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姜嬷嬷看着那羊肉上头厚厚的一层红色辣椒面,无奈的看了一眼四爷。

    四爷么,只能装作没看见了。

    横竖,四爷也是问过太医了的,所以即便是不想叫叶枣这么吃,也没法子了。

    不给辣椒她就不吃了,怎么办?怀着孩子,难不成打她一顿?

    四爷这会子哪里舍得叫她不顺心?那不是委屈了么?

    所以怎么办?忍了吧。

    于是,继四爷对姜嬷嬷被治住有点暗爽之后,姜嬷嬷看着四爷如此纵然叶枣,有点恨铁不成钢。

    叶枣实在是等不及,直接下手了。

    羊排切得大小合适,捏着骨头就可以,叶枣咬了一口,唔了一声,就眯起眼了。

    小嘴一直动一直动,一脸惬意满足。

    四爷看着都觉得辣,不过看她吃的这么香,实在是没忍住。也学她,动手捏了一块咬下去。

    第一口,四爷就后悔了。

    太辣了

    可辣归辣,也许就是因为辣刺激开了味蕾,这羊肉格外新嫩好吃。

    四爷也是吃的停不住了。

    到了最后,一大盘羊肉,两个人你一块我一块,吃的津津有味。

    甚至意犹未尽。

    还是四爷理智尚在:“不许吃了,吃些别的,乖,想想孩子。”

    “你就是心疼孩子。”叶枣委屈。

    “朕心疼你,可你想想,以后闺女一脸的痘,你不心疼啊?”四爷笑。

    叶枣直接给了四爷一个大大的白眼,忽悠谁呢,没听过!

    不过孕妇要是上火了,也是大问题,不吃就不吃吧。

    两个人又吃了些别的,反正这一顿,吃的是真饱。

    洗漱过后,就是四爷都不想动了。

    “哎哟,撑了,爷摸摸,孩子好像摸得到了。”叶枣摸着肚子道。

    她本来是摸着胃部的,结果就摸小肚子了。

    四爷也惊奇的很,伸手摸:“好像是更明显了些。”

    小腹处,硬硬的一块,比之前大多了。

    “我吃的好了,她长得快。”叶枣说着,懒洋洋的往后躺,一点形象也没有。

    四爷当然不嫌弃,拉着她一只手:“你呀,想吃什么就吃,只要不是不能吃的。还用这么说么?”

    “爷,您是这世上最好的阿玛了,闺女肯定最喜欢您了。”叶枣懒洋洋的,毫无诚意的恭维。

    四爷摇头,起身坐在她身边:“朕眼下就像是养着闺女。”

    “嘻嘻,我想着,这么躺着是不是不大好,起来走走?可是走不动怎么办啊?”叶枣挣扎。

    吃太多肉了,不走走不消化怎么办啊?

    “起来走走吧,朕也有些多了。”四爷有些尴尬,他今儿怎么也没忍住呢?

    两个人起身,就在锦玉阁院子里转悠。

    桂花打了花苞,就快要开了,隐约已经有了香气。

    叶枣伸手抓了几个小米粒儿似得花苞闻:“这金桂就是香。”

    “是不是又想到桂花糕桂花茶了?”四爷笑她。

    “没有。虽然香,好像我不爱桂花糕哎,我还是想吃肉。刚才那肉我还能吃好几块!”叶枣实诚道。

    四爷终究是没忍住,哈哈笑出声。

    “你呀你!”四爷叹气。

    “哼,爷不老实。”叶枣把桂花花苞丢在四爷身上。

    几个小米粒罢了,丢出去就不见了,四爷都没感觉。

    “怎么不老实了?朕哪里就不老实了?”四爷瞪眼。

    “哼,你就是不老实!”叶枣拉四爷叫他低头。

    四爷低下头听她说话。主要是叶枣个字比四爷矮的多,如今怀孕又不能穿花盆底。所以就差了一截。

    “爷明明是想吃肉了,就来我这里吃了,吃完了还说我。爷哪里老实了?”您刚才吃肉那架势分明是馋极了好么?

    四爷还以为她说什么呢,这话一出,四爷整个人尴尬的厉害。

    孝期内,乾清宫肯定是不见荤腥儿的。

    不得不说,四爷想吃肉了,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锦玉阁。

    可叫叶枣点破了,这也太尴尬了。

    四爷当即就尴尬的咳嗽起来了:“你真是”

    “孝心在心里,又不是嘴上。爷吃肉了一样是孝敬先帝爷的嘛。我那么多毛病都叫您知道了,您这一件事就不叫我知道,太坏了。”叶枣小声埋怨。

    他们说话的时候,奴才们就都退后了好几步,所以听不清楚。

    四爷看着她,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半晌无话可说:“朕真是真是怕了你了。”

    “我不信,爷才不怕呢。爷是逗我开心来着。”叶枣仰头。

    四爷摇头,哎了一声,似乎带着无尽的无奈:“你呀你,好了,走一走就回去,别累着了。”

    叶枣吐舌头,拉着四爷继续走起来了。

    逛了一会,回去就要睡觉了。

    这一觉睡得还算安稳,除了睡前四爷被某个小狐狸精折磨的之外

    早上起来,叶枣还在睡,四爷睁眼就觉得下巴不舒服。

    伸手一摸,就摸到两个大包。

    四爷皱眉,昨儿他说的是闺女长痘,这是什么?乌鸦嘴?

    摇摇头,往叶枣那里看。

    虽然天还没大亮,外头灯光昏暗,可是四爷还是清楚的瞧见,叶枣脸上光光的,没有痘

    啧,这可真是受老天眷顾啊,见她吃多少辣的也不长痘。

    四爷嫉妒的捏了一把她滑嫩的脸。

    睡梦中被袭脸,叶枣伸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就打在了四爷的手背上,还挺疼。

    四爷收回手,将她的手塞回被窝,下地了。

    自己都觉得自己真是就为了挨着一巴掌不成?

    “好生伺候你们主子,她如今能好好吃喝了,伺候她喝些燕窝粥。”四爷洗漱过,换了衣裳临走吩咐。

    “是,奴才遵旨。”阿圆忙道。

    四爷这才放心走了。

    四爷去上朝了。卯时三刻的时候,住在长春宫侧殿的禧贵人发动了。

    四爷还在上朝,皇后忙赶过去。

    叶枣醒来的时候是辰时中,禧贵人已经疼了很久很久了。

    “发动了?这是提前了吧?不是说九月末十月初?这才初九而已么?”叶枣打了个哈欠问道。

    “是提前了,不过也不算太早。”姜嬷嬷道:“这预产的前后半个月都是差不多的。”

    她看过禧贵人的胎像,很稳固,不会是早产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