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阿玛又说这样话,皇阿玛正是壮年,哪里就老了?儿臣愿意跟在皇阿玛跟前,皇阿玛偶尔指点指点儿臣,儿臣就是受用不尽呢。”四爷笑道。

    “就是啊,皇阿玛抽空,指点指点儿臣们,真是学的到不少呢,皇阿玛可不老。”五爷也忙道。

    “罢罢罢,你们就哄着朕开心吧。”康熙爷笑道。

    “皇阿玛,这还真不是哄着您,说来也是奇了,皇阿玛您今年这气色极好。精神瞧着也是极好,尤其是这些日子,放佛年轻了十来岁。不是儿子胡说,您问四哥。”五爷回头看着四爷:“四哥你说是不是?”

    四爷点头:“确实,皇阿玛过了年之后,气色是日益好,不是儿子们拍马屁,是确实好。”

    “是么?朕自己倒是不觉得。”康熙爷说是这么说,可是事实上,他最近吃的也多了,睡得也沉了,晚上小贵人小答应伺候着,总是要叫两回水的。

    “万岁爷您还不信,奴才就说么,您这身子是越发好了!”李德全笑着:“您如今瞧着啊,也就是三十许人。”

    “哈哈哈,罢了,叫你们夸的,一会朕成了毛头小子了。”康熙爷大笑起来。

    “也不能叫你们白夸了,都有赏。”

    四爷五爷和李德全忙都谢过。

    四爷笑着谢赏赐,可心里总是有些说不清楚的感觉。

    这感觉很奇怪,皇阿玛如今明明好了,真是好了。

    可是他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就好像是有什么天大的事,就要发生了一般。

    明明是风平浪静的,就是叫他觉得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呢?

    四爷心里摇头,想着是自己错了吧?想多了吧?

    叶枣这头,老坐在一处看腻了之后,便带着阿圆,上了最上头的甲板上,有道是站得高看得远么。

    如今已经是第七日了,也快到了扬州了,看看这江景也好。

    如今是顺流直下,船夫们只需要控制船的方向不要打偏了就好了。

    回程的时候,才是船夫出力的时候呢。

    叶枣披着斗篷,站在甲板上,望着两岸。

    运河宽阔,两岸全是翠绿的颜色。一眼看去,如同泼墨山水,美不胜收。

    “mèi mèi。”耿氏从后头迎上来,叫了一声。

    叶枣回头:“耿格格也来了,给您请安。”

    “起来吧,这里瞧瞧景色也不错,我每日里憋在船舱里也不舒服。”好在,四爷没有不许她随意走动。

    想来,如果不许她走动,叶氏又如何能随意走动呢?

    耿格格来的时候,叶枣身后跟着的小太监们就注意了起来。

    苏爷爷可是有吩咐的,要是叶姑娘有个落水什么的,他们的头就可以丢在这大运河里头了。

    就从此做了这大运河里的水鬼,永世不可超生了。

    所以,必须看着啊。

    小太监们都知道,这后院女子争斗啊,真是你死我活的。

    这主子爷带着叶姑娘和耿格格来,两个人还不往死斗?

    再说了,主子爷对叶姑娘明显更好些,要是耿格格看不过去,把叶姑娘推下水可怎么办啊?

    两个小太监都是十五六岁的,还单纯些,苏培盛也是特地叫他们伺候叶枣,照顾她安全的。

    这船上自有侍卫的,四爷的侍卫就在这船上呢。

    不过侍卫们不好跟着不是?

    耿格格见此,就皱眉,实在是有些火大了,可这太监是前院的,她不敢说话。

    但是也没了继续呆着的心。

    叶枣看出来,笑道:“咱们这里坐会吧,你们去搬桌椅过来?”

    这么防着没必要,耿氏是个理智的人,要是说云秀格格推她下水还可能些。

    耿氏笑了笑:“不必了,我去那边看看,mèi mèi就在这里呆着吧。”

    耿氏到底是瞪了那两个太监一眼,呆着月儿转身走了。

    船够大,除了后头是侍卫们呆着不好去,其他处还是随意的,又何苦与叶氏呆在一起,徒增厌恶。

    叶枣见她走了,倒是也没说什么。

    以前还有话说,如今可真是成了道不同了。

    “你家姑娘我,可真是成了孤家寡人了。”叶枣笑着对阿圆道。

    “姑娘说的哪里话,有奴才们呢。”阿圆轻声笑道。

    有这些人,她不好说,事实上,姑娘只要得宠,没朋友是很正常的啊。

    “瞧,那是什么?白鹭?”叶枣指着天上。

    “正是呢。”阿圆也看过去。

    这头,她们愉悦的赏景,耿氏站在另一处,却是满心的烦闷。

    原本,能跟着出来是天大的好事。

    她是感激不尽的。可四爷几日上船一次,只去看叶氏。

    也是啊,叶氏住在最好的地方么。

    叶氏得宠,她拼不过,同住的纽祜禄氏进府也不算久,孩子也怀上了。

    比起那时候的她,如今的纽祜禄氏身边,真是水桶一般的严实。

    只要纽祜禄氏不自己作死,这孩子肯定生下来了。

    越是这么想,越是觉得不公平,当年她怀孕,四爷怎么就不管呢?

    不就是纽祜禄氏姓氏好些么。

    她也一样是满人啊,又不是汉军旗!怎么就区别这么大?

    要是以后,叶氏有孕了,主子爷又要如何防护?

    如此一来,倒是显得就她一个不起眼了么?

    那主子爷答应带她出来,难道是因为她省事?不会欺负叶氏不成?

    耿氏冷笑不已,她倒是想欺负,叶氏这般的得宠,她敢么?

    “格格,外头风大了,咱们回去吧”月儿劝道。

    “回去吧。”耿氏究竟理智,心里再是烦闷火大,也不会随便撒气的。

    另一头,叶枣早就被劝回去了。

    不光四爷觉得她要精细养着,阿圆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差是给她打造个华丽的罐子装进去了。

    “阿圆啊,你要把你家姑娘我装进罐子里养着我都不稀奇,不叫我吹风,不叫我淋雨,不叫我晒着你呀你,真是个管家婆。”叶枣抱怨着。

    “姑娘说的奴才可是罪孽深重了,咱们是人,怎么能不吹风不日晒?不过这淋雨,姑娘可不能淋雨。”阿圆失笑。

    “得,你说的都算,咱们回屋去下棋?”五子棋也是棋来着。

    自打玉和玉春跟着四爷去了龙船上,她们这里,就凑不齐叶子牌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