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吃什么?叫膳房做。”

    太医走后,四爷就过来看着叶枣。

    别的都不需要多说,四爷只是知道,她受委屈了,受罪了。

    “好像是饿过头了,喝点汤吧。”叶枣揉揉肚子,无辜道。

    “怎么能只喝汤?不然上锅子?”四爷搂住她:“别怕麻烦。你身子要紧。”

    “我不想吃锅子啊,要不做个清蒸鱼吧,我吃点米饭好了。”叶枣道。

    四爷点头,摆手叫人去做了。

    不多时,清蒸鲈鱼,白灼虾,麻辣牛肉,乌鸡汤,清炒豆芽菜等上来十几个。

    叶枣一看一桌子的菜,基本上是瞬间就饿了。

    第一个下筷子的,就是麻辣牛肉。

    “好吃呢。”

    四爷笑了笑,就知道她要吃:“想不想吃羊排?你不是素来爱吃的?”四爷yòu huò她。

    叶枣想了想,烤的滴油的小羊排!撒上辣椒,完美啊!

    有什么理由不吃呢?

    随即猛点头,四爷失笑不已,捏了一下她的脸:“叫膳房做。”

    苏培盛忙应了,心说膳房肯定有。

    最近明贵人爱死了这道菜,不可能没有的。

    果然,他刚去,贺大厨就迎上来了:“哟,苏哥哥怎么又来了?”

    “哎哟,贺哥哥,这不是咱们明贵人要加个菜么,我就来了。”苏培盛笑呵呵的。

    “好说好说,小羊排不是?有!快去做!”贺大厨嘿嘿一笑,他只需要看苏培盛的表情就知道,就是这道菜没跑了。

    苏培盛也是服了,只管坐着歇息,等着一会亲自拿呢。

    不多时,就见烤羊排上来了,叶枣早就等不及了,这会子,闻着味道就不成了。

    四爷笑着看她吃,见她胃口好,四爷也跟着吃的不少。

    最后的结果是,羊排吃了很多,牛肉吃了很多。反倒是叶枣自己点的鱼,只吃了一口。

    汤勉强喝了半碗,还是四爷强迫的

    最后,贺大厨看着退下来的鱼哭笑不得:“这个贵人主子哟,这是拿鱼开胃好吃羊肉不是?”

    众人都笑了,但是却不敢说一句贵人如何的话。

    这明贵人的宠爱啊,他们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这位,恨不能一天八次叫御膳房伺候,还有四次是皇上亲自吩咐的。

    皇上对这位的心哟,那叫一个真,所以啊,谁也不敢多话。

    贺大厨也不过就这一句罢了。

    叶枣吃饱了,下午也睡足了,这会子那是倍儿精神。

    四爷却是困得厉害。

    可叶枣今儿受了委屈,就想欺负一下四爷。

    于是,两个人洗漱后上了塌,叶枣就不停的戳四爷。这里一下,那里一下。

    四爷想睡,又不忍抛下她一个,只好陪着。

    她戳的厉害了,四爷想和谐一下解决了,可叶枣不配合!

    四爷想和谐,叶枣就哼哼,难受啊,累啊

    最后四爷真是哭笑不得:“原来枣枣不舒服的时候惯会折腾人。”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戳一下嘛。”叶枣戳的很是欢乐。

    四爷长长的叹了一声:“乖,朕今儿也累了,咱们睡觉吧。闭上眼,你就困了。”

    叶枣终于停住,嗤笑:“哄孩子哪?”

    四爷轻轻拍她的后背:“小狐狸闹起来,比孩子难哄。”

    叶枣正要反驳,四爷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吻了很久,终于放开,叶枣有些呼吸不畅,四爷轻轻摸着她的后背:“明日你什么时候醒了算什么时候。”

    叶枣应了一声,这还算是个好事。

    景仁宫里,皇后回去洗漱过之后,是比叶枣去乾清宫还要晚一点的。

    她也饿的厉害了,可是她属于那种饿得狠了反倒是吃不下多少的人。

    又因为她注重规矩,不像是叶枣那么会吃。

    故而,看着一桌子膳食,更是胃口不足,最后也只是喝了一碗鸡汤,半个饽饽就算了。

    “娘娘,锦玉阁的明贵人去了乾清宫里了。”秀荷进来道。

    “自己去的?”皇后皱眉。

    “是呢,想来是先叫人去问过了。皇上允许的。”秀荷点头。

    “哼。这是去告状了?”皇后端起茶淡淡的。

    “奴才想着,应该不是吧,以往她都很是规矩的。”秀荷轻声道。

    “以往是以往,如今她可是深受宠爱的明贵人了,以后是可以晋位的。”皇后冷笑。

    “这”秀荷尴尬:“不至于吧,她告状也没好处啊,娘娘也没做什么。”

    “以往小看了这个叶氏,她是个有手段的。”皇后摇摇头:“未见得就直接告状,可是这个人啊,拐弯八角的,也是个会说话的。”

    “这倒是,这叶氏有心计,以前自知身份不敢闹。如今么,只怕是心大了。”杨嬷嬷叹气。

    “太后娘娘那”杨嬷嬷轻声“算是应承了。”

    “嗯,这些事好歹也算是定了,如今由着她吧。”皇后放下茶碗:“不早了,我该歇着了。”

    皇后心里很确定,明贵人此人,不能留了。

    只要生了孩子,就该叫她去了。

    皇上对她的宠爱,已经超越了所有人,太过了。

    不过,她不需要自己下手,有个人一样不喜欢她。

    太后娘娘要下手的话,皇上就算是生气了,也不要紧。

    母子么,就算是有些隔阂,不过也就是几年就好了吧?

    四爷这里,不知道皇后的心思。

    只是四爷睡着之后不多时就被叶枣的声音弄醒了。

    一睁眼,就见叶枣很是痛苦的shēn yín,人却是没醒来。

    “枣枣?”四爷忙叫了一声。

    外头,阿圆和玉静忙进来:“万岁爷?”

    “快,传太医!”四爷几乎是吼出来的,他是真的叫叶枣吓着了。

    叶枣这会子才睁眼,一睁眼就是一声痛叫:“好疼啊!”

    “枣枣,肚子疼么?叫了太医,不要怕。”四爷忙搂住她。

    “肚子肚子,你就知道肚子么?我不是人啊!”叶枣腿疼的厉害,小腿抽筋儿了。

    这会子,才是她在现代时候的真脾气。

    四爷被她吼得有点懵了:“不是肚子么?哪里疼,不要着急。”

    阿圆和玉静都要跪下了,贵人这一回有点过了啊。

    “腿抽筋儿了,好疼啊。”叶枣想坐起来,可一时又起不来,肚子拦着呢。

    “别急,哪个腿?”四爷看着就觉得她难受极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