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齐嫔死盯着二阿哥,即便二阿哥不满意,也不敢反驳:“是,我记住了。”

    “那就好,皇上。二阿哥不是冲着我肚子来的。他人小个子矮,伸出手来可不就正好是我的肚子?他哪里懂得怀孕这回事?何况我肚子还没有起伏呢,他不懂也是有的。皇上就不要计较这一点了。原谅了二阿哥吧,他肯定记住了,以后不会在这样的。”

    叶枣笑着道。

    四爷心里五味成杂。

    他不是看不出,这是叶枣故意放过二阿哥。

    他有些感动。他是最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这么狠毒龌龊的。

    叶氏,枣枣给了他一个最合理的解释,甚至是他没有想到的解释。

    是啊,他们进宫不过几个月,大家都没适应身份转变。

    二阿哥还以为枣枣依旧是府里的侍妾

    这个解释,几乎完美。

    枣枣心里憎恨齐嫔,这一点四爷从不否认,他不觉得枣枣是表演完美。

    只不过,枣枣不想借着孩子的手办这种事罢了。

    或许,这正是枣枣的聪慧之处了。

    她也知道,要是因此就叫自己远了二阿哥,以后她也不会好。

    就算是他不计较,宫里还有太后,还有皇后。

    “好了,既然今日,有明贵人为你求情,朕就不重罚你了。”四爷淡淡的。

    “儿子多谢皇阿玛。”二阿哥忙道。

    “就罚你背诵十篇书,好好的背。回去叫你额娘给你讲讲规矩,要是以后再犯,朕决不轻饶。”四爷道。

    “是,儿子知道了,再不敢了,皇阿玛”二阿哥低头,态度很好。

    这会子,再梗着脖子,那就是傻子了。

    “嗯,好了,大格格带着你弟弟mèi mèi们回去吧。”四爷摆手:“二格格体弱,别吓着了,叫太医去给她瞧瞧。”

    门外,常常在忙谢恩。

    大格格应了一声,带着弟弟mèi mèi走了。

    纵然是再担心额娘,也不敢说话。

    不能得寸进尺。

    孩子们走后,皇后道:“今儿这事,二阿哥也确实是还不懂事,齐嫔,你自己要好好反省。”

    “是,臣妾知罪。”齐嫔松口气,只要不计较孩子,该有什么后果都她承担了。

    “闭门思过一个月,好好抄经吧。以后好好教导二阿哥。”四爷看了一眼齐嫔道。

    齐嫔流着泪呢,四爷也不好太过苛责了。

    “是,臣妾多谢皇上,多谢娘娘。”齐嫔跪下,擦了一下眼泪,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明mèi mèi,叫你受委屈了,都是我的不是,我替孩子给你道歉。”齐嫔道。

    “齐嫔娘娘还是起来的好,我受不起。”叶枣笑了笑。

    她也不动,就在榻上靠着软垫子。

    “好了,没事就好,朕还得回乾清宫。皇后,齐嫔,都走吧。改日再来看也一样的。”四爷起身。

    “奴才恭送皇上皇后和齐嫔娘娘。”叶枣忙道。

    “你不要动了,好好歇着,有事叫人来找朕。”四爷想揉揉她的头发,可是有皇后等人在,也不好意思。

    “是,奴才知道了。”叶枣乖巧道。

    “嗯,走吧。”四爷道。

    四爷和皇后走在前面,齐嫔退后几步。

    于是,四爷和皇后出去了,齐嫔还在屋里。

    叶枣轻轻的:“齐嫔娘娘,今儿的事,我不计较,算是我放过二阿哥一回。可你要是教不好你的儿子,下一回,我是不会继续放过他的。我的狠毒,你应该很清楚。”

    齐嫔一愣,死死的攥着手里的帕子出去了。

    屋里,四个大丫头还好,姜嬷嬷和几个二等丫头和花姑姑却是着实吓了一跳。

    这位主子,什么话都能说啊!

    这齐嫔娘娘竟也就忍着了?

    “贵人?”阿玲叫了一声:“您躺会吧,累了吧?”

    “还好,我渴了,给我倒些水来喝吧,你们没事都散了吧,嬷嬷也去歇着吧,我有事再去请您?”叶枣道。

    “是,那奴才就先下去了,贵人还是躺一躺。”姜嬷嬷应道。

    “好,喝了水就躺着了,嬷嬷去吧。”

    “哎,那奴才告退。”姜嬷嬷福身,转身出去了。

    花姑姑几个也忙退出去了,殿中就留下了阿玲阿圆,珊瑚和琥珀。

    “贵人,您也太随便了,怎么能那么说呢。”阿圆嘟囔。

    “什么啊?狠毒?”叶枣喝了水,笑着把杯子递给琥珀。

    “贵人!”阿圆急的跺脚。

    “哎,这个宫里,你说我该怎么立足?”叶枣往后躺。

    珊瑚忙给她垫好了迎枕,伺候她舒服的靠着躺好。

    “齐嫔娘娘对我你们是知道的,当年我差点死在她手里。所以今儿的事,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能和一个熊孩子计较。可是,熊孩子要是一直熊下去,我可以收拾他额娘啊。”

    “今儿的事,我当二阿哥不懂事,我不计较了。不过以后,他对我怎么样,我只好还给齐嫔。本来我就记着齐嫔的黑账呢,以后都是要还回去的。所以,我就是狠毒啊。”叶枣无辜道。

    “可是这话要是叫皇上听见了怎么办啊!”阿圆继续跺脚。

    “听见了,就承认错误。”叶枣叹气:“不然怎么办?”

    太后不喜欢她,皇后虎视眈眈。她要是不自己立起来,那么怎么面对后宫的众人?

    该善良的时候不含糊,该狠毒的时候也不能手软。

    不过当然了,不能叫四爷知道她会对他的孩子下手。

    唔,事实上,她也不会。

    孩子们是无辜的,小天使们,她就算是动手脚,也不会是皇后那样的手脚。

    “都别担心了,不是叫我睡一觉?那我就睡一觉了。”叶枣笑道。

    阿圆几个应了,各自出去,留了阿玲在外间呆着,方便里头叫人。

    出了外头,珊瑚道:“阿圆姐姐不必担心了,有时候,咱们贵人也的狠一点。眼下还好,三年后选秀了,咱们贵人肯定不是贵人了,那时候,要是不拿出些威严来,如何立足呢?”

    阿圆点点头:“你说的是。”

    她何尝不知道,只是宫里实在是

    哎,单单是一个狠毒的皇后,就不好对付。

    贵人越来越得宠,以后还有孩子,这日子也不知如何才能好过些呢。怎么不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