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医很快就到了,林太医小跑来的,他是生怕明贵人有个好歹啊。

    不过来了就看着皇上坐着,明贵人坐着,明贵rén miàn色红润,看着好得很呢。

    这会子他一点都没有你好好的叫我来干嘛的想法,而是各种庆幸!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忙过来请安,这才请脉。

    四爷见叶枣不笑了之后,就渐渐没有不适了,心也放松了,所以再见了太医,也就不着急了。

    林太医请脉之后就说了没事。

    “我都说了没事,就是笑岔气儿了嘛。”叶枣笑道。

    “明贵人心情愉悦是好事,孕期能多笑是极好的,不shǎo fù人孕期内最是伤春悲秋,动辄哭泣,实则很是伤身子。”林太医这才有空擦了一把汗。

    这大冬天的,愣是跑出了一头汗。

    “哈哈哈好,我记住了,多谢太医了。”叶枣瞟了四爷一眼,就又笑了。

    四爷又是恼怒,又是尴尬,还舍不得发火,真是憋死了。

    “好了,下去吧。”四爷暗戳戳的想,个不懂事的太医,这回就不赏赐他了!

    林太医出了乾清宫,苏培盛还好奇呢,回回赏赐,今儿万岁爷这是忘了不成?

    不过忘了就忘了,少一次也不碍事不是?

    殿中,叶枣蹭四爷的脖子:“生气啦?我错了。”

    “好了,起来走走吧。”四爷生气不至于,就是还有点尴尬。

    叶枣点头,被四爷扶着起来,就在乾清宫后殿门外头溜达了好一会。

    “爷你说这会子是不是最适合吃羊肉锅子了?”叶枣忽然道。

    四爷简直了,要不是从来没做过,眼下真是想翻白眼。

    “这一个多月,你难道不是每天吃羊肉?”自打不吐了之后,这小狐狸简直要把羊肉吃出花儿来了。

    每天必然吃一顿。

    “可是没吃锅子啊。”叶枣无辜。

    “好,吃,也不怕吃腻了?”四爷笑了。

    “腻了再换么,眼下就想吃锅子了。天不是冷了么,咱们围炉。”叶枣想了想:“算了,别羊汤做底子了,就用牛骨汤吧。多切羊肉过来。我好想吃的。”

    “好,吃,朕什么时候拦着你了?怎么还这么可怜?”四爷揉她的头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用委屈。”

    “哎,我真是喜欢死了你这样宠着我!”叶枣忽然往四爷身上蹦跶。

    四爷吓了一跳,忙抱住她:“你真是”

    这怀了个孩子,怎么怀的自己像是一个孩子了呢?

    “胡言乱语,你也不怕伤着孩子!”四爷说话都有些颠倒了。

    也不知是怪她动作太猛呢,还是怪她说话不注意了

    “哈哈,我们进去吧。”叶枣拉四爷的手。

    四爷无奈的被她拉进了殿中。

    喝了一杯玫瑰花茶之后,拉着四爷要赏画

    四爷觉得好吧,四爷想着这一天就都给她吧,明儿要忙,后日里也不见得有时间。

    今儿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于是,四爷陪着叶枣赏画,然后吃了午膳。

    由于叶枣的坚持,锅子晚上吃

    吃了午膳,叶枣困了,拉着四爷午睡,四爷自然没拒绝,他半夜起来上朝,能不困么?

    下午的时候,果然叶枣醒不了

    四爷就将她丢在这里,去书房了。

    折子是永远批不完的,所以休息时候抽空批折子吧。

    等叶枣醒了,果然已经是半下午了。

    四爷又回来陪她说话。

    不过,四爷到底没有和叶枣吃上这顿锅子。

    就在叶枣午睡起来不久,四爷刚回到后殿不一会,就见寿康宫的大太监付达来请四爷去寿康宫。

    说是太后娘娘腹痛。

    四爷心情很复杂,他如今,下意识的抵触太后那里的一切消息,可是那又是自己的亲额娘,没有不担心的。

    “走吧。”四爷起身:“明贵人就在这里歇着吧,不必去了。”

    叶枣想说我也去看看比较好吧?不过想了想,还是答了一句是。

    四爷去了寿康宫,就见皇后已经到了。

    心里就更是排斥了,他断定额娘不是大问题,否则付达不会不慌不忙。

    可是不是大问题,这么远把皇后也叫来,又是什么意思?

    四爷还没来得及进去呢,就见太监唱和:“太皇太后驾到!”

    竟是把太皇太后都劳动了。

    四爷叹口气,过去请安:“孙儿给祖母请安,皇祖母怎么来了?”

    “你额娘身子不适,我来瞧一瞧。”太皇太后笑道。

    四爷心里叹气,这肯定是皇额娘叫人去说了的。

    不然,太皇太后不会管。

    四爷皱眉,额娘到底是要如何?明日就是颁金节了,她兴师动众的,究竟是要做什么呢?

    正殿里,四爷进去,就见皇后在,十四爷也在,太医四五个!四爷请安之后,就问一边的四五个太医:“皇额娘身子如何了?”

    “回万岁爷的话,太后娘娘这是这是着凉导致导致腹痛”

    太医恨不得今儿早上起来他自己腹痛不能当值才好呢。

    这兴师动众的,结果只是着凉了腹痛腹泻。

    他都替太后难堪

    这叫什么事?

    四爷压着火气问:“可有大碍?”

    “回万岁爷的话,这只是一般的着凉,喝一副药就好了。”太医低头,心说这都不用喝药,喝点热水也能好的。

    太后躺着,这会子也是脸红,不过她越是尴尬,越是不服。

    她是太后,尊贵的太后,生了病如何不能请儿子和媳妇来看看了?

    “额娘!”十四爷站起来:“您可把儿子吓死了!”

    这一句,叫太后更尴尬了:“难不成,哀家病了,还不能看太医不成?还是不该叫你们来?”

    十四爷本来是一句亲昵的埋怨,这会子被太后一句话堵住,竟是无话可说。

    “额娘贵为太后,便是针扎了一个针眼儿,也是大事。”四爷淡淡的:“不过,皇祖母年年事已高,实在不该劳累。既然额娘没事,儿子先送皇祖母回去吧。”

    太后是尊贵,可是再尊贵,太皇太后也是她婆婆。

    实在是不该因为这点事,就把太皇太后惊动过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