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422章 探病
    京城里,太子爷送出了给凤影的信之后,也带回了消息。

    凤影总算是好了些,肯好好吃喝休息了。

    太子爷的一颗心,也算是放下不少。

    与此同时,他想的也更多,往年里,不肯动用的人,也渐渐要用起来了。

    只不知,皇阿玛今年是不是要带他去江南,要是不带

    不过,皇阿玛不可能不带的,到时候他在京城,皇阿玛是不会放心的。

    果然,三月下旬宣布的时候,太子爷,四爷,五爷,八爷九爷十爷都在列,十三爷求了一嘴,也有他一个。

    其余皇子都留京,直郡王和三爷都留京,但是,三爷这里只是没说什么,直郡王那里,却是要监国的。

    三爷的心情,真是没人管啊。

    反正,其余皇子们都开始预备了,四月初一就出发了。这可没多少时候了。

    太子爷这里,还是软禁状态,看样子,是要等出发的时候直接走了。

    皇上这一次,也是好借口,太子久病不愈,特地带了去江南修养些时候

    事实上,太子爷的病已经好了,只是他这一次受了打击,整个人瘦了一圈,精神不好罢了。

    毓庆宫,太子爷在前院书房外头溜达,一圈一圈的走。

    不是烦闷,而是太久都躺着,他想huó dòng,想叫自己尽快彻底好起来。

    “爷,这回出去,您带那几位格格啊?”宋保过来问。

    “不必了,带她们做什么。”太子爷停住脚步,抬眼看前院唯一的一棵树,那是一棵海棠树。

    如今已经有了海棠花苞了,不过极小

    太子爷分神想,今年是看不到花开了。

    也许以后也看不到了。

    “叫她们好好呆着吧。”跟着她,也许就回不来了。

    “哎,那奴才去预备东西,这回出去,想来时间不会短了,可不能少了东西。”宋保说着,就去了。

    太子爷依旧看着那海棠树:“也好。”

    他这话说的轻飘飘的,宋保根本没听见。

    站在他身后的东宝却听见了。

    东宝一向比宋保细心,他早就察觉,太子爷不对劲了。

    可有时候想想,这样也不见得就不好。

    哎,一国太子,如今这个处境,真是说什么好呢?索相也不好了,只怕是也

    “你去乾清宫,与皇阿玛说一声,外公病重,我想择日去看看,毕竟眼下不看,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也许是心有灵犀,太子爷竟也想着索相。

    东宝应了一声,招手叫别的太监过来伺候太子爷,自己出去了。

    乾清宫里,宋保跪在下面。

    “太子如何?”康熙爷问。

    “回万岁爷的话,太子爷好些了,只是精神不足,走几步就撑不住了。”东宝忙道。

    “嗯,好生伺候,太医每日都去,他按时服药了没有?”康熙爷说不清心里的感受,索性不想什么感受了。

    “回万岁爷的话,太子爷都按时服药了,想来病来的快,去的慢,不过还是在好转的。”东宝道。

    “嗯,你有什么事,是太子有话说?说吧。”康熙爷这才道。

    “回万岁爷的话,太子爷叫奴才请示万岁爷。太子爷说,索相时日无多了,太子爷想去看望一下。毕竟以后也就见不着了。”东宝说完这话,就将头伏在地上,一副怕的厉害的样子。

    康熙爷沉默了一会,这才淡淡的嗯了一声:“索相也是老了。罢了,太子想去,就去看看。李德全,你陪着太子去吧。早去早回。”

    李德全哎了一声,与东宝一起出去了。

    索额图与太子爷多年亲近,如今人都不好了,自然也该去见一面。

    太子爷得了准话,也不在意李德全是陪伴还是监视。

    穿戴好,就坐马车去了索相府上。

    索相是起不来了,可家里人都激动的很,太子爷能出来,就意味着事情过去了啊。

    他们请安都带着激动。

    太子爷只是笑着,淡淡的笑着,一个个扶起他们:“带孤去见外祖父吧。”

    索相虽然病的厉害,可到底不是他儿子们那般见识浅薄。

    看李德全跟着,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他甚至明白的知道了,这是最后一面

    “外祖如何?”太子爷也不管他是不是明白,只坐在床前问。

    “臣尚可,太子爷怎么瘦了这么多?要保重身子啊。”索额图挣扎着坐起来道。

    “孤也尚可,正在恢复呢,想念外祖,特地来瞧您。”太子爷还是淡淡笑着。

    到了今日,似乎不必多说一句话了。

    李德全也不好真的守在屋里,便于东宝一起出去了。

    屋里只有索额图和太子爷。

    “外祖还能好么?”太子爷问,像是问了一句今儿吃什么一般。

    “哎,好不了了。精气神倒了,哎,要是能好太子爷也不必这样啊。”索额图苦笑。

    人到了最后,没有谁比自己更清楚,不成了就是不成了。灵丹妙药也不能救命了。

    “是啊,外祖不成了,我也不成了。”太子爷笑了笑。

    索额图身子一震,随即,又放松:“太子爷想好了?如今虽然艰难,可未必没有来日!您是皇太子!”

    “外祖聪明,您看,这来日,是君临天下,还是高墙圈禁呢?”太子爷又笑了笑,这一次,是嘲讽的一笑。

    索额图没回答,他心里未必不知道,到了这一步,再想恢复过去,是难了。

    皇上只能一年比一年岁数大,何况他那伤势,如今虽然有个宁神医,可真的能痊愈不会反复?

    可太子爷呢,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皇上是卧榻旁边不许人酣睡的性子,太子爷几乎是什么都不需要做,就是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

    何况,这两三年里,属于太子的势力早已经七零八落

    立起来一个皇太子,用二十几年,毁掉一个皇太子,却是两三年就够了。

    还有年前的地动,毓庆宫塌了屋子,百姓中间都说太子不是贤人

    可那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说得清楚呢?

    皇上骂太子不忠不孝的话,早就传遍了

    这样的太子,如何立足?废了他,不过是等些时候,等臣子们集体上折子罢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