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417章 礼物
    四爷嗯了一声,也带着一丝笑意,脚步轻松的过去了。

    锦玉阁里,刚送走了小桂子。

    叶枣看着这一桌子的零碎,心说四爷越来越好玩了呢。

    有首饰,蒙古人喜欢的绿松石和珊瑚。有珍珠首饰,还有完整的珍珠。有一盒子丝带,怕是有二十几个颜色。一盒子香木珠子,一套十二个的木雕扇子,一套四个的精油,还有一堆的陶瓷娃娃啊,小胭脂啊什么的。

    还有四大xiāng zǐ的皮子,都是上好的皮子,也就是蒙古那头有了。

    这冬天做什么都可以了。

    里头还有完整的白毛狐狸皮呢。

    叶枣就拎着那狐狸皮:“冬天做个围脖,这皮子弄得正好。”

    “哪有用一整个狐皮做围脖的?那不是累着脖子了?”四爷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她欢快的声音。

    一会说这个好,做什么什么,一会说那个好,做什么什么。

    门口,小亭子和胭脂琥珀都跪着,四爷却不许他们出声。

    这会子才笑着进来。

    叶枣呀了一声,做出个叫四爷脸红的动作来。

    她一下子就扑上去了,小熊猫似得抱着四爷:“爷可算回来了!”

    四爷忙一把托住她:“像什么样子!你的规矩都给你的花生吃了不成?”

    花生方才在嗅那一堆皮子,这会子见有人提起了它,抬头汪汪一叫。

    皮子里有些毛进了鼻子,痒痒的又打了好几个喷嚏,看着可爱至极。

    “你瞧,花生也想爷。”叶枣歪头。

    四爷走了几步,将她放在椅子里头:“没规矩的。”

    “嘿嘿,这叫情不自禁来着。爷瘦了呀,吃不好么?今儿好好吃。几日就养回来了,这黑了一点点倒是还挺好看的。”更爷们儿了。

    四爷笑了笑,被她这关怀又打趣的声音弄得心里软软的:“你在府里可好?”

    “不好,可不好了,想爷了呢。”叶枣往四爷怀里钻。

    四爷顺势抱着她坐下:“好好的。”四爷还是不太习惯这样。

    叶枣嘿嘿一笑,搂住四爷的脖子,亲了他一下脸颊:“爷回来就都好了。”

    “你呀你。”四爷正说着,就见花生过来,趴在他腿上,正要往上走。

    见他看过来,花生一边刨一边叫,叫的嫩嫩的,很是可爱。

    可就是爪子将四爷的衣裳拉出了丝线

    一件上好的袍子就这么毁了。

    阿圆几个担忧的很,就要跪下请罪,就见叶枣笑出来了:“爷瞧,花生也想爷。”

    四爷失笑,伸手摸摸花生的皮毛,正是褪毛的时候,一摸就是一手的毛。

    既然一手毛了,四爷索性好好给花生摸了半晌。

    倒是叫叶枣不乐意了:“如今竟比不得狗了。”

    四爷一愣,笑出声:“你呀你呀,有你这么说自己的?”

    想捏她的脸可自己手不干净,将花生放下,起身要去洗手。

    阿圆几个伺候四爷洗了手,这才道:“时辰差不多了,是不是摆膳?”

    四爷点头:“嗯,摆上吧。”

    再想和小狐狸亲近,也不在这一时半会了。横竖今儿是要留下的。

    眼看着天黑了,也该是摆膳的时候了。

    叶枣叫人摆膳,自己也去洗手。

    不多时,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膳食就上桌了,都是四爷爱吃的。

    两个人吃了晚膳,又各自洗漱了。

    叶枣就用那勾人的狐狸眼看四爷。

    四爷心里一阵发痒,又因为还早,实在不好这会子就滚上塌。

    心想这小狐狸故意的,真是坏啊。

    到底没忍住,挥手叫人出去,就叫叶枣:“过来。”

    叶枣靠着柱子,摇摇头,再摇摇头,就对着四爷坏笑。

    四爷又是尴尬,又是不好意思,可又想亲近她。

    终究是起身过去了。

    叶枣就见四爷慢慢走来,烛光下,他慢慢的靠近,一股独属于四爷的气息袭来。

    叶枣等他走来,便伸开手:“爷抱我。”

    四爷看着她这乖巧的样子,原本的尴尬和不好意思就都没有了,只有满心的柔情,将她抱住:“真乖。”

    “那你有没有想我这种乖?”叶枣抬头问。

    四爷想说想了,可是他终究没有说出口。他只是只是低头,吻住了她嫣红的唇瓣。

    许久许久之后,才将她打横抱上了塌:“小狐狸真坏。”

    叶枣缠住四爷:“你也坏,一起坏。”

    四爷漆黑的眼看着她,她头发滚乱了,四爷伸手将她的钗环弄掉,低头,又亲了上去。

    不多时,帐子里就传来叫人心跳不已的声音

    四爷本就饥渴的厉害,这会子哪里控制得住?

    这一折腾,竟是到了明月高悬的时候了。

    正是十四夜里,四爷与叶枣都累了,互相搂着。

    “叫人开了窗户,看看月亮吧?”叶枣道。

    四爷嗯了一声,就叫人去开了。

    两个人依偎着看月亮。

    “皇阿玛南巡定了,四月里出发,到时候带你去。”四爷轻声道。

    “唔,好啊,四月走的话,什么时候回啊?”叶枣打了个哈欠问。

    “今年想必是要九月里回了。”四爷摸着她锦缎似得长发道。

    “挺好的,南边景色好。”叶枣闭着眼,说话声音都沉了。

    四爷知道她困倦了,便也闭上眼,没叫人关窗户,只是搂着她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阿圆才轻手轻脚的进来,将帐子放好,窗户关上。

    这三月里,夜里可不暖和,别叫主子们着凉了就不好了。

    屋里,四爷听着有人进来,又听这样有人出去,这才安心的睡沉了。

    次日一早,四爷醒来,感觉怀里柔软的身躯,便勾起了嘴角。

    这样懒惰的睡到了天光大亮,可怀里抱着一个,竟觉得不错。

    真是堕落了啊。

    起来之后,苏培盛就进来道:“爷,昨儿夜里,索相病重了,一度是不成了,叫了太医去瞧,这会子太医才回府。”

    “嗯,索相不好?”四爷问。

    “瞧着眼下是没事,不过奴才听着他们回报的意思,怕是也就今年了。说不定不到冬天就”苏培盛顿住。

    “嗯,知道了。”四爷点头。

    想来,也是叫太子爷的事刺激的吧?不过,他今儿有别的事:“去把昨儿的礼单拿来吧,一会送去宫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