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禧贵人生了四阿哥,这是一件喜事。

    只是,四阿哥出生在效期内,是不能大办的。

    所以,洗三首先就省了,满月也只能宫里随便办一办了。

    这一点,不是禧贵人如此,就算是深受宠爱的叶枣,等她生了孩子,也一样。

    孝大过一切么。

    太后娘娘显然很高兴,叫人抱来四阿哥亲自见过,很是夸赞了一回。

    不过,这话传到了四爷耳朵里,四爷当下就火了。

    将手里的折子一摔,就不说话了。

    苏培盛心里明白,四爷是恼了太后娘娘太爱败家子了。

    四阿哥才生出来几天呢,就被抱去了寿康宫。这天也冷了,要是有个冻着了,伤着了怎么办?

    四爷的确是恼了这个。

    自打皇额娘成了太后,就越发架子大了。

    如今,连这出生三四天的孩子都要摆布一下了么?

    “传旨下去,四阿哥不满三个月哪里都不去去,只许在长春宫。”四爷哼了一声。

    苏培盛正要走,四爷叫住他:“传旨,以后宫里的孩子,不满三个月,只能在自己宫里!”

    枣枣年后也要生,现在就说定了好。免得到时候皇额娘又要折腾。

    苏培盛哎了一声忙去了。

    这圣旨下的没头没脑的,很多人都不是很明白什么意思。

    不过,也有明白的,就知道这是太后娘娘又触了皇上的底线了。

    这是明摆着怪罪太后娘娘将四阿哥抱走瞧了。

    可不是么,刚出生的小孙子,哪家的祖母敢这么抱出来?

    如今都说小孩子是最弱的,一般来说,不到满月都不见人。

    就是过了百岁,都不怎么见外人的。

    宫里的孩子,尤其难养活,哪有这样的?

    太后娘娘啊,难免是架子大了些。难怪皇上生气呢。

    不过,也看得出,皇上对这位阿哥的疼爱。

    寿康宫里,听了圣旨,太后就砸了茶碗。

    “这是怨我呢,怨我不该抱来撒四阿哥。难不成,我想看看孙子,还要纡尊降贵的过去不成?她一个小小的贵人,承受得起么?”太后哼道。

    众人都不敢说话,跪在一边的付达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

    太后娘娘有些太张扬的感觉。

    她自己出身就极其不好,如今一口一个小小贵人,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如果是叶枣,就能告诉他,这叫违和感。

    自己就是出身草根的人,如今口口声声看不清嫔妃们,这就叫人觉得很有些不屑了。

    尤其是,这个纡尊降贵用的

    更何况,民间祖母疼爱孩子的,也不会这么小就把孩子抱出来,何况,就算是您是太后,去看看自己的孙子就低贱了?

    不见的。

    所以,太后如今是张狂。

    今儿蔡姑姑不在,她风寒了,歇息了几日了。

    其实要是她在,说不定会拦着太后也未可知。

    所以眼下,是没有人敢多话劝太后娘娘的。

    太后发火发了半晌,才算是收住,收住了,就对禧贵人和四阿哥有意见了。

    皇帝既然不许她喜欢四阿哥,那就不喜欢好了。

    她也不止这一个孙子,等来年,明贵人生了,抱去皇后膝下,到时候那就是嫡出的孩子,那时候在宠爱吧。

    禧贵人这里,一早就不愿意孩子被抱走,甚至,她害怕抱走了就不会再抱回来。

    终于盼着孩子回来了,心也算是落下来了。

    等圣旨来了之后,她松口气,这么小的孩子,还是安安稳稳的在她身边养着好。免得出问题了。

    整个宫里头,看着这回的事,都有了一个认识。

    那就是,太后娘娘和皇上关系有点紧张。

    皇上很疼爱四阿哥。

    于是,往长春宫巴结的人就多了起来,禧贵人虽然是月子中,可她身边的人,也没少被抬举恭维。

    一时间,宫里头还是明贵人和禧贵人最占上风。

    叶枣一无所觉,反正她需要的什么都有,不必张嘴,就有人上赶着送来。

    说实话,她都习惯了这种生活了。打从府里就这样。

    至于听闻这件事么,叶枣只有一句话:“张狂是要付出代价的。”

    “贵人,您的肚子好像能看出来不少了、”珊瑚毕竟岁数好奇心还是很大的。

    叶枣将衣服拽紧了,看着好像是凸起的小腹:“好像是吧,每天看,我都没感觉。”

    “确实是大了不少了,贵人如今饮食正常了,孩子长得快。”姜嬷嬷笑道。

    “那就好,这小家伙长吧,横竖我也不要身材了。”叶枣摸摸肚子,又摸摸腰:“水桶一样了。”

    “贵人快别这么说了,您这腰身,也就是您自己觉得粗了,您看奴才的?”珊瑚将衣裳拉紧了叫叶枣看。

    呃怎么说呢,珊瑚不胖,可这腰身确实比怀孕的叶枣粗。

    “你可真会安慰我,就是不知道再过几个月,你怎么安慰我。”叶枣嘟囔。

    珊瑚嘿嘿一笑:“过几个月么,奴才就请武常在来做客。”

    “噗”叶枣正喝水,就笑喷了:“你这个促狭的丫头!”

    珊瑚忙伺候她,好歹只喝了一小口,喷了也不碍事。

    擦干净之后,珊瑚道:“就是逗逗贵人”

    “那你不是很成功?”叶枣笑道:“不过以后不能这么说了。”

    珊瑚忙点头。

    叶枣还是想笑,武常在如今真是

    上午见了就惊讶了一下,真是横着长的么?上回见着,像是有一百六十斤,今儿见着,像是一百八十斤了。

    据说她特别能吃,如今是孝期,她吃素也能吃成那样

    真是了不起了。

    武常在如今都是宫里的笑话了。

    从进府开始,一回都没伺候过四爷,几乎就是没有过了明路。

    如今又吃成个大胖子,本身长得就不怎么好。

    如今胖的把脸撑开之后,更是没法看了。

    早上叶枣见着她,明明看着她脸上是上了粉的,何况九月的北方早上,那是绝对不热的。

    武常在却还是一脸油光

    真是

    别说四爷了,这样的人,哪个男人也下不去嘴。

    武常在这一辈子,说不定真的一直要处下去了。

    想想也是悲哀,可是叶枣想起,被她害死的尹格格,那可是一尸两命呢就觉得,活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