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桂如今,也是四品知府的夫人了,虽然还没有诰命,也不好直接进宫求见,不过到底比以前是腰杆子硬了不少。

    所以,虽然不能请见,也叫人往宫里递了个消息,告诉叶枣,她打算月底南下去广东了。

    这一走,只怕就是好几年见不着了。

    叶枣听了消息,叫人送去不少东西,当做是贺礼。

    “舅舅去了江宁,二mèi mèi要去广东,这京城里,始终还是只有我和哥哥在了。”叶枣叹气。

    “贵人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贵人如今是宫里头的贵人,这宫里,就是贵人的家。又很快要生下小主子了。皇上对贵人也是极好的,贵人万万不可有这样的想法。”姜嬷嬷忙道。

    她怕明贵人伤感,对身子不好,怀孕的人容易多想,容易忧愁。

    万一忧愁了,那可是伤身子的。

    “嬷嬷说的极是。”叶枣笑了笑。

    最悲剧的是,叶家只有一个哥哥和mèi mèi关心她,其余人,根本不关心。

    宫里么,四爷虽然对她好,可也是众人的四爷。

    叶枣摸摸肚子:“嬷嬷说的极是,这孩子生下来就好了。”

    不管怎么说,孩子生出来,就是她的亲人,最亲的一个亲人了。

    “贵人想得开就好,贵人这几日胃口好了不少,今儿早膳吃的也多,不如出去走走?御花园里,菊花开的极好,老奴陪着贵人去赏花?”姜嬷嬷道。

    “好,那就去赏花吧。”叶枣笑了笑,姜嬷嬷都这么说了,这个面子她不给也不好。

    一行人准备好,就往御花园去了。

    穿过隆福门边的甬道,一路经过了几个宫殿,然后到了御花园。

    才进去呢,就听见了孩子的声音。

    “是二阿哥么?”叶枣问。

    “估摸是了,这么大的孩子,没有别人了。”太后又没有叫别人进宫。

    “算了,我们去那边吧。”叶枣指着另一边。

    二阿哥对她有敌意,还是不见的好。不然出什么事了,也是她为难。

    姜嬷嬷自然也是这么想的:“那咱们去万春亭那边走走吧。”

    不过,还是有人看见她们了。

    不多时就见一个小太监过来:“奴才给明贵人请安,我们主子请明贵人在千秋亭见面呢。”

    正是齐嫔那里的小太监。

    叶枣笑了笑,只好去了。

    眼下,齐嫔还是比她位份高的,不去不成。

    姜嬷嬷也是叹气,怎么就遇见了齐嫔娘娘了呢,这可真是巧啊。

    不过好在是齐嫔,不是皇后。

    齐嫔再怎么样,也不敢伤害皇嗣,这一点还是有些分寸的。想来不会有事。

    千秋亭边,叶枣看着齐嫔和常常在坐着,带着二格格,而二阿哥就在一边跑着玩,不见大格格。

    见她来了,常常在忙起身:“奴才给贵人请安。”

    叶枣笑着道:“奴才给齐嫔娘娘请安。二阿哥,二格格吉祥。”

    说罢,就自己起身了。

    齐嫔正要刁难几句,就见一边跑着的二阿哥走过来哼了一声:“你为什么不跪下?”

    齐嫔和叶枣都没来得及说话,就见二阿哥大声道:“你给我跪下!”

    “呵呵。”叶枣低头看他,挺可爱的一个小正太,怎么就成了这样了?

    “奴才这一跪,阿哥吃不起。”再是身份低,也是他的庶母。

    他要是敢吃这一跪,他就毁了。

    “弘昐!怎么这么不懂事!”齐嫔是真的结结实实吓了一跳,孩子上回被她罚了,她以为长进了。

    这怎么还变本加厉了?

    “明贵人,二阿哥还我替他跟你道歉,这事是他的错,还望你不要计较。”齐嫔忙道。

    再是不情愿,也不能毁了自己的孩子。

    “这一次,我是可以不计较。不过,娘娘把二阿哥教导成这样,伤害的不是我。”不敬庶母

    呵呵,这是谁吃亏?

    “哼,你小小的贵人,跪下怎么了?你凭什么这么跟我额娘说话!贱人!”二阿哥被奶娘拉着,犹自不解气。

    更是想起上回被罚跪来,心里把叶枣恨的厉害。

    “弘昐!”齐嫔一个巴掌就打过去了,不过打的不是脸,而是肩膀。

    “额娘,明明是一个贵人,就该跪着啊,为什么您要打我!”二阿哥气的不得了,自打进宫之后,好像什么都不对了。

    阿玛也不爱带着他了,如今处处都不如以前好玩了。

    “我看,娘娘该好生教导二阿哥,那奴才就不奉陪了。”叶枣笑了笑:“告退。”

    “叶氏!”齐嫔见她转身就要走,忙叫她:“今日之事,本宫有错,还望你不要太计较的好。这事要是叫皇上知道了,你也没有好处,一个小小贵人”

    “我一个小小贵人,和皇子起冲突一样讨不得好是不是?”叶枣打断齐嫔的话:“娘娘这是威胁我?你还不知我?我最是不怕威胁了。当初都不怕,如今岂会怕?”

    叶枣冷冷的。

    “你”齐嫔咬牙。

    “你敢欺负我额娘,我打死你!”二阿哥趁着奶娘不注意,挣脱出来,几步过来对着叶枣就打,正好一拳就砸在了叶枣的肚子上。

    小腹。

    “哎哟,贵人!”姜嬷嬷吓了一跳。忙拉开。

    齐嫔也傻眼了:“弘昐!”完了,闯祸了。

    一阵鸡飞狗跳,阿圆和珊瑚护着叶枣,这边奶娘和太监拉住二阿哥。

    二格格当场吓哭了,常常在忙抱着哄她,不许她大声哭。

    “先回去,请太医吧。”姜嬷嬷心里着急,生怕叶枣有事。

    齐嫔一瞬间,脸色煞白,今儿这事,不能善了了。

    很快,叶枣就被送回去,太医来了,皇后娘娘也闻讯赶来。

    齐嫔拉着二阿哥,跪在外头,常常在和二格格,以及赶来的大格格一起跪在锦玉阁外面。

    屋里,太医忙着请脉,皇后看着跪在当地的齐嫔和二阿哥,心里一阵快意。

    “齐嫔,你也太过分了些。”皇后哼了一声。

    要说事到如今,这后宫女子最恨谁,无疑还是齐嫔李氏啊。

    当年她仗着得宠和生育做了侧福晋,那几年压着她,她是怎么也忘不了的。

    “臣妾有罪,二阿哥年纪还小不懂事,还请皇后娘娘原谅。”齐嫔知道,眼下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