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很清楚四爷的意思,可就是越发不服。她想着,她儿子是皇帝,可太皇太后一辈子无宠,就是个摆设,眼下凭什么压在她头上呢?她不服。

    “既然太皇太后劳累,那皇帝还是先送太皇太后回去好。”太后声音很是有些不好听。

    “不必了,哀家没事,太后还好么?哎,肠胃不适也是大事,天冷了,你也注意身子。”太皇太后笑着道。

    她用不流利的汉语关怀太后,说不得有多关心,可是面子是足够给了太后的。

    “多谢太皇太后关心了,哀家也没事。”太后笑了笑,只是十分牵强。

    四爷听着,只觉得胸膛起伏的厉害:“皇祖母,孙儿送您回去吧。”

    他听着太后对着太皇太后说话,一口一个哀家,就觉得无话可说。

    额娘到底是有多不敬太皇太后,他身为儿子,竟不能说。

    就好比,皇后能在太后跟前自称本宫么?

    这是个尊重的问题,也是规矩。

    太后再是尊贵,哪怕太皇太后再是个摆设,到底也有这个摆设在。

    何况,她是先帝爷尊敬了一辈子的人。没道理到了孙子手里,反而艰难的。

    四爷执意要送,太皇太后也不好再拒绝了,只好起身,由着四爷扶着她出了寿康宫,一路往慈宁宫去了。

    进了慈宁宫,四爷道:“皇祖母不要生气,额娘生病,难免不舒服些,说话办事不妥,还请皇祖母原谅。”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哀家不在意,你额娘也是难受,你去看看她,哀家这里不必你管。”太皇太后笑道。

    四爷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也只好起身了。

    已经天黑了,四爷出了慈宁宫,半晌不动脚步,看着寿康宫的宫墙,以及从墙头上头升起来的亮光。

    四爷望而却步。

    他不知怎么面对太后。

    终于迈开步子离开了慈宁宫的大门。

    里头,太皇太后得知皇上终于走了,叹气道:“皇上也为难。”

    “哼,太后娘娘太过分了。”那木珠用蒙古话说着,很是不忿。

    她们虽然一直都过的不温不火的,也不管宫里的闲事儿,可是也没被这么对待过。

    太后过去还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妃子,哪一次见了主子不是恭敬客气的?

    这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般。

    太皇太后摇摇头:“算了,给我打水,洗漱吧。”

    她不想多说,她一辈子在这个宫里,顺治爷的,康熙爷的,嫔妃看了很多,哪个走的长远,哪个走的不好,她都知道。

    太后如今啊,就是抖起来了。

    有些不知天高地厚,过几年她就知道了。

    知道了之后,总是要后悔的。

    横竖,她也不是她的正经婆婆,她不敬她就不敬她吧。无所谓。

    再是不敬,她也不敢克扣她的饮食和用度。

    四爷到了寿康宫,太医已经走了,皇后和十四爷还在守着。

    “额娘好些了么?”四爷心理建设了很久,终究他是做儿子的,不能和自己的额娘对着来。

    “哀家死不了。”太后哼了一声。

    她很是不满四爷送太皇太后回去,这么点子路,还要送一趟。

    倒是她这个亲娘不及一个太皇太后了。

    皇后很是尴尬:“皇额娘身子不适,还是要好生歇着,儿媳伺候您吧。”

    “不必了,你是皇后,如今身份不同了,自然是不必以前,回去吧。你诸事繁忙,哀家哪里敢麻烦你?”太后淡淡的。

    这话说的是皇后,可事实上,指的是四爷。

    四爷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了:“既然皇额娘不需要你伺候,你就回去吧。朕也回去了,既然皇额娘无事,想必就是真的无事。”

    四爷的脾气,哪里是你阴阳怪气能留得住的。

    还不如学叶枣,索性直接上来踢一脚管用些。

    “臣妾还是留下伺候皇额娘吧,皇上劳累了一日,也该回去歇着,要是有事,臣妾叫人请您来就是了。”皇后赔笑。

    她只是儿媳妇,人家母子闹矛盾,她怎么敢真的走了?

    “那个,皇兄皇嫂都回去吧,有弟弟呢。”十四爷觉得,不能继续装死了。

    “你会做什么?好好回去吧,明儿还要呢,不要太辛苦,回去好好吃点东西再歇着。”太后看了一眼十四爷道。

    四爷那个气,他这会子根本分辨不出太后是故意的呢,还是无意的。

    要是故意的,四爷就觉得额娘太无理取闹了。

    要是无意的,四爷能直接气炸了。

    小儿子是儿子,大儿子不是啊?

    “额娘,儿子没事,您就您就叫儿子留下伺候吧。”十四爷尴尬道。

    他虽然还可是终究不是什么都不懂。

    他想着,要是他是皇兄估计甩袖子就走了。

    皇额娘今儿,是气人了些。

    “好了,你回去吧,你也不小了,留宿后宫不像话。叫你皇嫂留着伺候吧。”四爷哼了一声:“好生,要是处处不及你十三哥,看朕如何收拾你!”

    四爷不能对额娘发火,现成的炮筒子就在这里。

    十四爷委屈的要命,可又不敢反驳,眼下四哥不是四哥,是皇兄了。

    哪里敢反驳?

    只好委委屈屈:“是,弟弟知道了。”

    太后一看,这还得了,当下就火了:“皇帝如今了不得,也不必这般对你弟弟,要是看不惯哀家母子,哀家母子就自请,住到畅春园里去!”

    “皇额娘!”皇后一惊,忙跪下:“您这是说哪里话,皇上最是孝顺不过的,眼下也是教导十四弟罢了。哪里有别的想法?您与皇上可是亲母子啊!”

    “是,哀家与他是亲母子,可你问问皇帝,他当哀家是亲母么?”太后一脸悲伤道。

    四爷攥着手,关节都响了:“十四弟,你想去畅春园住?朕成全你!”

    四爷咬牙,真是觉得骨头缝儿都是冷的。

    “皇兄,我没有啊,我没有想去啊!”十四爷满头包,跪下:“额娘你说什么呢?你”

    “如今竟是容不得我们母子了!”太后哭出声来。

    “额娘!皇兄哪里说什么了,您真是真是糊涂了!”十四爷声音提高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