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御膳房送来的膳食,色香味俱全。

    反正康熙爷去世了也不吃素的叶枣表示很欢喜。

    因为最近她食欲特别好,比之前好多了,就看什么都好吃。

    姜嬷嬷看着看着就不得不说话了:“贵人,这牛肉不太好笑话,您尝尝这个丸子?”

    您可劲儿吃,回头难受怎么办啊?又不能吃药。

    叶枣倒是好说话,鱼肉丸子也好吃,点了点头,就开始吃丸子了。

    姜嬷嬷看着看着,就又着急了:“不是您想吃豌豆苗的么”

    最后,姜嬷嬷不敢开口了,不是不能说,是她说什么,明贵人就吃什么。

    吃上就不停嘴。

    这可真是

    眼瞅着吃的实在是不少了,姜嬷嬷忙道:“贵人,您”

    “唔,好,不吃了不吃了。”叶枣意犹未尽。

    虽然太医也叫她不要吃得太饱了,但是就是忍不住啊。

    而且消化的格外的快。

    倒是身上没有长多少肉,肚子就显得格外的大了。

    叶枣吃饱了,扶着珊瑚的手斜靠在贵妃椅上,叹口气:“怀个孩子真是不易啊。”

    “是啊,十月怀胎,最是吃苦了呢。”珊瑚煞有介事。

    叶枣如今挺喜欢珊瑚的,失笑:“你以后也有这一遭。”

    珊瑚脸红:“奴才伺候贵人呢。”

    “不光是你,你们都有这一遭,放心吧,三十岁之前,都叫你们成婚生子。想回来的再回来就是了。”叶枣道。

    阿圆阿玲和珊瑚琥珀都尴尬的脸红了。

    姜嬷嬷笑着看她们,她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会为明贵人打算了。

    这个人啊怎么说呢

    对外头,是冷酷的。可对对她忠心的这几个丫头,是真的好。

    只要不背叛她的,她当她们是自己人,平素里,说什么做什么,从不高高在上。

    可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越是这样,她的丫头们越是忠心,丝毫不敢违拗和敷衍

    今儿有四爷的旨意,所以闲杂人等都不来。不过,荣贝勒福晋蒙氏还是请了一个小丫头来问安了。

    小丫头是粗使的,一贯是在交泰殿伺候的,得了银子,拐弯的来了锦玉阁。

    并不敢求见明贵人,只是求见阿圆姐姐。

    就是阿圆姐姐,也不是她这样的人能轻易见着的。

    阿圆出来,见了小丫头,才知道这是荣贝勒福晋叫来给叶枣磕头的,说是不能亲自拜见,所以来问一声安好,不知贵人身子如何了云云。

    叶枣得知之后,笑了笑:“蒙氏倒是个有意思的,这都要来问一句,叫小亭子去回话吧。就说我很好,多谢她了。把我这里的龙须酥给她送去一盒带回去吧。”

    牛乳龙须酥,是她叫膳房做的,她很喜欢吃。

    也是难得稀罕的东西。

    荣贝勒福晋得了话和点心,欢喜不已,也算是安心了。

    前几日接到了荣贝勒的家信还提及。能见着明贵人的时候,记得请安交好云云。

    她就知道,这是贝勒爷看事情最清楚了,这明贵人以后非池中之物。

    这一晚,叶枣早早的睡了。

    叶家,叶枫劳累了一日,和觉罗氏看过了女儿之后,也就安心的睡了。

    谁也不知,远在宜安县的叶明远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偏远地方,似乎对这个小年夜很是有些不屑的意味,何况,这里的人,过的是二十四,而不是北方的二十三。

    于是,叶明远被陶家邀请过去的时候,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一夜,会发生一些叫他无法控制的事。

    陶家,是当地有命的富户,乡绅。

    也是实实在在的自己赚银子的人家。

    陶老爷年方五十五,其实也不比叶明远大多少。只大了一岁而已。

    只不过是因为叶明远之前的嫡出子嗣都没站住,后来才纳妾,又生了长子叶枫长女次女罢了。

    叶枫今年,也不过是就是弱冠之年罢了。

    陶老爷的长子已经三十多岁了呢。

    陶老爷是深谙讨好之道,前任的县令也一样被他讨好的很是舒服。

    眼下么,这叶明远丧妻,正是低落的时候,陶老爷也很是会安慰排解。

    只是这酒是色媒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就都变了。

    叶明远似乎是搂着一个娇嫩的姑娘,昏昏沉沉,飘飘欲仙。

    待到终于清醒之后,听见了嘤嘤哭泣。

    睁眼,就见自己躺在莫名的地方一张榻上,塌边是一个女子半露香肩哭的肝肠寸断。

    陶老爷就蹲在墙角一声接一声的叹气。

    “这是这是”叶明远吓了一跳,坐起来,发现自己没穿衣裳

    一瞬间,似乎是什么都明白了,又似乎是什么都不明白了。

    这是怎么回事?

    “哎,叶大人,我哎”陶老爷一副不敢说的样子,可那眉宇之间分明是怨恨和无奈啊。

    “到底是发生了何事?怎么会我昨夜喝多了?”叶明远到底不是个很辣人。

    要真是出事了,不承担不成的。

    “哎,这要是寻常丫头也就罢了,怎么偏是小人的小女儿。这小女儿年方十七,才是个花骨朵似得大姑娘,您叫她以后如何做人哪?”

    陶老爷叹气。

    这嘤嘤哭泣的姑娘,正是陶老爷的幼女,继室所出的陶婉真。

    “这这昨夜酒醉,我人事不知,实在是实在是”叶明远也慌了,这叫什么事!

    嫡妻刚死,就招惹了人家的女儿,这

    这确实不是一般的丫头,能够随意解决的。

    “哎,小人无意为难大人,只是这这别的女儿也就罢了。叶大人清楚,我那继室是个河东狮。她娘家兄弟在贵阳有些势力。有几个亲戚,是京城里也说得上话的。一旦她闹开了,我可怎么拦得住?这不是毁了叶大人的仕途?也给贵人娘娘脸上抹黑不是?”陶老爷愁得皱眉。

    叶明远心跳的越发快了:“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我我小女昨夜来找爹爹回去歇着,不料被叶大人拉走,并未见着爹爹的面”陶婉真哭道:“小女已然**,年纪轻轻也不想死,若是叶大人就收了小女做个妾,也好过毁了您的仕途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