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次日一早,唔,不能说是一早。

    只能说,是后半夜了。

    叶枣是被四爷叫醒的:“枣枣醒来。”

    “天黑着,爷去上朝不就好了么,叫我做什么呀。”叶枣哼了几声,不满意。

    “傻狐狸,今儿是颁金节,上什么朝?不能睡了,起来吧。”四爷也心疼她没睡够。

    尤其是,昨夜还做了些

    可是今日不同,毕竟是颁金节,她是不能留在这里的。

    “我不要起,我就不起!”叶枣气呼呼的:“我就说我肚子不舒服,我不管,我就是不起来!”叶枣使劲推四爷的胳膊:“你走开!”

    “傻狐狸。”四爷笑着,将她抱起来,搂在怀里:“乖乖的不要闹,这是朕登基之后第一个颁金节,不可以出乱子。你是朕册封的有封号的贵人,总是要出面的,乖啊。叫他们看看你,认可你。”

    叶枣不睁眼,委屈道:“可是我困。”

    “知道你困,乖,就一上午,下午就回去睡明儿再来好不好?”四爷哄她,轻轻拍着后背。

    “宫里不好玩。”叶枣一只眼睁开一半,嘟嘴。

    她本就生就一双狐狸眼,全睁开都是勾人。

    这会子一只闭上,一只睁开一半,四爷只觉得她这幅样子越发的勾魂了。

    四爷轻轻摸她的眼睛:“肚子里这个小的,也要随了你这双眼才好。”

    叶枣就被四爷这句话弄得清醒了。

    “真的?爷真心话?肚子里可八成儿是个闺女,跟我眼睛一样了,那”叶枣睁大眼,看四爷。

    “不许下琢磨,朕很喜欢。”四爷轻轻敲她头:“起来吧。”

    以前就很是喜欢,经过昨夜,四爷只会更喜欢。

    甚至是珍爱吧。

    他庆幸身边还有这样一个女人。

    “嗯。爷去穿衣忙吧,我也穿衣回去。”叶枣叹气,昨夜不该留宿的,这半夜赶回去,真是要命了。

    “嗯,叫苏培盛送你回去,慢慢走。”四爷道。

    两个人就各自穿衣,就在乾清宫后殿里吃了些东西,叶枣就匆忙的回了锦玉阁。

    苏培盛一路送她回去。

    也就是她回去的时候吧,宫里各处的灯火都亮了,都要起来,颁金节是满人的大节日。

    一早都要准备祭奠祖宗的。

    不过,叶枣这个身份,眼下还是不能去太庙,只有哪一日成了妃位才能去。

    所以,是四爷带着兄弟们,儿子们,以及各家福晋。后宫里,太皇太后,太后,皇后就好了,其余女人都是没有资格的。

    所以叶枣只需要准备,一会去太皇太后的慈宁宫拜见,再去太后的寿康宫拜见,最后去坤宁宫里坐着就好了。

    叶枣换了一身粉蓝色的旗装。

    这个颜色,说不得多眼里,严格说,也算是素色吧。

    不过,今儿这种日子里,稍微有点喜气罢了。

    总归是过节么,皇上皇后等人都要穿吉服的,她的贵人吉服还没做好呢,所以只能这么穿了。

    等她穿戴好了,就该起身去慈宁宫等着众人回来了。

    与她一样的多,除了皇后都一样。

    只有禧贵人还在在月子里,没有出来罢了。

    慈宁宫外头,众人都在了,各家的大太监大宫女们伺候着,打着灯笼、

    叶枣到了的时候,就见慈宁宫里的太监出来道:“我们主子有话,请诸位主子进去坐着等,这天黑风硬的,万不可冻着了。”

    众人忙谢过,各自被扶着进去。

    齐嫔虽然是禁足期间,可是这颁金节不好不出面。

    她也算是高位分的嫔妃了,所以今儿无论如何还是要出面的。

    再见叶枣,她只是哼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

    各自请安做好之后,就见武常在道:“这可是咱们进宫之后第一个颁金节呢,以前在家不怎么过这个节,今儿我也算是长见识了。”

    “以后长见识的事多了,这算什么。等你晋位了,不仅可以长见识,还可以叫别人长见识呢。”齐嫔哼道。

    “齐嫔娘娘说的是,只是奴才奴才也就是个常在了。”武常在尴尬道。

    “可不是,你说过去,人家不如你,如今,你不如人家。哎。”齐嫔摇头,一副懒得看她的样子。

    叶枣轻轻挑眉,就那么坐着,这齐嫔话里的意思她知道,可是那!又!如!何!

    “奴才家世不好,人又不好看,哪里就如明贵人出彩了?明贵人又是有福气的,奴才是比不得。”武常在陪笑着。

    叶枣愣了一下,哟,这武常在转性子了?

    上回见了,还讽刺她来着?这回就变了?

    啧啧。

    阿圆都想笑,低头掩饰。

    “哟,这武常在长进了。”齐嫔也诧异,嘲讽道。

    武常在却趁机起身:“奴才过去不懂事,总是针对明贵人,实则就是嫉妒您罢了,如今总算是想通了。还请贵人原谅奴才,不要计较,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倒是”叶枣笑了笑:“这是哪一出?你起来吧。”

    武常在站起身,赔笑:“奴才是真的知错了,还请明贵人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奴才吧。”

    “好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信了。以前你是格格我是侍妾,如今我是贵人你是常在也不过是转了一圈罢了,说清楚了也就罢了。只是武常在啊,嫉妒不算什么,害人是大事,尤其是,害人性命是大事。你说呢?”

    叶枣笑了笑,淡淡问。

    武常在瞬间就变得脸色极其难看:“奴才奴才以为是。”

    “是就好,你坐吧,今儿过节,咱们不说这个了。”叶枣笑道。

    武常在坐下,再不敢多话。

    她心里忐忑的很,当年的事明贵人不可能知道的,那她是什么意思?

    只是随口一说,警告她不要害人吧?

    是这样的,肯定是,不然那件事她怎么会知道的?

    齐嫔不是个特别精细的人,所以只是冷笑,觉得明贵人有些装模作样罢了。

    宋嫔低头,事不关己,也不关心。

    只有耿贵人,留心了一下武常在的表情。可这件事,与她也无关,还是不关心的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