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陶婉真虽然不及冯姨娘和苏姨娘的风姿,可胜在年轻啊。

    十七岁的少女,**于你,哭着只求你纳了做妾就好,怕的是影响你的仕途。

    叶明远心动了。

    应该说,叶明远这样年纪的男人,都会心动吧?

    说是大人,不过一个县令。

    只一夜之间,就仿佛成了皇亲国戚,女儿成了皇妃,儿子科举不错。

    叶明远也很骄傲啊。可是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样偏远的地方,陶婉真这样的姑娘,给他做妾也不合适。

    何况,对方要的何止是做妾?

    “哎哟,咱们家的姑娘,哪里有做妾的?你大姐二姐三姐,你三姐是庶出的,都没有做妾!你要是做妾了,你娘能打死你,我可怜的孩子哟,这可是我最小的闺女了。哎”陶老爷又开始叹气了。

    “那爹爹看着女儿去死么?女儿死了也罢,要是连累了叶大人呢?呜呜呜,女儿不想死,女儿才十七岁呢。”陶婉真捂着脸,呜呜的开始哭泣。

    “不纳妾,娶妻吧。”叶明远脱口而出。

    这样一个娇嫩的小姑娘,都愿意委身为妾了,他还犹豫什么呢?

    横竖都是要娶妻的,这个姑娘对他情真意切,就娶了她吧。

    “这这陶家配不上大人啊。”陶老爷担惊受怕的问。

    他是担惊受怕,但是是怕上钩的鱼儿脱钩。

    “有什么配不上,也不是原配了,是继室。只是委屈了陶xiǎo jiě,毕竟如今国孝期间,只能简单办。不过该有的礼数都会有。”叶明远说开了,也就不担心了。

    国孝是国孝,他小小一个县令娶妻,还不算什么大事。

    说定了,叶明远轻松了。

    陶家上下,自然也就安心了。

    要是单独给一个五十来岁的县太爷做续弦,陶家可能还要考虑一下的。

    毕竟陶老爷也不是个真的只拿着女儿换权势的人。

    叶大人不是一般的人啊,他可是宫里头明贵人的阿玛!

    明贵人啊,怀着龙胎呢!这就是陶老爷的继室亲戚送来的消息,说是明贵人和是深受宠爱啊,指不定生了孩子就要晋位了。

    这以后啊,叶大人也不可能一直都在这里,迟早是要回京的,那时候啊,爵位肯定有!

    到时候升官儿了,那还得了?

    陶老爷夫妻一合计,总要和叶家有个亲戚来往才好呢。

    原本想着,是将陶婉真送去京城叶家给叶枫做妾。

    叶枫年少英俊,也是好人选来着。

    可眼下,这叶大人丧妻了!这不是更好?

    这以后说不定还能混上个诰命呢!

    陶家几辈子有钱,就是有钱,功名,爵位都没有。

    所以很是想要这些,光有钱不好啊,有权才好呢。

    所以,趁此机会,就开始设计。本以为要扯很久,谁料一切都很顺利。

    真是,真是女儿好命啊。

    于是,叶大人就要准备娶妻了。

    消息传出来,当地百姓鄙夷的很,甚至传言中,是叶大人与陶家早就有了说法,这才害死了嫡妻

    不过,这一切都挡不住叶大人要娶妻

    这一回,叶枫,叶桂都没出现。

    叶枫只觉得荒谬,叶桂是失望到底了。

    这个消息传回京城之后,已经是正月初九了。

    叶枣每日里都在自己的阁子里养身子养胎,也不管外头过年忙成什么样。

    反正四爷总是会叫苏培盛来看看的。

    这个消息,也就是苏培盛送来的:“奴才恭喜明贵人了。”

    “公公这是恭喜我什么呢?”叶枣笑了笑。

    “令尊娶亲了。”苏培盛笑道。

    叶枣愣了一下,她如今反应不及过去快:“我阿玛娶亲?他”刚死了嫡妻啊。

    要是纳妾,称不上一句娶亲

    “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叶枣伸手,做出个请的姿势来。

    阿玲就上前:“公公也劳累了,坐一坐吧。”

    苏培盛哎了一声,坐下:“这事吧,是叶大人娶了当地望族陶家的嫡幼女,腊月二十八就大婚了。消息刚传来。”苏培盛笑道。

    心说这叶大人啊,不靠谱的太厉害了吧?

    这不是给明贵人抹黑呢?

    就这么着急?

    “哦。”叶枣笑了笑:“可真是”她能说什么呢?

    这么奇葩的阿玛,是她的阿玛。

    苏培盛又赔笑说了几句这也是好事的话,就告辞了。

    独留下叶枣:“你说我怎么摊上这么个爹?”

    阿圆忙劝:“贵人可不要生气!这事您也管不了啊。”心里想着,这事怎么不瞒着呢?万岁爷素来是最怕贵人生气的。

    她却不知,四爷是喝高了,一时间听着来气,才叫苏培盛说给叶枣听。

    颇有些你看看这个人是多么奇葩的意思,倒是没有意识到别的。

    于是,冷静下来,就有些后悔,别气着枣枣了。

    “我这个阿玛啊,升官发财死老婆都赶上了。也不怕外头传的难听!”叶枣哼了一声。

    这刚死了嫡妻就续弦,叫外头怎么说?

    人家不会怀疑嫡妻死的蹊跷么?

    就是叶枣,眼下也怀疑了,莫不是阿玛和陶家早就有了首尾了?

    可真是不叫她省心啊!

    她也就罢了,好歹四爷护着呢。

    叶枫怎么办?

    真是恶心。

    晚间,四爷终于歇了下来,才顾得上问苏培盛:“您将那事说给明贵人了?她脸色如何?”

    “回万岁爷的话,贵人主子有些脸色不好看。”苏培盛小心翼翼。

    “是朕的不是,不该与她说,她还怀着孩子呢。”四爷想了想又道:“明儿你再去看看她,给她送些好吃的去。就说”

    四爷想,怎么安慰呢?

    “就说朕惦记她,叫她别瞎琢磨,好好养着,过几日过完了年,朕就去看她。”四爷道。

    “哎,奴才记住了。”苏培盛点头。

    “叶明远那明儿你去太医院。找太医配一副药。叶家子女不少了,不需要再有了。”四爷道。这是为了枣枣,看如今叶明远这不省心的样子,以后怕是不少事,要是叶家子女过多,以后影响的是枣枣。毕竟,他是要抬举枣枣的,未来枣枣的位份绝不会低了。

    苏培盛一愣:“那那是给叶大人还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