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枫赶去了宜安县,葬礼已经办完了。

    这也没法子,总不能等着他。他来是为了接了嫡母的棺椁回京。

    毕竟,叶家祖坟在京城里呢。

    叶家父子几年不见,一时间也是感慨万千。

    不过叶枫没见着叶桂,叶桂挂心家里,这头事完了,就赶回去了。

    毕竟京城里还有差事,叶枫也不能久留,三日就要出发。

    临行前,书房里父子两个深谈了一回。

    “阿玛近来可好么?儿子不孝,这千里迢迢的,想要伺候也无能为力。”过去的事,就过去吧,好在这是他的亲阿玛。

    “哎,就那样吧,有什么好不好。倒是你出息了,二甲第一,过去阿玛不敢想。”叶明远拍着长子的肩膀,倒是觉得很骄傲的。

    长子有学问,嫡子乖巧懂事,都很好。

    “母亲过世,阿玛要保重,好在还有苏姨娘伺候您,儿子也是安心的。”叶枫道。

    “哎,你母亲去的急,两个孩子还那么叫我怎么是好”叶明远叹气:“我叶明远到了中年,才有两个嫡出子女,却不料,你母亲却去了。叫一个妾室养育,以后嫡子嫡女如何能见人?”

    叶枫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被妾室养的嫡子嫡女不能见人了么?

    那他们这几个本身就是庶出的呢?又该如何是好?

    “阿玛还年轻,等过几年,还是要续娶的。”叶枫木木的说道。

    “好了,这些话不说了。跟阿玛说说朝中的事吧。”叶明远最想知道的,还是这些。

    京城里风云变幻,叶家也绝对是入了局的。

    之前不好意思问女婿的话,眼下都能问儿子了。

    直到深夜,叶枫才出了书房,回了客房。

    他躺在榻上睡不着,问小厮:“阿玛变了是吧?”

    小厮田子不太敢说,不过到底也是打小跟着叶枫长大的,总归是向着他:“奴才说不好反正大爷以后还是注意些。上回舅爷不是说了么,您只能靠自己了。咱们大姑娘还在宫里头呢。宫里头多艰难哪哎”

    “是啊,mèi mèi还在宫里,可阿玛只是问了一句mèi mèi能不能晋位。”一宫主位,和贵人,区别还是很大的。

    “啊?老爷就问这个”田子瞪眼:“大姑娘还怀着身子呢!我娘说了,那女人坏孩子是很危险的!后宫里孩子少,一个个斗得乌眼鸡一样的,老爷也不担心!”

    “阿玛被眯了眼。你在看那两个小的。”叶枫摇头。

    说到这个,田子也无话可说了。

    今儿见着那嫡xiǎo jiě和二爷,他也算是明白了,人家都不把这几个庶出的放在眼里啊。

    次日,叶枫和苏姨娘母子说了话,又见着了从广东赶来的钱家家仆之后,忙过一切事宜,就要带着嫡母的棺椁回京了。

    下葬的时间也算好了,所以是耽误不得。

    临走,叶明远红着眼送他们。

    叶瑾,叶恒,叶樱一排跪着,送母亲回京。

    叶枫回头,看着他们。

    尤其是看着阿玛,可他不知道,这一面之后,再见就是很多年后,那时候,一切都翻天覆地了。

    叶枫回京,赶得再是急,也已经是腊月十四了。

    下葬的日子是腊月十七,所以叶府忙碌了几日,就是塞米尔氏下葬的时间。

    塞米尔氏家里的弟弟,就是当年卖了叶枣的那个其泰,他自然不得回京的。

    其他亲戚来吊唁,钱家也派人来了,其余的亲戚倒是没有不来的。

    所以,京城这一出,虽然叶明远不在,倒是远比在宜安县的时候要隆重多了。

    送走了塞米尔氏,转眼,就是小年。

    宫里忙着过节,锦玉阁里,叶枣后腰的伤已经看不出来了,孩子也很是安稳了。

    不过,天太冷,她懒得出动。

    其实她知道,要是想出去,出去也不会有事的。

    不过么,还是安静些吧,这一个月,这孩子哪里像是受过伤害的,简直是见风长。

    她扶着肚子,在地上慢慢走:“这家伙长得好快啊。”

    “贵人不要担心,正常就是这么大,不算太大。”姜嬷嬷回来听说那天的事,吓坏了,自此之后,是一步不离的伺候着。

    累了也不肯走。

    “是么?当初看着禧贵人的肚子是没这么大吧?”叶枣表示怀疑。

    “也差不多的,这肚子里还有羊水,胎儿不会这么大的。”不然那还能生出来?不得疼死啊?

    “哦”叶枣点头,她虽然是第一次怀孕,可简单的生理构造还是懂得,听古人讲这个话题,觉得好好笑。

    “贵人胎像稳固,胎位也正,一定会好好生下孩子的。”姜嬷嬷怕她害怕,劝道。

    叶枣点头,其实不怕的。

    这会子不仅不怕,还很好奇和期待。

    很快就要生个娃娃了,这事么还真是没尝试过。

    叶枣走累了,就在姜嬷嬷和琥珀搀扶下坐下:“好好的哦,三月份出来,跟额娘玩儿。”

    叶枣摸着肚子。

    她如今坐下的时候,要往后靠着才舒服了。

    姜嬷嬷看着她,有些无语。

    好吧,她自己也不算大,可这把孩子当玩伴儿是怎么回事?听着好别扭啊。

    过了年,叶枣虚岁二十了,不过也就是周岁十八么,眼下,她才十七。

    “哎哟,孩子踢我。”叶枣忽然摸着肚子。

    “七个月了,这是正常的,贵人不要怕。”姜嬷嬷忙道。

    叶枣摸着肚子很无语,最近姜嬷嬷好像很爱说这句话:贵人不要怕。

    她真的不怕啊。

    “嗯,真是活泼啊,明儿给你皇阿玛表演一个去。今儿就算了,过节呢,咱们出不去,见不着你皇阿玛了。”叶枣摸着肚子说道。

    姜嬷嬷默默的看着,心说这位真是不认生啊。

    不过,想着皇上瞧着这位的肚子的时候,那个喜欢,那个认真。

    啧,生个格格也是极好的样子

    也罢,先生个格格,站稳脚跟了,再生皇子,挺好的。

    想到这,姜嬷嬷心里一个咯噔。

    这是怎么话说的?不是一早就想好了,等贵人生了孩子,照看几个月就出宫不进来了么?

    这怎么还替贵人考虑上了呢?怪道说她是狐狸精呢,迷惑人心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