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右边。”叶枣哼道。

    四爷慢慢的捏住她右腿,就摸到腿肚子上一个凸起。

    轻轻一揉,叶枣就大叫了起来。

    “别动啊,别动啊!”叶枣急道,这时候叫它自己好了不成么!

    四爷忙不敢动了,只等着太医来。

    轻轻扶起了叶枣:“别怕,太医就快来了。”

    叶枣皱着眉,不想理会四爷,是不是傻啊疼成这样了,还去按一下!

    终于缓过来,渐渐觉得不那么疼了,那抽筋儿的地方也平复了,太医也来了

    张太医回了太医院都没睡呢,就又被拎过来了。他也急啊。

    心说之前不是请脉了,明贵人只是累着了,不碍事的啊。

    这半夜里急吼吼,又是怎么了?

    哎哟喂,老天爷保佑,可别出事啊,出事了他承担不起啊!

    后殿中,四爷穿着里衣,坐在塌边,看着叶枣。

    张太医进来就忙跪下:“奴才给万岁爷请安,给明贵人请安。”

    “起来吧,过来看看,明贵人腿抽筋了。”四爷抬手。

    张太医一颗心就是一松,整个人也有劲儿了。

    还好只是腿抽筋,孕妇抽筋是常有的事,哎呀真是吓死了。

    请脉的时候,叶枣腿已经好多了,略有些隐隐作痛,反倒是困意袭来,想睡觉的不得了。

    所以,张太医还在跟四爷解释的时候,叶枣已经睡着了。

    张太医洋洋洒洒说了一堆,大概意思就是,孕妇会抽筋,不碍事,别着凉

    四爷摆手叫他出去了。

    既然是孕妇都会的话,四爷也无话可说。

    正要安慰安慰叶枣,一回头,就见她歪着头,靠着大迎枕已经睡沉了。

    四爷叹口气,心说这也也好睡着了不难受。

    过去扶着她躺好,自己也上了塌,摆手叫人拉好帐子,熄了灯就算了。

    四爷被这么一折腾,睡意都没了,只好轻轻搂着叶枣,摸着她的肚子想事情。

    不知想了多久,天都发白了,四爷才睡过去。

    好在刚过了颁金节,封笔七日呢,能睡个懒觉。

    次日一早,皇后早早起来,就见李大全从外头进来:“奴才给娘娘请安。”

    “什么事?”皇后皱眉,就觉得不太好。

    “回皇后娘娘的话,奴才刚知道,昨儿个半夜约莫丑时一刻,乾清宫叫了太医。是张太医过去的。”李大全道。

    “张太医?”皇后就是一个咯噔:“叶氏呢?”

    “回皇后娘娘的话,明贵人还在乾清宫后殿里,别的不知道啊。”他们打听不到这些,也只能知道,明贵人是在哪里了。

    乾清宫的消息他们也不是没有试图打探,不过每次都没结果。

    苏培盛把这呢,把的严着呢。

    “去盯着吧。”皇后摆手,心里有些慌乱。

    莫不是昨儿真的累着了明贵人?胎儿有问题了?

    皇上会怪她吧?

    皇后心烦意乱,杨嬷嬷进来请她用膳都没听见。

    “主子!不必担心,昨个是进宫以来第一个颁金节,又是大节日,娘娘您初做皇后,有些不周到也是有的。”杨嬷嬷提醒。

    皇后恍然:“是了,正是。”

    “想来胎像也无事,要是有事,昨夜就该闹开了。”皇后冷静下来。

    要是小产了,岂能等到今日?昨儿就得闹的满城风雨。

    “正是,娘娘还是用膳吧,这些事,以后和皇上提一句就是了。您是皇后,哪有留下宾客不管,只盯着一个小小贵人的道理?这可说不过去啊。”杨嬷嬷道。

    “你说的极是,伺候我用膳吧,一会咱们给太后娘娘请安去。”太后娘娘可是好号称在病中呢。

    她去请个安是正好。

    用过了早膳,皇后就往寿康宫去了。

    路过锦玉阁的时候,皇后驻足:“这一个贵人住的地方,也真是够奢华了。”

    这里是翻新过的,坤宁宫修缮的时候,这里就一起修缮了。

    当然,后宫不少宫殿都是修缮过的,也都是一起。

    可是,哪一个也没有这个这么扎眼。

    皇后很不喜欢。

    到底是受宠的人住的,这以后啊,没了主子,下一个主子住进来,还不知何时呢。

    寿康宫里,听闻皇后来了,太后哼了一声:“倒是这儿媳妇还知道来瞧哀家,皇帝这么没来?”

    “回娘娘的话,昨个半夜乾清宫叫了太医,亥时就叫了一回,丑时又叫了一回。想必是明贵人胎像有些不太好。”寿康宫的大宫女山茶赔笑:“所以,皇上没起来估摸着。”

    “哼!真是反了!一个小小的贵人,就牵绊住了皇上的脚步么?去,给我将那狐狸精叫来,我倒是看看,她是如何不好!”太后猛的拍桌子。

    山茶一愣,忙跪下了。

    她的本意,是劝劝太后,不要着急找皇上来。

    谁知道,竟是捅了马蜂窝了。

    “娘娘哎!”蔡姑姑狠狠的瞪了山茶一眼:“还不下去请皇后进来等候?”

    山茶忙不迭的去了,摆手叫其他人都走远。

    她前些时候缠绵病榻一个多月,总算是好了,今儿一早才回来。

    前几日的事都知道,主子真是越发沉不住气了。

    “您这会子叫明贵人来,要是胎像有个好歹呢?”蔡姑姑苦口婆心。

    “就算是不生又如何?这后宫里头这么多人女人,哀家少了她一个的孩子了?”太后哼道。

    “娘娘是不少她一个,可皇上宠爱的明贵人就只有这个么一个。”蔡姑姑板着脸:“当年先帝爷宠爱玉贵妃,您可见太后娘娘说话了么?”

    “哀家是皇帝的亲额娘!”太后哼道,先帝爷和太皇太后的关系,那能一样?

    “可道理是一样的。您眼下处处看不惯明贵人又是为何?明知这般,与皇上关系要不好了,还非得这么干?”蔡姑姑也是有些不顾规矩了。

    再不劝,真是要完了。

    皇上如今对寿康宫已经很是失望了。

    “哀家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贵人?”太后不满道。

    “您做您的太后,尊贵无比,何苦非要和一个贵人别苗头?她不过是贵人,不敢对您如何的。”蔡姑姑叹气:“何苦怀着孩子,就是有什么事,也等她生了孩子,做了月子吧?”还要奴才如何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