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点了个头。

    正是这时候,叶枣出来了。

    “我说这么有上进心的姑娘,什么时候才往也怀里扑呢,要走了才扑啊?还扑进来苏公公怀里,苏公公要不就收了?”

    “哎哟,奴才该死,奴才可不敢。”苏培盛忙道。

    “好了,这样一个丫头,不值当一说,送走吧。”四爷淡淡的,来拉叶枣的手。

    那叫做秋月的丫头想哭想喊,可是苏培盛一个眼神过去,她就不敢闹了。

    等四爷进屋,苏培盛淡淡的:“送回去不一定有事,你要是闹。眼下就活不成。”

    秋月吓得一把捂住嘴巴,再不敢出声了。

    桃纹看着她,只是摇头,转身,准备找阿圆去了。

    阿圆给屋里上茶之后,就出来了。

    桃纹过来:“阿圆姐姐,奴才有事想与您说”

    阿圆点头,对这个桃纹,她是有些喜欢的。秋月不安分这件事,最初也是桃纹的提醒。

    她们才再三防备,不料临走还出这一招。

    到了茶水间,桃纹直接道:“奴才想跟着姑娘,还请阿圆姐姐跟姑娘说一声吧。”

    “你跟着姑娘?你莫不是和那秋月一样的心?”阿圆警惕道。

    这般来路不明的丫头,由不得她不警惕。

    “奴才怎么敢!奴才”桃纹就跪下了:“奴才不能胡说,奴才想着,京城里比起扬州,是更好些。奴才向往的很。而四王爷的府上也远远比一个商户的府上更好。奴才想上进。何况,奴才无家无口,孤身一人。打小活在扬州,如今想要出去看看”桃纹向往道。

    “你起来吧,姑娘也不可能随便就收个丫头,你说的这些事,我会与姑娘细细说明的。”阿圆点头。

    “哎,奴才多谢姐姐了,要是有缘,姑娘收了奴才,那是奴才的福气,要是没有缘分奴才也很高兴此生见过姑娘,见过姐姐们。”桃纹起身笑道。

    “嗯,好,那咱们先忙着吧,这事明儿一早我就说,只是肯定来不及带你走了。要是姑娘有心,再来接你也是可以的。”

    “哎,多谢姐姐、”桃纹只恨自己说的迟了,也是四王爷前院瞒得紧,只知道要启程了,却不知哪一日。

    次日一早起来,四爷早就走了。

    他依旧要伺候在皇上跟前的。

    叶枣起来,洗漱用膳的时候,阿圆就把这事情说了。

    “嗯,你做的对,不过可以带着她走。”这样的丫头,为什么不要?

    不管怎么说,她绝对干净。

    何况,一开始,叶枣就有这个心,她既然愿意跟着她上进,她何乐而不为?

    这么远,这么巧合,府里哪个女人也不可能安排。

    她要备孕,要生育,以后当然要人,这样的是最好了。

    内务府里的,都不见的干净。

    “啊?那奴才这就叫她收拾收拾跟着。”阿圆手下一顿。

    “姐姐忙着,我去。”琥珀忙放下手里的钗环道。

    不多时,桃纹就过来了:“奴才多谢姑娘大恩,以后一定尽心伺候姑娘的。”

    “你知道我看重你什么”叶枣也不叫起,只是看着她。

    “奴才奴才不知,但是奴才一定会忠心耿耿!不敢背主。”桃纹又道:“好叫姑娘知道,奴才并不是孙家家生子,当年卖进孙家,奴才的哥哥还在世,当年就说定,到了奴才十三岁,就算是满了期限,皆是或是嫁人,或是继续伺候,都是奴才自己定。如今奴才满了十三也有三个月了。不能算是背叛旧主子,奴才只想进京城,见识天子脚下。”

    “嗯,这样更好,你说的一切,我都会细细的查,要是你撒谎了。后果你自己受着。要是你不曾撒谎,那么我很高兴收你。你记住,我看重你便是看重你孤身一人,此后,你只伺候我,有事我会帮你。”叶枣道。

    “是,奴才一定尽心竭力。”桃纹一个头磕下去,心里是明镜儿似得。

    姑娘在府里,处境一定微妙的很。

    得宠是真,这是这二十来日她看出来的,耿格格那,可是一次都没伺候的。

    但是,这个位份,得宠了之后府里岂能都容下她?

    所以,姑娘要的,是心无旁骛的奴才。

    桃纹觉得没问题。

    她就算是如今嫁人能有什么好处?一个商户家里的丫头

    能嫁给什么好人家?

    不如进京,伺候到了二十五岁,出府之后,身价都不一样。

    叫她说,秋月才是傻子呢,伺候四王爷哪里好?一时看着是风光了,可失宠之后呢?怎么死都不知道。

    不如伺候姑娘!图以后好好嫁人!

    “好了,你去收拾收拾吧,该带走的带走,来不及带的,要是要紧,回头叫孙家送来也成。要是不要紧,就丢了吧,我这里丫头一视同仁。”叶枣道。

    “哎,奴才多谢姑娘,那奴才回去收拾一下,这就收拾。”桃纹欢喜无限。

    叶枣笑着点了个头。

    小姑娘想去大地方见识见识,挺好的嘛。

    很快,桃纹就收拾好了,叶枣这里也预备好了。

    等了不到一刻钟,就见有太监来通知,可以出发了。

    耿氏那头也准备好了,两人前后脚坐车往码头去。

    码头上,属于康熙爷的龙船已经出发了,太子爷的船紧跟其后。

    四爷五爷等皇子们自然也跟着上了龙船。

    耿氏和叶枣被扶着上了四爷的船,不多时就开拔了。

    如此折腾,到了快午时的时候,也不过才离开码头不远罢了。

    不是走的慢,而是康熙爷的仪仗太多了,总要避开,叫皇上的船开出很远才好走。

    终于等龙船开出了几里地,他们也彻底离开了码头附近的水域,行程这才正常起来了。

    扬州去江宁很近,水路不过半日就能到。

    可是,就是这半日,却出事了。

    可谓是大清历史上不可忽略的大事。

    许多人的命运就此改变,而历史,与叶枣曾经知道的,更是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

    只是此时,叶枣还站在窗户前看着江景:“不到天黑就到了吧?不过咱们下去之后,天就黑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