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唯有求饶了。

    二阿哥这会子一点都不嚣张了,他看着众人这样,也知道闯祸了。

    明贵人怀孕这个事,他是知道的。

    可是他不过打了几下,明贵人会怎么样嘛?

    何况,他还实在没有想到什么把明贵人的孩子打掉这事。

    可是别人未必这么想,齐嫔和明贵人不和睦那是从府里就开始了的,几年了都。

    这回出了这事,谁不怀疑?

    何况,二阿哥对明贵人敌意那么深,说不是李氏教的,谁信呢?

    四爷很快就赶来了,第一句话就是问太医:“如何?”

    “回万岁爷的话,明贵人只是略受了些惊吓,胎像倒是还稳固,不碍事。”林太医忙道。

    还好没出事,不然就麻烦了。

    “奴才给皇上请安。”叶枣坐起来。

    四爷过来压住她:“别起来了,没事吧?”

    “没事。”叶枣摇摇头。

    “幸好没事!”皇后接话:“齐嫔,你也是府里出来的老人了,这后宫之中,除了本宫,就属你最是位份高,皇上看重你,你这个嫔位还有封号,这是多好的事?”

    “你也该做出个表率来。明贵人不比你位份高,好歹也是正经的贵人。你怎么能教唆二阿哥对她的肚子下手呢?”

    皇后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她早就查清楚了。

    是,当时齐嫔的人不会说,锦玉阁的人不会说,可是还有御花园伺候的人呢。

    齐嫔娘娘可是还来不及封口就出事了。

    “明贵人是二阿哥的庶母,哪有庶母下跪的?这是你教导的不好。二阿哥,你也要反省。皇额娘问你,你可真是敢叫明贵人给你跪下?”皇后严厉道。

    四爷听着,虽然心里知道,皇后对齐嫔的心思是不好的。

    可是她说的都对。

    二阿哥如今,是不像话了。

    “皇阿玛”二阿哥吓得不轻,叫了一声。

    “皇上,是臣妾没有教好孩子,还请皇上原谅二阿哥,一切罪责,都有臣妾承担。”

    齐嫔忙磕头。

    “这就罢了,你怎么敢叫二阿哥打明贵人的肚子?你难道不知,她虽然满了三个月,可还是很容易小产么?”皇后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臣妾没有,二阿哥还他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思,他根本不懂这些。”齐嫔急切道。

    她急切的看着四爷,想要证明不是这样的。

    事到如今,不管是不尊庶母,还是教导不善,都要比二阿哥狠毒伤害庶母和庶母的龙胎来的罪过轻一些吧。

    “弘昐。”四爷看着低头可怜兮兮的二阿哥,严厉道:“皇阿玛问你,你都做了什么?”

    二阿哥抬头,看了一眼四爷,又低头:“儿子没有”

    四爷一阵失望:“弘昐,皇阿玛是如何教导你?如今你自己做的事,都不敢认了么?”

    “皇上”齐嫔叫了一声。

    “闭嘴!”四爷冷冷的看过去,纵然是知道齐嫔素来教导孩子很不错,可是孩子出了问题,他还是会怪罪。

    “皇阿玛我没有,我就是我”二阿哥不知怎么说,半晌终于抬起头:“儿子错了,可是她是贵人,为什么不给我额娘跪下?她还欺负额娘,我我就”

    “齐嫔,你是怎么教导孩子的?贵人就要给你跪下?”皇后见缝插针。

    “臣妾有罪,是臣妾没有说明白,是臣妾的错。”齐嫔忙磕头。

    “皇阿玛我错了,我错了,可是我就是轻轻打了几下,我我又不知道她肚子里有小娃娃,不是没事么,呜呜呜”二阿哥哭道。

    “你真是太另朕失望了。”四爷忽然长出一口气,淡淡的。

    “你打庶母就对了?她没出事你就对了?是谁教你这般不知好歹?”四爷声音发沉:“也幸好没事,否则,这后果你承担得起?”

    “皇阿玛儿子错了,呜呜呜”二阿哥这会子吓得厉害,也顾不得辩解了。

    齐嫔也流着泪,可是却不敢说话了。

    生怕哪一句不对,叫皇上更生气了。

    大格格跪在外头,为难的要死,半晌终究没忍住。

    提着裙摆进来跪下:“皇阿玛,是弟弟错了,松格里也有错,还请皇阿玛原谅一回,以后女儿一定好好教导弟弟的。”

    “皇额娘,求您原谅。明贵人,是弟弟的错,我替弟弟道歉。对不住您。”

    “好了,大格格你别这样,起来吧,别这么哭着,你阿玛心疼。”叶枣笑了笑:“起来说罢,我可受不起。”

    “好了,松格里起来吧。”皇后也笑了笑。

    “皇阿玛”大格格看着四爷,额娘和弟弟跪着,她怎么能起?

    “齐嫔起来吧,大格格也起来。”四爷淡淡的,这回真是看女儿的面子了。

    “多谢皇上。”再是心疼孩子,齐嫔眼下也不敢再说话了。

    “皇上,奴才可以说几句么?”叶枣笑了笑,轻轻拉了一下四爷的衣袖。

    “说吧。”四爷回头。

    齐嫔一阵紧张,她想着明贵人肯定借此机会要压死他们母子了。

    “二阿哥确实少了几分管教。这是齐嫔娘娘的错。”叶枣淡淡的。

    四爷不说话,知道她没有说完呢。

    “不过也是咱们一家子变化太大了,前几个月还在府里头呢,那会子,齐嫔娘娘是侧福晋,奴才是侍妾,见了齐嫔娘娘,是该跪着的。”叶枣笑了笑。

    “这才几个月,别说是孩子了,就是我们,也都还没回神呢。所以,眼下二阿哥还觉得我该跪着,也是惯性使然。”

    四爷点了个头,表示也有理。

    “但是如今毕竟是身份都不同了,今日是奴才我,要是以后呢?如今二阿哥不是王府的阿哥,如今是皇子了呢。”叶枣道。

    “mèi mèi说的是,以后我一定好生教导。”齐嫔这会子不得不低头了。

    “还有,要说二阿哥是冲着我的肚子来的,这我不信的。”叶枣摇头:“二阿哥今儿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上来打我了。”

    “就算是还是过去,我仍然是府里的侍妾,侍妾不算主子,可好歹也是你皇阿玛的人,你下手,叫世人怎么看你?”叶枣看着二阿哥,苦口婆心:“这是对你不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