年是五岁,那苏姨娘生的四姑娘是四岁。

    五岁的叶瑾一来了就开始抱怨,当时塞米尔氏还劝她到底是因为避祸。

    可是等上司无事的消息传来,又听了阿玛说其实不必调走的话,就不乐意了。

    奶声奶气的,说的话却是字字珠心:“大哥大姐就是坏,竟叫我们来这里了。”

    五岁的孩子,别的还不知道,可是京城里有大哥大姐和二姐,二姐也就罢了,是苏姨娘的。苏姨娘和四妹对他们还好。

    可大哥大姐与她们素来不亲近的。

    她想着,肯定是大哥大姐害了她们的。

    塞米尔氏忙制止她,可心里多少也存了疑惑。

    枫哥儿说这是四王爷的安排,可四王爷怎么能不知道这件事到底如何呢?

    莫不是是大姐儿存了怨怼?

    心里想着,以后回京好好问问也就是了。

    只是,眼下在这里,还真是不好过呢。好在她嫁妆不少,还能支应一二。

    可孩子们还是要苦一点了。

    不过,年幼的叶瑾和弟弟叶恒可是打心里就把大哥大姐记成了仇人。

    就是他们两个害的。不然他们还在原本的大宅子里过好日子呢。

    如今却不能常常吃外头的糕点了,这里的糕点真是难吃死了。

    四爷回府之后,先换了衣裳,叫来了姜嬷嬷。

    “主子爷回来了?哟,瘦了这么多?也黑了呢。”姜嬷嬷瞧着心疼道。

    四爷就笑了笑,心里一酸,奶娘都看出来他瘦了黑了,亲娘却视而不见,哎

    “嬷嬷不必担心,黑了是骑马的缘故,瘦了大约是这一路有些累了。府里可好?”四爷摆手叫她坐下。

    “主子爷不必担心,都好。小主子们都好好的,二格格虽然咳嗽了几日,也都好了。纽祜禄格格那也总算是安稳了。如今也满了三月,算是坐稳了胎。”

    “那就好,辛苦嬷嬷了。”四爷笑了笑。

    “老婆子还能为四哥儿办差,高兴着呢。”姜嬷嬷笑道。

    “只是不忍心劳累嬷嬷罢了。”四爷笑了笑:“嬷嬷且去歇着吧,我去福晋那瞧瞧。”

    “哎,那爷去。”姜嬷嬷福身退出去了。

    正院里,福晋穿着一身大红绣着孔雀尾的旗装等着四爷。

    她病好了之后,换上鲜亮的衣裳,好好化了妆,自己也瞧着自己好看多了。

    她如今也能侍寝了,四爷要是愿意留宿,那是最好的。

    四爷摆手叫她免礼:“瞧你这样,是好全了?那就好。”

    四爷可没看出惊艳来,只是觉得惊讶。

    福晋这个人啊,还真是不爱这么打扮呢。

    倒是叶氏爱打扮

    想着,四爷心里摇头,怎么就想到小狐狸那里去了呢?

    进了正屋,捧上茶,四爷和福晋互相问候。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