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到底不能留宿,所以下午,千叮咛,万嘱咐的走了。

    四爷这里,小心翼翼,可是不料还是出事了。

    十二这一日,宋嫔带着三阿哥来了锦玉阁。

    原因是三爷在御花园里见着花生,是小太监莫循带着花生溜达来着。

    三阿哥见了,要和花生玩,就玩了一小会。

    这事,莫循回来也跟小亭子说了。

    所以,叶枣是知道的,只是万万没想到,三阿哥竟然赶来了这。

    这几日里,陆陆续续都在下雪,这会子虽然停了,可是就连院子里的雪都还没扫干净的,何况是外头?

    叶枣狐疑的看宋嫔,她对三阿哥,这么好?

    “奴才给宋嫔娘娘请安。”叶枣上前福身。

    她当然不喜欢宋嫔来了,来了还得请安。

    宋嫔忙道:“mèi mèi免礼吧。”

    叶枣淡淡一笑,直起腰,心里觉得很是恶心。

    要是叫免礼,就提前说,人都请安了,再叫免礼有意思么?

    “不知宋嫔娘娘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叶枣淡淡的,对于这种没什么本事,还偶尔要落井下石的刁难一下人的人,她没有什么好感。

    “三阿哥想看看你的狗。”宋嫔笑了笑,对叶枣的态度很是有些不满意。

    “明贵人,我想看看你的花生。”三阿哥想着,最好是能抱回去就好了。

    “那就把花生抱来吧。”叶枣摆手。

    小亭子一直都在屋里,这会子应了一声,就去抱花生了。

    花生正在睡觉,被抱来很是不高兴。

    汪汪叫了几声,就往叶枣那边去,几下子就跳上了叶枣的腿。

    其实叶枣肚子大了之后,阿圆几个就不许她抱着狗了。

    最亲密的时候,就是她躺在榻上或者躺椅贵妃椅之类的地方,花生挨着她而已。

    这会子,也是宋嫔和三阿哥在,阿圆又素来知道,贵人对花生是极好的。

    定不能这时候赶走花生。

    “明贵人,花生好可爱,我能抱他么?”三阿哥笑的很甜。

    “花生乖,叫三阿哥抱抱。”叶枣笑着推花生。

    花生不懂这个,只是觉得委屈,被主人推走好委屈。

    就呜呜的叫着,舔叶枣的手。把个三阿哥羡慕的厉害。

    阿玲过来,将狗抱起来放在一边的椅子上正要说三阿哥您抱抱的话,就见花生忽然窜出去,往外头跑了。

    这种天气,叶枣根本不许他自己出去的,总要有人跟着。

    三阿哥见狗跑了,也顾不得别的,毕竟还是个孩子,提着衣摆就追。

    宋嫔见三阿哥出去了,也忙起身出去:“快去看着阿哥,别叫出事了。”

    叶枣见他们都出去,自然也不好不出来了。

    阿圆给她披着斗篷,就往外去了。

    外头很冷,小太监们还在扫雪。

    花生躲在石榴树下,树光秃秃的,花生见叶枣也出来,委屈的呜呜直叫。

    三阿哥一下就扑过去了,花生却躲得更快。

    一直以来,三阿哥也是要什么有什么的,这会子三番四次被花生嫌弃,他也很生气。

    就从树下捡了一块鹅卵石丢过去了。

    当然砸不到,花生跑的很快。

    宋嫔忙制止:“三阿哥!”

    “哼!”三阿哥板着脸看宋嫔。

    实话说,还挺可爱的。

    叶枣笑了笑,没管,只是给小亭子打眼色。

    三阿哥生气了,那就更不能抱花生了,别伤害了狗狗。

    花生往叶枣这边跑,那头宋嫔的人还来得及拉住三阿哥,就见三阿哥往叶枣这里追过去了。

    尽管阿圆和阿玲护着叶枣,可是伺候宋嫔的一个宫女脚下一个打滑就跌倒在了叶枣主仆三个身上。

    正好叶枣站着的地方,身后是小太监们刚扫成堆,正要弄走的雪。

    上头还放着一个铁锹。

    叶枣的腰正好跌在铁锹上,整个人就落进了那个雪堆里头。

    “贵人!”小亭子一惊,狗也顾不得了,忙过来将阿玲一把拉起来,阿圆是在叶枣后头的。

    小亭子蹲下,将面露痛苦的叶枣几乎是半抱着起来:“贵人?”

    “快传太医!”阿圆起身,忙不迭叫着,脸都吓得发白了。

    贵人六个月了,这哪里经得起折腾?

    叶枣也有些担心,腰部很疼,但是肚子也有些疼了。

    撞倒她们的宫女跪在那,一句话也说不出,已经尿出来了。

    莫循上去就是一脚,全然不管那是宋嫔跟前的一等丫头。

    宋嫔这时候哪里顾得上丫头,她都吓坏了。

    “没事吧,快扶着你们贵人进去。”

    三阿哥也吓着了,他远比二阿哥这方面懂事。

    许氏也再三吩咐过,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只是一时被狗狗气着了而已。

    “明贵人,我不是故意的”三阿哥咬唇,想哭又不敢哭。

    叶枣摆了摆手,皱眉,谁也没理,由着小亭子将她扶着回了屋里,躺在外间的软榻上。

    这头,阿圆已经叫莫循去请四爷过来了。

    太医先来了的,听闻贵人是摔了一跤,也是吓得不轻。

    四爷后脚就来了。

    进门的时候脚下一个打滑,很是有些不雅。

    进来无事了宋嫔的请安和三阿哥的请安,径自过去问太医:“如何?”

    “奴才给皇上请安,奴才回皇上的话,贵人的胎无大碍,略有些动胎气罢了,修养几日就好。喝一副安胎药就好。只是这腰倒是被伤的不轻”张太医忙道。

    “皇阿玛,是儿子错了,儿子追狗狗”三阿哥这会子上前,跪在四爷脚下。

    他本就长得很萌,这会子跪下,一脸委屈可怜,看的四爷也很是不忍。

    “你先起来吧。”四爷摆手:“朕一会在和你说。”

    三阿哥忙应了,站起身,站在宋嫔跟前。

    宋嫔是根本就没敢坐下的。

    “还能走么?朕不好抱你,扶着你进去吧。”四爷过来,温柔的道。

    叶枣点了个头,腰真是一阵比一阵疼了,肚子倒是还好,闷闷的有点疼。

    四爷将她扶起来,穿好鞋子,让后半是拥抱着,半是搀扶着,进了内室安顿好:“感觉怎么样?朕看看后背如何了。”

    说着挥手叫太医出去,就解开她的衣裳检查后背。

    之间雪白的后背腰部那里青了一大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