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三日后,二阿哥将抄好的书送去了乾清宫,站着听四爷训斥了一番之后,就算是过了。

    当然,这一切,与叶枣说的那番话不无关系。

    四爷心里,念着叶枣的好,虽然没有如何怪罪齐嫔母子,但是却实实际际的记住了叶枣的懂事。

    很多时候,不是你每件事都懂事才是懂事。

    其实,每件事都懂事的人是最吃亏的。

    因为大家都习惯了你的懂事,你偶尔不懂事了,就显得格外的不懂事。

    这话也许有点绕口,但是意思就是这样的。

    叶枣这样,反倒是不一样了。

    她这几年里,对齐嫔那叫一个不客气,就算是曾经身份差的远,她也是对齐嫔李氏不客气的很。

    几次三番下来,四爷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就是不能共存的两个人。

    就算是临进宫的那一日,在府门外头还闹了一出。

    所以,这件事上,四爷原本以为叶枣会抓着把柄不放手的。

    甚至,四爷又怕不罚二阿哥叫叶枣气着了,她怀着孩子呢,不能受气。

    可以说,四爷为难了。

    四爷想了好几个法子,怎么能叫叶枣满意,也不伤着二阿哥。

    毕竟,孩子他是心疼的。

    可是这时候,叶枣主动懂事的化解了这件事。

    只是一句孩子不懂事,孩子没适应宫里的生活,孩子没适应身份的转变就叫这件事变得简单起来。

    四爷如何不感动?

    试问,要是以往齐嫔每次打压叶枣,叶枣都是忍让懂事规矩的话,这一次,四爷会不会只觉得是理所应当?

    于是,四爷现在面对二阿哥的时候,反倒是有一些想好好说他的想法了。

    二阿哥还是受教了的,至少额娘和姐姐的话,他听进去了。

    这会子老老实实的挨训“皇阿玛,儿子知错了。”

    “儿子不该不敬明贵人,儿子不该动手,额娘教导儿子,那是大错特错。儿子知错了,皇阿玛,您原谅儿子一回。”二阿哥忙跪下,按着姐姐的意思道。

    “真的记住了,朕就不说你了,但是要是还有下回,你就不必见朕了。”四爷道。

    “是,儿子记住了,多谢皇阿玛。”二阿哥忙道。

    “起来吧。回去歇着吧,朕还要忙,改日再来看朕吧。”四爷挥手。

    “是,皇阿玛保重身子,儿子先走了。”二阿哥忙道。

    他可是巴不得马上走,很是怕皇阿玛呢。

    真是几个月没在一起了,他觉得皇阿玛变了,不是以前的皇阿玛了。

    四爷叫人送走了他,就忙碌起来。

    秦政海和明珠已经南下,五爷也提早走了。

    开海禁,训练水师,都是大事,一步也马虎不得。

    天天跟户部核算银钱粮食,好歹四爷是户部呆过的,很多事都很清楚。

    这一忙,就是一整天,午膳都是随便吃了几口的。

    终于户部的官员走了之后,四爷站起来觉得饿得厉害。

    “锦玉阁用膳没有?”好吃的,锦玉阁。

    这是四爷的认知。

    “回皇上的话,这还没到时候呢,想来没有用呢。”苏培盛忙道。

    “嗯,那就去吧。”四爷笑了笑。

    苏培盛忙伺候四爷换了一声常服,往锦玉阁去了。

    锦玉阁里,叶枣也琢磨吃什么呢,她这几日神奇的不吐了。

    吃什么都不吐了,胃口也开了,再也不自虐的吃野菜窝窝头咸菜了。

    四爷来了,她欢欢喜喜上前:“爷,您用膳了没有啊?我想吃羊肉,您想吃么?”

    四爷惊讶的看着她,不过几日不见,居然吃肉了?

    “想吃就叫膳房做,朕也饿了。”四爷笑道。

    “我想吃碳烤羊排,撒上孜然粉和辣椒粉,要多撒辣椒粉!烤的金黄滴油!爷想吃不?”叶枣眼巴巴的,口水都要出来了。

    四爷好笑的抱她:“吃,你吃朕就吃。不过羊肉本就上火,你这么吃,上火了怎么办?”

    “我不管,上火也吃,我要吃!”叶枣摇着四爷的脖子。

    是真摇着脖子啊。

    四爷都被她晃得头晕了:“好好,吃,乖。”

    四爷无奈的道:“去问问姜嬷嬷,有什么东西是孕妇能吃了下火的。”

    阿圆忙去了。

    叶枣这头已经要等不及了,只好拉着四爷说话了。

    东一句西一句的,四爷心里好笑,想着之前她不吐的时候就是这么爱吃,一说吃什么,就不能忍了。

    还是这样好,这样她健康,孩子也健康。

    什么都不吃可不成,瞧着就没精神。

    不多时,姜嬷嬷就过来了:“奴才给万岁爷请安,给明贵人请安。”

    “嬷嬷免礼。”四爷抬手。

    “多谢万岁爷。”姜嬷嬷站起来:“奴才是特地来说一声,这妇人怀孕下火的东西最好不要沾。但凡下火的,都有凉性,对大人孩子都不好,要是等胎到了六七个月的时候,少量一点还好,如今最好不要多沾了。要是贵人想吃上火的东西,那就只能多喝点水了。”

    姜嬷嬷心里明镜似得,劝不住的。

    这位啊

    包天的胆子!

    别说是她劝不住了,皇上也一样是劝不住啊,何况皇上也不劝。

    只要听着这位吃不上了,就开始心疼,您还指望他怎么劝?

    好在太医私下里瞧瞧说了,吃上火的问题也不大。

    最坏的结果就是以后生出来孩子大约爱上火,也是小时候,调理就好了。

    “多谢嬷嬷,我一定多喝水。”叶枣笑道。

    姜嬷嬷嘴角一抽:“是。”我还能说什么呢?

    四爷看着姜嬷嬷,有点想笑。

    他记得小时候,姜嬷嬷是很严厉的,他有时候不听话了,也拗不过姜嬷嬷。

    如今,姜嬷嬷也是遇见对手了。

    枣枣笑眯眯的,倒是把个姜嬷嬷治住了。

    怎么说呢,四爷肯定很尊重姜嬷嬷,不然不会独独留她一个奶娘。

    可是小时候被管的太多,如今看见叶枣治住了姜嬷嬷,诡异一般的,有些暗爽。

    那是一种,我家小狐狸精就是厉害的感觉。

    也是不能对外人道啊。

    很快,晚膳就上桌了,叶枣闻见羊肉的味道,就垂涎三尺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