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桂南下之后,到了湖北荆州,钱先林就自己来接了。

    京城到广东,真是路途遥远,跨越好几个省。

    他不放心自己的妻子带着孩子来,即便是沿途有家里的人护送,他也一早就派人接,可仍旧是不放心的厉害。

    好在荣贝勒关怀,手里的事先接了,叫钱先林亲自来接。

    就是到了荆州,还是要过一个湖南,这才能进了广东境内呢。

    叶桂见了钱先林,很有些不敢相信。

    “爷怎么来了?”

    “不是担心你和孩子么,这一路辛苦了吧?我在这里等了你一日,倒是算歇了一歇。”钱先林扶着从马车里出来的叶桂。

    钱先林是个聪明人,他打心底里疼爱妻子和孩子,可是也绝不会叫妻子以为他完美的不会累。

    所以,他话里话外,就要叫叶桂知道,他也是赶来的。

    不过也不算是假话,他确实很累。

    这几个月来,一直都忙着,得知叶桂母子南下,急着来接,真是累的很。

    “爷累成这样,就不必来接了,我很好,孩子也好。父亲派了这么多人护送呢。”家丁护卫丫头婆子的。人真不少。

    “那也是接了放心,孩子睡着?”钱先林瞧着奶娘怀里的孩子。

    孩子睡得很沉。

    “孩子挺乖巧的,这天气也好,马车里正好,他除了吃就是睡了。”几个月大的孩子罢了。

    “走吧,咱们先在客栈里住一日,明儿再走。”钱先林扶着叶桂。

    “前些时候,岳父大人送来书信,说是想要见一面。我便回信,等咱们到了湖南,就取道往贵州去,待不了几日,不过都见一面,再去广东。横竖也已经是这样了,多几日罢了。”钱先林道。

    “是吗?我我也多时不见阿玛嫡额娘和姨娘了。”叶桂激动道。

    她很想念她的姨娘。

    “知道你几年不见了,所以才这般安排。以后广东和贵州到底还是算近一些的。比京城近,有机会多见面的。”钱先林道。

    “多谢爷了。”叶桂笑道。

    不管怎么说,孩子这么要是钱先林不忍孩子奔波的话,也见不着的。

    “说哪里话,你我夫妻一体,不必如此客气。”钱先林笑道。

    两个人就在荆州住了一夜,次日上午继续赶路。

    十月十八的时候,到了贵州,又经过一日,到了铜仁,半日到了宜安县。

    宜安县里,如今叶家的宅子,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

    当地乡绅出银子,以及上官补贴,叶家的宅子虽然不比京城的好,也差不多了。

    钱先林却看着那宅子,有些不太好的感觉。

    明贵人做了贵人也不过几个月罢了。

    六月里至今,也不过四个多月。

    宜安县偏远,岳父大人就这般张扬这不是好事。

    不过他冷眼瞧着,叶桂似乎不惊讶的样子,也就什么都不说了。

    罢了,回去的时候,给叶枫写信,叫他提醒一下吧。

    他到底只是女婿,不好说这些话。

    叶明远带着两个孩子迎出来。

    “贤婿远道而来辛苦了,快进府歇着。”叶明远笑着拉着钱先林。

    这是他的女婿,探花郎的出身,如今还是封疆大吏。多好!

    至于叶桂么,他只是笑着看了一眼,点点头罢了。

    叶桂心里,是说不出的失望。

    阿玛变了。

    他是真的不像过去了,对三个孩子都很好。

    如今

    叶桂低头,看着弟弟mèi mèi们,她们才是阿玛的心头肉。

    她的四mèi mèi呢?

    阿玛领着孩子们来接,居然没有四mèi mèi么?

    可想而知,四mèi mèi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二姐姐好,二姐夫好。”坐定后,叶瑾上前,福身道。

    “这是四mèi mèi还是三mèi mèi?”叶桂故意道。

    其实,看叶瑾和叶恒五分相似的脸,也该知道这是谁。

    他们继承了她们母亲的脸,不够出彩

    “当然是我啊,我是叶家的嫡女,唯一的嫡女!叶樱那个笨丫头怎么可能随便出来见客!她是庶出的!”叶瑾哼了一声,很是不满意叶桂将她认错。

    这几个月以来,她见了很多夫人和xiǎo jiě,她们都恭维她。

    一个小县城罢了,出了富户乡绅还有什么像样的贵人呢?

    县太爷的嫡女,那就是最尊贵的了。

    所以,她对被认错是真的很在意。

    叶桂脸色一下就不好看了,她转头看着叶明远。

    却见叶明远笑呵呵的:“桂丫头分不清也是有的,这是你三mèi mèi和你二弟弟。”

    叶桂没说话,她觉得震惊。

    阿玛就没有觉得三mèi mèi说话有问题?

    阿玛没有意识到,四mèi mèi才是与她一母同胞的mèi mèi?

    三mèi mèi这般诋毁四mèi mèi,阿玛没感觉么?

    还有,庶出的,是啊,叶瑾是叶家嫡女。

    她也是庶出的

    叶桂没忍住。

    也许是钱家的人对她很好,钱先林对她的纵容给了她底气,或者是宫里的姐姐给她勇气

    “三mèi mèi是叶家嫡女,尊贵无比。可三mèi mèi大约不知,你口中那愚笨的庶出mèi mèi,与我是一母同胞。我们同样出自苏姨娘,都是庶出。”说罢又加了一句:“还有。宫里的明贵人,我们的大姐姐,一样是庶出!”

    叶瑾愣住了,她毕竟还不太明白这个意思。

    但是说到了大姐姐,她就不服:“大姐姐虽然是庶出,可是她很厉害啊!叶樱那笨丫头怎么能比!”

    “瑾儿。”叶明远终于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有些愧疚,可是又有些埋怨叶桂不懂事。

    多大了,跟mèi mèi计较什么呢?

    “瑾儿还小不懂事,桂丫头就不要计较了。你难得回来。”叶明远有些不悦。

    叶桂还没说话,就见丫头进来,随即是塞米尔氏来了。

    “你们两个叫我好等。”

    “母亲。”叶桂起身。

    “岳母大人安好。”钱先林也起身。

    他刚才一直看着叶家人,心里是很明白叶桂的感受的。

    岳父大人真是拎不清。

    “额娘!快把他们赶出去!他们欺负姐姐!”叶恒一直瞪着眼,只是没人留心。

    这会子,见了塞米尔氏,起身便扑过去了。

    塞米尔氏拉住儿子:“胡说什么呢!那是你二姐姐和二姐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