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五爷低头,等她走了,才坐下:“祖母,这明贵人怎么来了?”五爷轻声问。

    “住得近,就来了,你也有日子没来看我了。”太皇太后看着五爷,她挺想他的。

    这孩子几个月大就抱来了,是在她跟前长大的。

    五爷陪着笑,把事情说了。

    太皇太后只是念叨,不忍他去,可也没有拦着。

    这头,叶枣出了慈宁宫还没往走回去呢,就见乾清宫苏万福来了:“奴才给明贵人请安,皇上有请。”

    “哦那我就过去吧,不回去了。”叶枣笑了笑。

    苏万福笑着上前,扶着叶枣:“贵人您慢着些。”

    “多谢苏公公了。”叶枣笑着,顺手叫他扶着。

    叶枣去了乾清宫,就被带去了书房。

    四爷虽然说是要歇着了,可是手头上还是有些事没做完的。想歇着也不成。

    “做那就好,等朕忙完这些就用膳了。”见叶枣进来了,四爷忙摆手,不许她请安。

    叶枣嗯了一声,就坐在给她准备好的软椅上。

    桌子上摆着水果。

    这些时候,樱桃没有了,不过蜜瓜正是吃的时候,葡萄也是各种多,所以不差叶枣爱吃的那一口。

    叶枣一颗一颗吃葡萄,吃着吃着,忽然就想吃瓜子了。

    犹豫了一会,还是轻声跟站在她身后的苏万福说了。

    苏万福点了个头就出去了。

    四爷太投入没注意,不过苏培盛是看见了,见苏万福走的利索,心想没什么事。

    果然,不多时就端来一盘子瓜子。

    叶枣开始吃瓜子了。

    第一个,四爷就抬头看过来了:“多吃些这个好。比你吃野菜好。”

    叶枣嗯了一声,也就不理会四爷了,只管嗑瓜子。

    一盘子瓜子都见了底了,四爷总算忙完了。

    “你这你不累?”四爷想说的是,你不牙疼啊?

    这一盘子都吃完了!

    “爷忙完了?我饿了!”不知为什么,吃了一会瓜子之后,反倒是饿了。

    “饿了就叫膳,苏培盛,摆膳。”四爷伸伸胳膊,肩膀很酸。

    叶枣见此,装模作样的起身:“我给您揉揉。”

    说着,就走到了四爷后面揉起来。

    四爷见她不过是随便揉揉,没用力气,便也不拦着。

    笑着道:“你这是给朕挠痒痒呢?”

    “那我用力些!”说着,叶枣果然踮起脚用力起来。

    吓得四爷忙将她拉过来:“傻不傻,朕还少了你这顿伺候了?”

    “爷把我当成瓷娃娃了?”叶枣好笑的坐在四爷怀里:“如今可是满了三月了。”这都快九月里了。

    “满了也不成,什么时候生了,朕就安心了。”四爷瞪她。

    “哦”叶枣声音拉长,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什么样子?朕还说错了?”四爷哼了一声。

    “爷不错,爷心疼子嗣么,我是知道的。”叶枣小声哼哼,一副不满意的样子。

    “朕心疼子嗣,就不心疼你了?孩子还在你肚子里,你说朕心疼的是谁?”四爷无语道。

    “我不知道。我就觉得以前爷没有这么心疼我。”叶枣很是光棍,堵着嘴,一副不高兴极了的样子。

    四爷摇摇头,抱紧她:“不许瞎闹,朕心疼你。”

    四爷不太习惯说这些话,说着自己都觉得尴尬。

    不过,他是知道女人怀孕的时候,不顺心了会难过,会哭泣,会伤身子的。

    这还是当年福晋怀着弘晖的时候,生产嬷嬷说的。

    “哼。”叶枣这才满意了,搂住四爷的脖子:“时间好快呢,这就九月了,今年夏天好像特别的短啊。还好我来年三月就生了,坐月子还不算太热。”叶枣掰着指头算。

    这孩子还是好的,三月生,要是上半月的话,四月半就出月子了。

    那时候不冷不热的,还是好熬的。

    “嗯,孩子懂事,知道孝道。”四爷伸出一只手,摸上她的肚子。

    最近摸起来,隔着衣裳也有点硬硬的了。

    “爷,说出来你可能不想听,可是我想吃烤土豆。”叶枣自己也觉得煞风景,可是就是想吃啊。

    四爷一愣,然后就笑出来了,低沉的笑,将头埋在她怀里:“你呀你。如今不似狐狸,像是个小猪。”

    “没有,我都没有胖。”叶枣哼道。

    “好好好,烤土豆,是不是就着你爱的那个咸菜啊?”四爷想着那个就够了。

    又咸又酸

    “对呀对呀,爷太知道我了。”叶枣猛点头。

    四爷无语的叫人去准备了。

    不多时,摆上膳食,显眼的一盘子烤土豆,还不许剥皮,非得自己剥皮。

    那烤出来的土豆能好看么

    咸菜拌着辣椒也是黑乎乎的,土豆也黑乎乎的

    四爷看着真是伤眼睛。

    要是平时谁敢这么摆着都能叫他丢出去挨板子去。可眼下,是叶枣想吃,她喜欢的紧。

    四爷只能忍着了。

    叶枣是觉得好吃,吃了三个不大不小的土豆,半碟子咸菜下去了。

    四爷实在不能忍,给她夹了个饽饽。

    叶枣看着那个饽饽就跟有深仇大恨似得,不过想想吃的全是土豆和咸菜胃不舒服,才忍着吃了。

    最后喝了一小碗红豆羹。

    其他的菜那真是一筷子也不碰。

    吃饱了,洗漱过往那一坐就开始小鸡啄米。

    四爷本来想着还有几个折子先批复一下的,这会子叫她这般也不忍心叫她回去,只好抱着她回寝宫去了。

    脱了外衣,卸了头发,叶枣很快就睡着了。

    四爷摸着她的肚子,躺下的时候,小腹好像有点凸起,轻轻摸了摸,又把手放上面胃部摸了摸,心想今儿吃的还算多。

    可总是吃些土豆之类的,哎。

    什么时候恢复正常呢?不过现在轻易不会吐了,也是有长进啊。

    四爷睡了一小会就起来批折子了,叶枣根本不知道。

    只是翻身继续睡,四爷低头亲了她一下便起来了。

    心里是羡慕极了叶枣这样睡的。可惜他不能啊。

    等叶枣醒来的时候,恍惚了好久,瞧着帐子外头的灯光,一时间忘记自己在哪里了。

    半晌才叫:“琥珀?”

    今儿是琥珀和珊瑚来了。

    “哎,贵人醒了?”琥珀忙过来,掀开帘子。

    “哦。”叶枣这才回神,她是在乾清宫睡午觉来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