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整个九月,四爷忙的陀螺一般。

    刚出生的四阿哥,也不过见了三次。这就不少了。

    叶枣这里,倒是每天问一句,只有一天,接了她过去吃了晚膳,留宿了一夜罢了。

    这一忙,就忙到了颁金节。

    十月十二,颁金节的前一日,明日终于可以封笔了,这一回,怎么着也要休息七天。

    四爷不是那种不体恤臣子的,最近他累,老臣们更累。

    “颁金节自己人进宫吃顿饭便是了,还是先帝爷的孝期,就不必大肆操办了。你们也各自回府过节去吧。”四爷在早朝上摆手。

    众人忙谢过了皇上,退朝出去了。

    下了朝,四爷又道:“直亲王和恒郡王不在京城,要将赏赐送到。怀郡王那里,也要送到赏赐。”

    “是,奴才这就去盯着他们,别送错了。”苏培盛应道。

    “嗯,宗室里不必都进宫了,赏赐却是都要送到的。”四爷道。

    苏培盛忙应了。

    明日要进宫过节的,男的都在乾清宫里,女的还是摆在坤宁宫。

    叶枣这里,没有人要进宫拜见的,她嫂子身份不够。

    所以不慌不忙,只等着明儿一早起来,给太皇太后,太后和皇后请安就好了。

    “今儿要早些睡了,省的明儿起不来。”叶枣打着哈欠道。

    阿圆好笑,这才刚起来呢,就琢磨晚上的事了。

    吃了早膳,就见乾清宫里的太监来请叶枣过去了。

    叶枣应了一声,换了一身竹叶青的夹袍子披着斗篷往乾清宫去了。

    十月里了,已经是冬日,不过今年的冬天不冷,至今还没生火呢。

    乾清宫里,四爷见叶枣来了笑道:“过来坐,冷不冷?”

    “不冷的,爷忙完了?我以为爷今儿还得忙一天,原来爷自己给自己先放了假?”叶枣笑着走过去道。

    四个多月,就快五个月的叶枣,终于没有之前的轻盈了。

    穿着衣裳也一眼就能看出肚子凸起了。

    四爷如今越发的心疼她了,扶着她坐好:“辛苦你了。累了吧?”

    “还好,一点点长大的,我觉得受得了。”叶枣摇头。

    原来孕育孩子是个奇妙的过程。一开始的没感觉,到后来的吐得昏天黑地,再到如今,感觉肚子一天一天的长大,孩子一天天的长大。

    “他会动了。”叶枣笑道。

    “是朕最近太忙了,冷落了你,过了颁金节,就常见你。”四爷伸手摸上去道。

    “好啊,那孩子一定很高兴,还是阿玛要在才好啊。”叶枣笑道。

    “嗯,最近吃的好不好?天冷了,你殿中没有地龙,火盆子烧上了没有?”四爷问。

    “今年不算冷,眼下没有烧,不过我估计过了颁金节就差不多了。”叶枣道。

    “今儿就烧上吧,在不冷也是十月十几了,殿中烧上火,你就舒服。哪怕是烧的少一点。”四爷道。

    其实四爷之前就问过了,还特地叫了姜嬷嬷来问。因为往年,枣枣都是九月半就烧火了,这都晚了一个月了。

    虽然说今年是不怎么冷吧,好歹也冬天了。

    姜嬷嬷和太医说的一样,都是说叶枣今年是因为怀孕,又爱吃辣的,所以身子有些燥热,就很是不怕冷。

    不过四爷觉得,还是烧上好。

    “那我听爷的。”叶枣点头,她想着自己不冷,说不定奴才们冷呢。她们都在屋里伺候。

    又一想,她主殿不烧火,下人们就不敢往自己屋里放火盆子。

    这确实是她大意了。

    “想什么呢?”四爷抱着她,一只手还放在她肚子上,轻轻摸着。

    四爷最近很忙不怎么见她,所以每次见了,都觉得她肚子又大了一点,所以就各种惊奇,总是想要摸摸。

    “没有,爷好像瘦了。忙的吧?”叶枣伸手,摸四爷的脸。

    四爷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也没躲开。

    任由她柔嫩的小手摸上他的脸。

    只觉得,她的手热乎乎的,甚至烫烫的,从脸上开始,烫到了心底里。

    于是,叶枣就发现,四爷耳朵红了。

    她都吓了一跳,忙抽回手,抽的太快了,食指上戴着的琥珀戒指圈儿把四爷的脸划了一下,四爷的左脸上,就有个不是很明显的红痕。

    叶枣忙又伸手过去揉:“不疼吧,我不是故意的。”

    其实四爷都没察觉,这一来,更是尴尬和不好意思了。

    四爷呢虽然孩子都好几个了,女人更是不少。

    但是怎么说呢,很多事,四爷没有做过。

    叶枣之前,他不爱与女人接吻。

    这样大白天的,叫女人摸了脸,四爷还是初体验,以前就算是有什么,那也是晚上帐子里的事。

    比起被叶枣亲一下,四爷甚至觉得被摸了脸更难为情一些。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的,激烈的事做了很多之后,忽然面对纯情,就不知所措了。

    哪怕,他们也不算是多么纯情的人。

    叶枣越是看,越是觉得四爷好可爱,抬头亲他的下巴:“爷略勾人。”

    这一回,四爷的脸腾地一下就红透了。

    这回说什么也坐不住了,将叶枣几乎是丢进了软椅里头。

    垫子好几层呢,肯定不会伤着她和孩子。

    然后四爷起身,逃一般的出去了。

    叶枣先是愣,紧接着就笑出了声:“怎么这么可爱的?”

    然后就大笑起来,一只手扶着软椅的背,一只手扶着肚子笑的停不住。

    四爷出了外头,就后悔了,这么出来不是更尴尬。

    好在苏培盛等人低着头,谁也不敢看他。

    四爷正想着先去书房坐会吧,就听见屋里叶枣停住笑,哎哟了一声。

    “贵人!您怎么了?”阿圆急吼吼的过去扶着叶枣。

    叶枣摆手,还来不及说话,就听见门砰地一声四爷进来了:“怎么了?快传太医!”

    这会子哪里还见四爷有一丝脸红,倒是有些白了。

    “没事没事,岔气了,岔气了。”叶枣还是想笑,不过看见四爷这样,她心里是感动的。

    “真没事,不用赵太医了。”叶枣摆手。

    “你呀你,什么时候能叫朕省心些?”四爷坐下:“太医还是请吧。”

    叶枣叹气,往四爷怀里凑:“你真是”

    很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