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送走了众人,康熙爷便叫李德全和闫明春伺候他出了外头。

    今日虽然也炎热可有风。

    康熙爷就坐在昨日和四爷坐着的亭子里头:“朕坐一坐,你二人不必伺候。”

    这是要独处的意思。

    李德全和闫明春忙退后几步。

    康熙爷迎着微风,一开始脑子里是空白的。

    渐渐的,他就想到了太子。

    太子离开的那一夜,他枯坐了大半夜,就想清楚了很多事情。

    没错,是他逼着太子走到了这一步。

    是他的恐惧,害怕被取代

    宁神医呵呵,宁神医啊,就是送他去死的催命符。康熙爷笑了笑。

    以前耿耿于怀的事,如今似乎都不要紧了。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就要死了。

    都不需要看太医那表情和眼神,太医不敢说,可是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命就要没有了。

    对太子有恨么?想了想,好像没有。

    确实没有,即便当时,他也恨太子居然想要刺杀他。

    呵呵,不过之前,他不是也想要逼死太子么?

    罢了,恨什么呢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就算是要杀他,也是他逼得。

    康熙爷又笑了,早知道这样,当初怎么就不能宽容些?

    想到这,康熙爷更想笑了,他也确实笑出来了。

    谁能早知道?早知道又如何?

    他就算是能想到太子会走这一步,当时的心境之下,他能想到自己会后悔么?

    不能啊。

    就算是太子走了那一步,他还不是成全了太子当时,也可以找回太子,不计前嫌的啊。

    不不不,这一点,康熙爷做不到。

    最好的结果就是这样了,太子去做自己的老百姓,他带着些许后悔和痛心去见祖宗。

    老四很好,老四有福气,老四就是有这个运气!

    康熙爷轻轻摇头,他想,要是太子走之前,他想通了呢?

    可偏没有。

    那么太子走之后他肯追回太子呢?

    也没有。

    阴差阳错间,也就该是老四的。

    罢了,都是他的儿子,太子已经那样了,就算了吧,老四挺好的。

    到了这一步,好像什么都不要紧了。要死了,这个世上的事,就叫他们自己争斗去吧。

    康熙爷缓缓闭眼,感受着盛夏的风。

    风是热的,空气里花香浓郁。

    园子是极美的,可他不爱跟妇人们一般赏花。就算是偶尔看看,也不过是随意看看。

    可此时,康熙爷闻着不知名的花香,吹着暖风,嘴角上扬。

    他想啊,生的时候,哭哭啼啼的,死的时候,就安安静静的吧。

    六月初六这一日,康熙爷病逝于畅春园。

    四爷还没来得及回府,就见畅春园的太监找来了户部。

    “王爷!请您快回畅春园主持大局!皇上驾崩了!”

    四爷一愣,身子就是一晃:“你说什么?”

    “皇上驾崩了!四王爷,请您主持大局啊!”

    四爷身子又是一晃,被苏培盛扶着。

    “皇阿玛!”四爷悲怆的叫了一声就抬脚出去了。

    丝毫不怀疑这有假,这样的事,谁敢造假?

    户部官员面面相觑,四散而去。

    皇上驾崩了,这可做的事太多了!

    走到一半,四爷忽然想起来:“回府去,将府们封闭,没有爷的话,不许开门,不许进出。”

    苏培盛忙应了,可也不自己回去,眼下四爷这离不开人,就叫一个府里的侍卫去了,也是个心腹。

    四爷见状没说什么。

    格图肯和苏培盛跟着四爷进了畅春园。

    一进去,就听见处处哭声。

    四爷几乎是冲进了康熙爷住的地方,就见他已经被伺候着换了大行皇帝的龙袍。

    “皇阿玛!”四爷跪下,膝行过去,眼泪就刷刷的下来了。

    不管康熙爷对太子爷曾经如何苛刻,可是对四爷,却是一直很好的。

    所以,四爷尽管在康熙爷面前做戏良多,眼下他没有了,四爷还是真的伤心难过的。

    四爷哭了好一会,李德全跪着道:“万岁爷驾崩前已经留了旨意,四王爷登基,如今,奴才请四王爷即刻登基,主持大局啊。”

    “先先叫皇子们,臣子们都来,即刻将皇阿玛护送至寿皇殿。”一国之君,就算是没有死在宫里,也不好在外头发丧的,景山的寿皇殿,是他们该停灵的地方。

    眼下,太子的灵柩也在那,不过分开主次,康熙爷的停在那也可以。

    “是,奴才这就去办。”李德全起身擦泪。

    皇上一去,他都好像一下子就老了三十岁,竟有了行将就木的样子了。

    这头,四爷扶灵将康熙爷送到了寿皇殿,不多时,皇子们,臣子们也都赶到了。

    大家都换上了一身白衣,齐刷刷的跪着。

    这头,康熙爷驾崩四爷已经主持大局了。

    四爷府上,却是惊涛骇浪一般。

    福晋甚至还没有收到四爷被圣旨定为下一代皇帝的消息呢,就知道,康熙爷驾崩了。

    回来送信的侍卫是格图肯的副手,送信之后,就将府们封闭了,除了四爷的话,谁也不能进出。

    福晋这里,已经被这消息震得七荤八素了。

    “主子爷呢?”她都问出傻话来了。

    “回福晋的话,主子爷如今应该是去了寿皇殿主持大局了。”叫做林信的侍卫只回答了一句。

    可是就这一句,福晋就坐不住了。

    主持大局!

    皇帝驾崩了,什么人能主持大局呢?

    只有继位的那一个!四爷四爷是皇帝了!

    “主子,快先将府里的事办了,皇上驾崩了,颜色鲜亮的一概不能见了。”杨嬷嬷道、

    福晋点头:“叫去各处传话,快,马上换了。”

    先前因太子去了,就换了一部分,如今余下的换的更快了。

    锦玉阁里,叶枣也被震得七荤八素:“这就”

    这就做皇帝了?太快了。

    “姑娘!您您很可能是有孕了,这事不能拖着,要是”阿圆小声的:“一旦主子爷继位了,您这一胎,要是有人想害了您,只说您是孝期内有的,那就完了。”

    叶枣上个月就没来月事。这个月时间不到,可是不能一直等着。

    “可我不确定啊。”叶枣皱眉,这事严重性她自然是知道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