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439章 成全
    那时候她并不知道叶氏和四爷一起。

    只当是各自失踪了。

    不得不说,她窃喜过。

    可眼下才知道,叶氏和四爷在一起,四爷没事。自然,叶氏也瞧着无事。

    正要问候几句,就见苏培盛跑着来接了:“叶姑娘,随着奴才来。”

    耿格格眼睁睁看着苏培盛接走了叶氏。

    她感觉,叶氏与主子爷经历过这一遭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只怕是从今以后,叶氏的地位更高些。

    叶枣随着苏培盛到了四爷的屋里,就见太医已经出来了,正等着呢。

    “爷,怎么样?”叶枣上前。

    “不碍事,你叫太医看看吧。”四爷道。

    叶枣点头,太医便上前给她请脉。

    “回雍亲王的话,夫人无事,略喝些姜汤去去寒气就好了。”也是奇了,都是落水,这位竟没事。

    有福的人啊。

    “多谢太医了。”叶枣福身。

    两个太医忙避开,各自出去了。

    四爷笑了笑:“身子不错。”

    “爷,您是亲王了?”叶枣脱口。

    “嗯,皇阿玛封了爷。”四爷笑了笑。

    他也刚知道。

    “恭喜爷。”叶枣笑道。

    “过来,饿了吧?膳房马上送吃的来。”四爷拉她的手。

    “不说想不到,一说就不成了。”昨中午就没好好吃,这又中午了不饿才怪呢。

    “嗯,先喝水吧。”四爷道。

    叶枣点头,她刚才也就来得及换了一身衣裳梳了个头罢了。

    好在阿圆琥珀和桃纹都好好的,只是都吓坏了,一个个六神无主的。

    不然叶枣可是要内疚坏了。

    不多时,就送来了膳食。两个人都吃的不少,四爷纵然是身子难受,也吃的不算少。

    叶枣瞧着也就安心了,能吃说明病不严重。

    吃过了午膳,照旧歇着,这会子,四爷才与叶枣说了太子爷失踪。

    叶枣沉默了一下问:“爷您觉得,太子爷是失踪还是”

    “死遁。”四爷笑了笑,没睁眼:“枣枣都想到的事,皇阿玛岂会不知?”

    “真是?那那之前的刺杀不是假的啊,难道是”两手准备?

    “哎,此事不知如何收场。记住,这些你不知道,嗯?”四爷也是憋闷了,才与她说。

    经过昨日,四爷觉得没什么不能与她说的。

    “我当然不知道,只是这事皇上会不会成全?”叶枣轻声问。

    “不知道”四爷长叹一声。

    这时候,他脑子里乱的厉害,去年遇见的那个老和尚的话又冒出来。

    四爷会想,难道是要应了么?

    要是太子不能回来了。

    他便是皇子里头最尊贵的亲王了。

    可是又不敢相信

    “别瞎琢磨了,不管什么事,爷都要先养病才能行。我就在这里伺候,爷睡一觉吧。”叶枣道。

    四爷点头:“躺着吧,有事苏培盛会叫的。”

    叶枣嗯了一声,跟着躺下。

    昨夜那样不算睡觉都,这会子叶枣也困,便跟着四爷一起睡着了。

    康熙爷这头,独自一个人坐着。

    李德全等人都不许进来。

    他沉默的想着,他到底是不是对不住太子,竟叫他做出这等事。

    他竟然想要杀了他?

    竟然这么迫不及待?

    从中午,坐到了黄昏,天都要黑了的时候,康熙爷沙哑着嗓子叫了来人。

    这一夜,四爷一直都断断续续的发烧。所以并不能去御前伺候。

    只是,次日一早起,就听闻太子爷的尸首找到了。

    四爷心里又是一个咯噔。

    忙穿戴赶去了。

    木板上的人,穿着杏huáng sè的太子服制,湿漉漉的躺着,上头盖着明黄的单子。

    康熙爷就坐在那看着,一脸的悲伤和麻木。

    五爷,八爷,九爷,十三爷都跪着,随行的几个官员跪在后头。

    李德全等奴才们也都跪着,整个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

    四爷来的时候,正打破了这种诡异的安静。

    康熙爷抬头,看着慌张惊讶的四爷:“老四,你来了?来送送你二哥。”

    康熙爷指着下面的人:“跟他说说话。”

    “皇阿玛保重啊!”四爷几步过去就跪下,并不敢看那人。

    因为他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不可能是太子!

    昨日太子穿的不是这件衣裳!就不是太子服制!根本是一身青色的常服!

    哪个落难的人会落难时候还换一身衣裳的?

    这是这是皇阿玛也不想让太子回来了,他成全了太子。

    至少,表面上是成全了的。

    “皇阿玛没事,你们你们都看看太子,送送他。送送朕的保成。”康熙爷忽然起身,慢吞吞的往外走。

    李德全忙扶着。

    “好好送他走,是朕叫他难受了,送走他”

    四爷几个不敢起身,只是叫着皇阿玛。

    而康熙爷已经出了门。

    四爷跪着过去,将那人身上蒙着的布掀开。

    果然看见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到底是二十来年的兄弟,感觉中就知道,这不是太子。

    可是眼下他只能是了。

    “四哥。”十三爷叫了一声。

    “臣弟,送太子爷!”四爷手在抖,眼泪已经下来了。

    一个头磕在地上,颤抖着声音道。

    是,这不是太子爷,可从今以后,太子爷二哥,也只能是死了。

    四爷的眼泪,不是做戏,是真真实实的难过。

    二十几年的兄弟,他曾经真实的跟随过太子爷的。如何能真的无动于衷呢?

    四爷带头,五爷等人也不是傻子,就算再是怀疑,也都磕头,哭泣起来。

    九爷哭着,心想着还好老十没来,不然那傻子非得瞎嚷嚷出事来不可。

    这叫什么事,出来一趟,差点丢了命不说,把太子都看死了。

    太子爷过世了。

    这不亚于是晴天霹雳。

    很快,康熙爷就宣布回京,太子的葬礼按照太子的规制高一等来办。

    即日起程,康熙爷在前,太子爷的棺木在后。

    而此时,康熙爷已经病倒了。

    太医们束手无策。

    康熙爷这一次没有发火也没有暴怒,只是平静的忍着疼痛回京。御驾依旧水路,从镇江起,一路往天津港走。

    也不知是打击太大了,还是太忙了。

    四爷的病竟然也就这么好了。

    毕竟,康熙爷将护送太子回京甚至办丧事的事,都交给了四爷办。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