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送走了康熙爷之后,四爷好像一下子就多出不少时间来了。

    最起码,不必每日早晚都去寿皇殿磕头了,这就省出不少的时间来。

    而后宫里,叶枣却忽然吐了起来。

    这都马上三个月了,忽然吐了起来,吃什么都吐,一时间把个锦玉阁上下急的不得了。

    太医一天来三次也不管用,面对这迟来的孕吐,太医都懵了。

    四爷得知后,忙去锦玉阁瞧。

    这都是四爷登基后第二次去锦玉阁了。

    四爷进去,就见外头的宫女们轻手轻脚的伺候着,里头,叶枣躺在黄花梨木的大躺椅上,小丫头珊瑚打扇子,她睡得一点都不安稳。

    四爷进来就惊动了她了。

    叶枣一睁眼,第一个反应就是要吐。

    四爷忙一个箭步过去,阿圆阿玲请安都顾不上了,忙伺候叶枣吐。

    也吐不出什么来,就是难受的厉害。

    她难受的很,眼睛带着水汽,不是想哭,而是生理性的泪水。

    四爷扶着她:“怎么忽然就这样了,太医呢?”

    “快别叫太医了,太医刚走了。”

    叶枣摆手:“就是孕吐,这孩子反应慢,这会子想起来吐了。”

    “怎么怪孩子呢,你呀。难受吧,躺着。”四爷扶着她躺好。

    “难受呢,我今儿都没吃东西,就喝水不吐,可我不能只是喝水啊。”叶枣无奈道。

    “还是叫太医过来吧。”四爷想了想,总要想法子的,这么下去可不成。

    不多时,林太医张太医都到了,姜嬷嬷也紧跟着进来。

    “回万岁爷的话,贵人这就是孕吐,臣开了止吐的方子,可眼下贵人喝不进去”

    一边喝一边吐

    “混账东西,那就不管了么?”四爷皱眉。

    “臣不敢,皇上息怒啊,还请皇上给臣一日时间,臣改改方子。”林太医张太医跪下。

    殿中的人都跪下了。

    四爷看着姜嬷嬷也跪下了,叫苏培盛扶着:“嬷嬷不必多礼,嬷嬷看可有法子?”

    姜嬷嬷想了想:“只能是吃的慢慢试,也不必叫贵人吃下去,只想着什么想吃,只要有一两样想吃的,慢慢这胃口就开了。就不吐了,起码总有能吃的,再配合太医开的药方子,一般到了四个月就不会吐了。”

    这位吐的厉害些,当初禧贵人可没这么吐过。

    “嗯,那就这么办。”四爷点头,回头问叶枣:“枣枣想吃什么么?好好想想,奇怪的东西也不怕,朕叫人给你做来。”

    叶枣摇头。

    四爷想了想,引诱她:“水煮鱼?辣子鸡?麻辣牛肉干?”

    叶枣就是一阵作呕,这都是前些时候她爱吃的,现在想起来直想吐

    四爷忙不敢说了。

    “我觉得还是吃水果吧。”叶枣忍了忍,最起码,水果想起来不想吐

    “去准备,各样都拿些过来。”四爷见她总算是有能吃的,忙叫人去了。

    叶枣如今是一点味道重的都不能闻了,牛乳喝着都难受

    也正是这时候,住在咸福宫的云常在今和乌拉那拉氏常在过来看望了。

    得知四爷在,便不敢贸然进去。

    四爷没太在意,便叫她们进来了。

    才走近,叶枣闻着她们身上的香气,就是一阵翻腾,使劲忍也没用,终究还是要吐。

    四爷也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皱眉:“你二人退下吧。”

    两个rén miàn面相觑,还是云氏先告退的。

    果然下一秒就见锦玉阁开门开窗

    两个人很是难堪的出了锦玉阁,往回走去了。

    本来,她们是想着原本府里的时候住得近,如今得知明贵人不太好,来看看也是那么个意思来着。

    不料会有如此的难堪

    她们一夕之间,就与明贵人的身份地位掉了个个,个中滋味,不是一般人能想明白的。

    眼下来,未必没有讨好的意思,可是如今,竟是更难堪了些。

    叶枣总算是吃了几个樱桃,试着喝了些米糊糊没吐,可终究再也吃不下别的了。

    看着她睡着了,四爷这才回了乾清宫。

    这时候,他不好留在后宫歇息的。

    次日,皇后等人给太后请安,就说起了昨日的事。

    “也不知是这明贵人金贵些呢,还是脆弱些。一天叫了好几回太医,云常在和乌兰那拉常在去看也没见着。皇上巴巴的赶过去瞧”齐嫔叹气:“这是孝期呢,就算是怀孕,那禧贵人不是也怀着孩子呢?皇上终归是不好留在后宫太久的。”

    太后皱眉:“这个明贵人这么多事?哪个女人怀孕舒服了?不都是这样么,竟劳动皇上过去?”太后皱眉。

    “皇上这也不是头回去了。”宋嫔接了一句。

    太后眉头皱的更深了:“去,叫她来。”

    “额娘,皇上有话,这些时候,免了她和禧贵人的请安了。”皇后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来道。

    “皇上免了,我没有免,一个小小贵人,就敢如此不顾规矩了?哀家倒是看看,她是起不来了么?”太后拍桌子。

    她本就不太喜欢叶氏,如今又得知四爷去了锦玉阁好几次,能不生气?

    自打老四登基,都没来过她这里几次。

    她觉得自己还不及一个怀孕的贵人,这种感觉,如何能好。

    叶枣这里,迎来了寿康宫的大太监付达。

    “公公吉祥。”小亭子迎出来道。

    “这锦玉阁的管事太监呢,怎么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付达眼皮子朝天。

    李康安迎上来,笑嘻嘻的:“哟,这不是付公公么,您来了?”

    面对乾清宫的人,付达就客气多了:“是你啊,你怎么在这啊?”

    “万岁爷的意思。”李康安对着乾清宫放心拱手:“小亭子年纪小了些,怕镇不住这宫里的人,所以奴才帮衬帮衬,总要叫他早点领起锦玉阁不是?”

    李康安这话说的也很是直接。

    付达愣了一下:“原来是这样。”

    他一直以为,李康安是来领锦玉阁的头的!

    刚才他故意那么问的,可不料,事情竟是如此。

    就算是他不给锦玉阁面子,可总是要考虑以后的。

    太后娘娘是尊贵,可是皇上才是这紫禁城的主子啊!

    这乾清宫的人,尤其是,李康安还是潜邸出身的都来锦玉阁里帮着带一个太监那付达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