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等人,从太庙回来,天还是黑的。

    几乎是急吼吼的赶着往回走,倒不是为了等着她们的人,而是很快,宫外的福晋们也从太庙回来了,要来拜见。

    所以,太皇太后等人回来,来不及更衣,各自灌了一大杯姜茶之后,就要等候客人shàng mén了。

    叶枣等人请安之后,就听着外头各家福晋都来了。

    不过今年还是人少了些。

    至少,这直亲王家的福晋孩子都不在,五爷家福晋倒是在,不过五爷不在。

    众人都是来给太皇太后请安的,犹豫四爷方才传了口谕,大家就在慈宁宫里拜见了两宫太后之后,就去坤宁宫准备摆宴了。

    所以时间还好一点,这里拜见过,就都赶去坤宁宫。

    只是,太后的脸色瞬间就很难看了,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能表现的太明显罢了。

    叶枣心里失笑,四爷昨夜是气的真不轻啊。

    今儿把规矩都改了,这是明晃晃的不给太后面子啊。

    可是这话也分怎么说,太后不是身子不适么?

    更何况,也是体恤众人啊,太后横竖是要给太皇太后请安的,都一起请安拜见就是了。

    等终于到了坤宁宫,也终于天亮了。

    叶枣和耿贵人挨着坐,叶枣比耿贵人靠前一点。

    她们两个人都一样没有家里人进来,所以只需坐在一边就是了。

    就眼下,宫里高位太少,眼下明贵人绝对是个热门。

    所以,即便只是坐在不起眼的地方,还是有人来说话的。

    尤其是荣贝勒的福晋蒙氏。

    蒙氏笑着上前:“给两位贵人请安了。”

    叶枣不认识她,但是忙笑着:“福晋快免礼。”

    “贵人不认识臣妇,臣妇是荣贝勒福晋,荣贝勒在广东眼下回不来,是臣妇进宫来了。”蒙氏笑道。

    “原来是荣贝勒福晋啊。”叶枣笑道:“我过去身份低微,不曾见过,荣贝勒果然好福气,福晋生的这般好看,且看这就是个能干的。”

    “贵人说笑了,哪里如您这般美貌呢。何况,贵人出身官家,一点也低微。说起来啊,臣妇还见过贵人的哥哥哪!打马游街那一回,叶传胪的风采哟,羡煞旁人了。”蒙氏笑着,坐在了叶枣身侧:“一直不得见,今儿才知道,贵人您也一样是风采出众。且也是个极有福气的。”

    “哪里哪里,福晋喝茶。”叶枣笑道。

    这是四爷的铁杆支持者的妻子,客气是必不可少的。

    这蒙氏么,第一感觉也不错,应该好相处。

    耿格格笑盈盈的看着蒙氏和明贵人说话,心里的惊讶很不少。

    第一是惊讶明贵人,这般自然的说着过去身份低微的话。似乎她一点都不在意。

    第二是惊讶蒙氏竟然撇开了两个嫔位不去恭维,却来与明贵人说话。

    这是外头的福晋第一次进来拜见,说一句拜山头也不为过了。

    荣贝勒是皇上的人,真真是天子近臣,还是最受信赖的那一种。

    这荣贝勒的家眷,选了明贵人,未必不是因为钱家。

    当然,叶家也不差。

    所以,他是站定了这头了?

    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明贵人生了孩子之后,是肯定会晋位的。

    所以,站在她跟前,其实不亏。

    耿贵人心里默默的叹气,会生就是好啊。

    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那个小产的孩子来,要是生了下来,如今也大了。

    立住了,她又怎么会只是个没有封号的贵人呢?

    怎么也该是个和宋嫔一样了吧?

    命啊。

    不多时,又有一个福晋过来了,正是进了皇家不久的八福晋郭络罗氏。

    她笑着过来:“给贵人们请安啦。”

    “快免了,该我给你请安。”叶枣笑道。

    这个是,正经的皇子福晋,比起荣贝勒的福晋来,尊贵的多。

    “哎哟,这话说的,您是长辈,我是弟媳妇,您也就是眼下还是贵人,就快不是了。”八福晋笑着。

    “可别这么说。”叶枣摇摇头。

    “哎,不能这么说,贵人这是几个月了?肚子看着可不小了呢。”郭络罗氏好奇。

    她本身还不过十五,虽然已经是八福晋了,实则心态还小呢。

    “五个月了。”叶枣心想,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

    这里不是历史,这个八福晋也不是历史上的那个。

    何况,就算是历史上那个,也不见得就是传说的那样么。

    八福晋和荣贝勒福晋一直都在这里与叶枣和耿贵人说话。

    齐嫔那,也有三福晋五福晋,七福晋正和皇后说话呢。

    其余的宗室里头几个少数进来的福晋也都跟皇后说话,偶尔也与齐嫔宋嫔说几句。

    叶枣和耿贵人这里,倒是也不含糊,该说的时候不少说。

    只是姿态摆清楚了,她们拥护皇后。

    就这般说话,到了快午时,摆上了宴。

    这一顿,就直接吃到了半下午,叶枣实在是累了,起身道:“皇后娘娘,奴才身子有些疲乏了,想退下,还请娘娘允许。”

    叶枣心里很清楚,皇后故意的。

    她早就该问一句是不是承受不住,要是,就该叫她回去了。

    可皇后就是不说。

    要是叶枣熬着,那这一天的罪过就要受够了。

    她胎像一贯的稳固,累一天肯定不会小产,但是一个孕妇累一天,可别一般人累的多了。

    皇后还是那么恶毒啊。

    怀孕的不是她,她就看不惯了?借机会就想叫人不舒服一回?

    可她想错了,叶枣绝不是那种为面子就不顾身子的人。

    感觉很累了,就要说话。

    横竖,她是孕妇,孕妇最大。

    皇后愣了一下:“不舒服了?请太医看看吧,可别大意,也是我的大意,叫你一直在这坐着。”

    “娘娘,只是累了,不必请太医的,这是过节,大过节的请太医不好。”叶枣笑道。

    恶毒,还用这招。

    “既然是这样,那你就先回去吧,秀荷,你送明贵人回去。要是有事,就来抱给本宫知道。”皇后笑道。

    “哎,奴才这就去。”秀荷忙道。

    叶枣谢过皇后,扶着姜嬷嬷的手出了坤宁宫。

    姜嬷嬷一直都以为,明贵人会忍着的,真是不料,她竟直接开口了。

    这位的心思,也是不好琢磨啊。

    明天限免,半夜12点之后,不过后台可能反应慢,只怕是要到了十二点了,建议你们白天再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