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最终放弃了叫明贵人来的想法。

    皇后进来的时候,就见太后脸色不是很好。

    “皇额娘身子不适么?要不要臣妾请太医来看看?”皇后赔笑:“说起来,这太医也是忙碌,昨儿一晚上,瞧了明贵人好几次。”

    “明贵人有孕,昨儿又劳累了些,这怀了孩子的人就是容易劳累。”蔡姑姑也不管规矩了。

    横竖她是寿康宫领头的姑姑,跟了太后一辈子的人了,跟皇后说什么都没事。

    “当年太后娘娘怀着十四爷的时候,也是百般不适,奴才记得有一回啊,一天叫了三次太医。哎怀孕不易啊。”蔡姑姑摇头。

    太后只是轻声哼了一下,到底没有反驳。

    皇后却明白了蔡姑姑的意思,这是不让她提这件事了。

    皇后之所以这么说,就是给叶枣上眼药的,这会子也不好继续说了。

    “哀家无事,不必看太医,皇后辛苦了,看过了哀家,就回去歇着吧。”太后道。

    她不喜欢明贵人,一样不喜欢皇后。

    不过皇后是她正经的儿媳妇,总是要留面子罢了。

    皇后一愣,应了一声是,也就有些坐不住了。

    一刻钟之后,出了寿康宫,回景仁宫去了。

    乾清宫里,早就过了平素沐休的时候四爷起身的时间。

    就更不必说是上朝的时候了。

    叶枣终于睡醒了之后,感觉自己被抱着,肚子倒是没挤着,睁眼就看见了四爷的侧脸。

    他睡得很沉,半张脸压在软枕里头。

    记得以前四爷是不喜欢软枕的。

    当初叶枣和四爷同睡过几次之后,晚上宁愿不枕枕头也不爱四爷的硬枕头来着

    叶枣看着四爷好看又坚毅的半张脸,四爷睫毛也很长,这会子闭着眼,也像是一排小刷子。很好看。

    嘴巴闭着,也很迷人。甚至嘴角天然的弧度也叫叶枣觉得真是好看。

    帅哥的脸就是这样好看。

    然后,她又想,所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什么时候开始,四爷这里用的成了软枕?

    她竟没有留心么?还是忘记了?

    是了,是那年在庄子上,她差点被打死的那时候。

    她被丢在庄子上,四爷生气,故意丢下她

    回来之后,四爷这里,就再也不是硬枕头了。

    如今,他的寝宫里,也是软枕。

    是为了她啊?

    叶枣觉得心跳的有些不规律,有种慌乱的感觉

    很多年前,她还是个小丫头的时候,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一个没有什么逻辑的电视剧。

    那电视剧很多都忘记了,只有一首歌,她记住了一句:爱上一个人,不是在清晨,就是在黄昏。

    也不知过去这么多年,为什么她一直记着这句话。明明觉得,并不是那么合理啊。

    为什么清晨与黄昏呢?

    可眼下,她似乎懂了些。

    她从穿过来那一天开始,就把自己的心门锁起来。在上面贴上一层冰。

    自己想要开门,会被冻着。外人想要进门,也会被冻着。

    可此时,她似乎感觉到了那冰有一丝细小的裂缝

    瞧,清晨醒来,被一个用心对你的男人抱着。

    恰好他哪里都好,恰好她是他的女人。

    一睁眼就看见了他也许就会爱上他吧?

    是啊,多美好的画面啊

    叶枣自嘲一笑,嘴角勾起,可是不能。

    不爱最好,就这么淡淡的喜欢他好了。哪一天不能喜欢了,就收回。

    即便受伤也是有限的。

    叶枣心里轻轻摇头,她想,其实她没有办法认真爱四爷的。

    她不是个单纯的小姑娘了。这里是皇宫。

    她怀着孩子,这以后啊,争斗无休无止。

    四爷就是再宠爱她,也不会一直纵容她吧?所以,爱他做什么呢?明知是苦还义无反顾么?

    不,她叶枣,不是那么高尚伟大的人。

    她给他忠心,不会喜欢别人,不会幻想不该想的。

    他对她好,就好好喜欢她。对她不好了,就随缘吧。

    爱情太奢侈,不适合皇宫,也不适合帝王。

    叶枣静静的想着,心门那一丝裂缝,就被她重新凝固,更结实了些。

    不过,她还是抬头,吻了一下四爷的下巴。

    她享受这一刻,舒服,温暖,像是世界都美好了一般。

    四爷动了动,将她往怀里搂了一下,却睁不开眼,实在是太困了。

    只是抱紧了她,又捏了捏她的肩膀,像是说,再睡会吧。

    就又不动了。

    叶枣笑了笑,也闭上眼,那就再睡一会好了。

    四爷睡不好的时候太多了,放假了,叫他肆意一回。

    于是,等在外头的苏培盛就从卯时初,一直等到了午时

    最开始,每过半个时辰,就有错觉,皇上醒了

    然后不是。

    后来,每过两刻钟,就觉得皇上醒了,还没有

    最后,几乎是几分钟就有一回错觉

    终于等到了屋里有了动静,苏培盛都想哭一鼻子。

    哎哟,早知道皇上这么晚起来,他也找地方躺着去了。

    屋里,四爷睁眼,就觉得肚子饿了。

    一时间不知是什么时辰,只看怀里叶枣睡得沉,也没叫她。

    下了地,就见玉和玉静进来伺候了。

    “何时了?”四爷问。

    “回万岁爷的话,这会子已经是午时了。”玉静道。

    四爷愣了一下:“如何不叫朕!”

    他倒是也罢了,其实睡得很舒服。

    可枣枣还在孕中,这都午时了还没起,饿着肚子呢。

    玉和玉静忙跪下:“奴才该死!”

    四爷不理她们,转身轻轻叫叶枣:“枣枣?”

    “嗯?”叶枣迷糊睁眼:“你醒了?”

    “嗯,起来吧,不早了,起来洗漱用膳。”四爷道。

    “我早就饿了,是你不许我起。”叶枣开始告状。

    四爷尴尬:“胡言乱语,起来吧。”

    “就是你不许我起来,天都大亮了,我要起来你不许。”叶枣故意道。

    四爷拿她没有办法:“好了,现在起来吧,腿还疼么?”

    叶枣感受了一下:“还有点疼,不动还好,不能太使劲儿了。”

    尤其是,脚尖一旦绷着,那肯定疼,随时会再次抽筋儿。

    “起来吧,走走就好了。”四爷道。

    叶枣这才给面子的伸出手:“里衣。”

    四爷无奈摇头,给她拿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