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一点都不伤怀是假话,毕竟好好的人就没有了。哎,不过我想得开。”叶枣笑着摇摇头。

    四爷抱住她:“今儿身子如何?这几日朕忙着,少见你,肚子似乎又大了?”

    四爷这是没话找话说,怕她心里难过呢。

    不过两三日不见面罢了,就算是现在孩子长得快,也没这么快。

    “挺好的,天冷了,爷每日不要太累了。”叶枣靠着四爷,知道他的意思,便也就顺着他了。

    感情上说,她一个穿越来的,不说是嫡母塞米尔氏了,就是亲哥哥叶枫,感情也多数还是原主的记忆罢了。

    只是来了这里,休戚相关,渐渐的就不一样了而已。

    对塞米尔氏真的没有太多的难过。

    “万岁爷。”苏培盛在外叫了一声。

    “何事?”

    “回万岁爷的话,十八爷病重,说是前儿就高烧了,只是叫了太医,没来报一声儿。眼下瞧着不太好了。”苏培盛苦着脸。

    叶枣愣了一下,十八阿哥?康熙爷的十八阿哥?

    历史上早死那个孩子?这都不是历史了,还要早死?

    “十八阿哥多大了?”叶枣突兀的问。

    四爷愣了一下,他不知道。

    还是进来的苏培盛道:“回明贵人的话,十八阿哥今年七岁。”

    “哦。”叶枣点头,下一步就不知这么办了。

    轮不到她去看。

    四爷叹气:“朕去看看吧。”这几个年纪小的弟弟们,一旦病了,他都要关心。

    如今还是孝期呢,哪一个出问题,都不好看。

    四爷赶去了阿哥所,就见十八爷的两个亲哥哥,十五爷,十六爷都在。

    见了四爷,都很有些害怕:“臣弟叩见皇兄。”

    说着,就真的跪下了。

    四爷摆手,亲自扶起了十五爷,另一个十六爷也叫苏培盛扶着起来了。

    “你我是兄弟,以后不必行此大礼,又不是上朝。十八弟身子不适,怎么不早来找朕呢?”四爷问。

    十五爷忙道:“臣弟多谢皇兄起先十八弟只是风寒,不敢惊动皇兄谁知是臣弟有错。”十五爷忙道。

    “好了,去看看十八弟,太医呢?”四爷摆手,制止他。

    还没去呢,就见十二爷,十三爷,十四爷都赶来了。

    九爷十爷虽然也住阿哥所里,但是如今都有差事了。

    所以白天在的时候少。

    十二爷温吞,十三爷是最崇拜四爷的。

    这两个人见了四爷,一个客客气气,一个激动不已。

    唯独是十四爷,今儿有点往后退的意思。

    上回在寿康宫,被皇兄捎带了几句之后,他很是有些怕了。

    心里也知道理亏,是额娘欺负皇兄的样子。

    就生怕四爷拿他撒气。

    “既然都来了,就看看十八弟吧。”四爷摆手,倒是没空找十四爷的麻烦。

    太医早就候着了,这会子跪下,不用四爷多问就径自回答了。

    “十八爷这是有热毒,先前只当是风寒,一时没有发作出来,这才咳嗽的这般厉害,人也高烧不退。臣等已经开了药方,只要十八爷喝的下去这一副药就有法子。”

    太医不敢说的是,要是喝不下去,那就估计没救了。

    四爷皱眉:“去请密太嫔来吧。”

    要是熬不过去,好歹叫人家母子见一面。

    十五爷和十六爷感激不已的看着四爷,尤其是十六爷,都流泪了。

    四爷被弟弟这么盯着,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十三爷还上赶着来一句:“早就与你们说了,皇兄最是疼爱我们的。”

    十五爷和十六爷忙点头,又尴尬。

    十四爷小声嘀咕,戳十三爷:“你这样,叫他们多难看。”

    十三爷忙不说了。

    密太嫔早就知道儿子病重,可是不敢来。

    她如今是太嫔了,虽然有了封号了,可是也成了太嫔。

    哪里有底气?就算是知道儿子病的厉害,也不过每天差人问一句罢了。

    尤其是,十五爷和十六爷瞒着她,怕她担心,就没敢说十八爷这么严重。

    所以,密太嫔过来,看着生死线上游走的小儿子,当场就要哭过去。

    好在顾及四爷和后头赶来的皇后,勉强忍住:“多谢皇上和娘娘关怀,哀家感激不尽。”

    “太嫔不必如此,都是朕的弟弟,哪一个都心疼。太嫔好好陪着十八弟吧,这院子住的都是太嫔的几个骨肉,不必忌讳什么。”四爷道。

    “是,多谢皇上了。”密太嫔抹了眼泪,勉强笑道。

    “太嫔缺少什么,只管与本宫说,也是本宫的失职,竟不知道十八弟这般病重了。”皇后起身道。

    “不敢埋怨皇后,是十五十六这两个孩子瞒着。”密太嫔忙道。

    “皇嫂恕罪,是我们兄弟怕额娘担心,故而瞒着,实在是做错了。”十五爷忙道。

    两个人跪下检讨自己。

    “起来吧,这回就算了,再不能有下回。十八弟是你们的弟弟,也是朕的弟弟,十八弟病了,朕却不知,是何道理?”四爷皱眉。

    倘或十八弟过世了,外头可不会说是他的两个嫡亲哥哥瞒着,只会说四爷疏忽了弟弟们。

    “是,臣弟知道了,臣弟再不敢了。”十五十六也忙道。

    四爷嗯了一声,但是心里想着,十八弟不出事才好。

    太医熬好了药端来,密太嫔亲自接了,给小儿子喂进去。

    她含着泪,等着太医的嘱咐。

    太医说了,一刻钟不吐出来,就算是保住了。

    这一刻钟,比一辈子还长。

    没有人比她更煎熬了,自己的儿子不知能不能活

    四爷看着密太嫔母子,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隐约知道,密太嫔无争了一辈子,对三个孩子是掏心掏肺的好。

    不过,皇阿玛也没有叫她的孩子养在别处。

    四爷想啊,三阿哥的生母是实在卑微又叫他恶心,故而三阿哥养在宋嫔那也就罢了。

    以后的孩子,都自己养着吧,身份低,可以提身份。位份低,可以提位份。

    千万不要养别人的孩子,到头来,两头没个好,何必呢?

    “一刻钟了,十八爷只要喝的进去,那就能治。只等十八爷醒了,明日再喝一副药,慢慢调理就是了。”

    太医看着时辰,如释重负。这药哪都好,唯独是刺激人的胃,不吐出来,就能继续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